核心提示: 在道歉声明中,副县长只字未提官方在工厂污染事件中的责任,也没有为污染给民众带来的伤害而道歉,倒是为“被撑伞”造成的不良影响而一再道歉,岂不讽刺?

在道歉声明中,副县长只字未提官方在工厂污染事件中的责任,也没有为污染给民众带来的伤害而道歉,倒是为“被撑伞”造成的不良影响而一再道歉,岂不讽刺?

近日,有“河南县官与民众对话:警察持枪撑伞护卫”的图片在网上流传。之后,获嘉警方否认民警持枪,称拿的是对讲机。当事副县长也在获嘉官网发道歉声明,称与群众对话时现场人多,声音比较乱,只专注解释有关情况,没有注意、也没有阻止有人给他打伞,对于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深深的道歉”。

不知道这位副县长道歉时是何心情,作为局外人看来,多少觉得有些荒诞。因为化工厂的气味扰民,当地已连续发生“不明真相的群众上街非法集会游行”,直到9月15日当地公安局还在敦促“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但没有引起外界太多关注,现在却因为一张“撑伞照”成了舆论焦点,副县长不知会不会有“功亏一篑”的感觉?

在道歉声明中,副县长只字未提官方在工厂污染事件中的责任,也没有为污染给民众带来的伤害而道歉,倒是为“被撑伞”造成的不良影响而一再道歉,岂不讽刺?副县长有没有在其他场合对市民表达歉意,我们无法定论,只是按常理推断,如果他能始终如此及时回应舆论关切、保持谦恭姿态,一个化工厂气味污染事件,断不会如此。

从媒体梳理的事件脉络看,9月3日化工厂违规生产排放气体,直到9月9日民众抗议,才被要求“立即停电停产”。更诡异的是,在当地宣称工厂停产之后,民众抗议再度发生,并出现官方所说的“打砸车辆、损毁财物、非法拦截机动车辆强行索要钱财”。对此,当地的解释是“少数别有用心人员组织不明真相群众”。但有现场市民说他们是担心工厂再复工,静坐抗议,而警察抢走他们的食物甚至手机,因此矛盾激化。

双方各执一词,哪一个更接近真相?不论答案如何,这种分歧的存在,当地政府都难辞其咎。在对外承诺勒令工厂停产之后,竟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是解释说服工作不到位,还是对污染企业的整治不够说服力?这不是群众的愚昧,而是地方政府的耻辱。

副县长最该为之道歉的,不是那张“被撑伞”照片,而是对污染企业的治理何其失职,对民众的诉求何其迟钝麻木。一个“被撑伞”照,就让副县长无比紧张,或许是因为伞公然打在他的头上,引起舆论风潮之后,极可能影响到他的个人形象和仕途,所以极尽谦恭。而化工厂污染的出现,抗议活动的失控,又该追究谁的责任?也只有把问责的“大伞”罩住具体官员,才能让他们今后遇到类似事件时,像“被撑伞”照曝光一样紧张。

□敬一山(媒体人)

相关报道见A20版

(原标题:“被撑伞县官”该为什么道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标签云: 一山 县官

阅图会

标签云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