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2015年12月16日-18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办,中国也成了全球互联网界瞩目的焦点;21年前,在互联网接入中国之初,恐怕谁也没有想到,由光纤而3G,又由3G而4G的网线,会与现实社会和普通人之间,建立起如此密切的联系;21年后,中国已从昔日互联网世界的后入者,变成今日全球网民拥有量第一的国家。

在这21年里,无数的人、行业和事物,因互联网的兴起和普及,发生着巨变……

一根64K的“线”

一艘6.49亿人的“方舟”

1987年9月20日,中国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研究所发送了从中国发出的第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是:AcrosstheGreatWall,wecanreacheverycornerinthe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这一封邮件的成功发送,象征着中国与国际计算机网络接轨的第一次。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时代,却是从1994年开始的,那一年的4月20日,中国连入因特网的64K国际专线开通,实现了与Internet的全功能连接,成为了真正意义上拥有全功能Internet的国家。

对大部分第一代网友而言,“瀛海威”是中国人接触互联网的唯一通道。而在1996年,“瀛海威”的用户仅有屈指可数的4万人;1997年11月,《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首次发布,当年,中国的网络用户是62万;2009年,这份报告上的数据变成了3.38亿。而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49亿……很显然,中国的互联网,已变成一艘承载着全球近1/4网络用户的巨型“方舟”。

被改变的我们:从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就一直遭遇来自互联网的不断冲击和挑战,但另一方面,中国网民爆发性的需求、习惯和思维方式,又参与了全球的互联网世界的塑造过程——通过互联网,中国在门户网站、在线沟通服务、搜索引擎、视频网站、网络购物等各个细分领域都占据了一席之地。可以说,通过互联网,我们站到了与世界一样的高度。

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

一次资讯多维传播多向的变革

对最早一批认识互联网的中国人来说,BBS、论坛和聊天室是他们忘不掉的关键词。而再后来,从论坛、聊天室和BBS“生产”出来的各种信息,逐渐加入了当时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纸媒专属的大众资讯领域;上世纪90年代末,带有中国特色的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相继成型,水木清华、北大未名等网络论坛也成为有规模的言论集散地;2002年,由“博客中国”的诞生,催生了全新的“自媒体”——个人,也开始得以提供资讯……而再之后,随着微型博客、社交网站、微信等等的诞生,中国人已进入我们已熟知的多维资讯世界。

被改变的我们:很显然,在互联网时代以前,资讯传播一直是单向的,是互联网让传播从单向变为多向、从封闭变为公共。如今,尽管大部分资讯依然产生自传统媒体,但在日新月异的中国,互联网带来的高效率传播显然更让我们动心——点对点的动态传播模式,一方面让我们更便捷、迅速地接触到最新资讯,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得以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对新闻的传播效果产生影响。

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一个虚实交融的生活社区

上世纪90年代末,当大部分中国网民还处于“懵懵懂懂”的阶段,嗅觉灵敏的创业者已经蓄势待发。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是个天然的大市场,在各种商业力量蠢蠢欲动之时,他们所开创的新生活方式也向网民打开了一扇大门——如今几乎无人不知的网络购物,便是最好的印证。1999年,中国第一家电子商务企业8848.com成立,中国人开始了利用网络对生产、销售、库存和服务等环节进行操控。如果说,8848只代表一种少数派的前沿尝试,那么,当淘宝网让每一个中国网民成为买家或卖家的时候,我们已很难否认,互联网已经通过数字化生活把我们带进了另一个时代。

被改变的我们:毫无疑问,在网络购物以外,网络在娱乐、教育等其他领域的兴起及扩大,让网络社会的出现成为必然。在网络的世界里,不仅新的生活方式不断地满足我们的需求,新的群体和新的人际关系也在不断形成。在虚拟社群中,网民利用社群成员的资格建构起新的社会身份和定义了新的关系,于是,全新的虚拟社区便已成型,而它与我们生活的现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个新公共领域的开辟

一次话语权格局立体化的呈现

除了生活方式等等的改变,互联网对中国最深刻的改变在很大程度上是开辟了一个新的公共领域,在这里网民能够自由讨论、沟通和形成意见。曾经,中国人对外国官员在Facebook等社交网站上开设主页还感到很新鲜,如今,中国网民就公共事件、政府政策与官方对话,也已成为现实——如果说,在2000年中国网络论坛的“黄金时期”,“精英”、“意见领袖”依然主宰着哪怕只是灌灌水的论坛,那么如今,任何一个网友已习惯于通过各种“2.0方式”分享自己对社会、民生、时政领域事件的看法;当然,在官方,从2008年开始,“网络议政”也已成为一个热词。

被改变的我们:我们可以感受得到,互联网的到来及其所带来的传播媒介的多样化,不但改变了我们的语言体系,也改变了话语权力的格局——从网络论坛到个人博客,再从微博到微信,反映的是中国互联网生态从网络语言的生成、话语方式的演进到话语权格局的变迁。而在此之中,中国网民表现出的强烈参与精神和责任感,又让虚拟世界的“干预力”不断增强。

本报记者张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奇闻趣图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