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东盟与中国就南海问题释放出向前看的积极信号。

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东盟与中国就南海问题释放出向前看的积极信号。

在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作出漏洞百出的所谓裁决后,南海问题迎来拨乱反正的新契机。

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符合中国与东盟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基本利益。但是,总有个别域外势力,似乎不愿看到南海和平与稳定,不愿看到他们精心操纵的所谓仲裁被看破真相的人们弃之如敝屣,不甘心这一非法裁决沦为一张废纸。

在鼓捣东盟与中国作对的企图失败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三国外长在万象匆匆举行“部长级战略对话”并抛出联合声明,无理要求中国“遵守”临时仲裁庭非法裁决。他们大概觉得自己才是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国际法的“教师爷”。

然而,事实如何呢?

美国就不必说了,在“美国优先”霸权心态和强权逻辑支配下,他们把自己当成国际法的“例外者”。美国至今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已说明一切。

日本是国际法的“投机者”。当国际法院裁定日本商业捕鲸违法后,日本却宣称自己在“搞科研”;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将太平岛降级到“礁”时,口口声声拥护所谓裁决的日本却坚称几块榻榻米大小的“冲之鸟”礁是“岛”;当美国在南海水域“横行自由”时,日本在一旁拍手叫好;当第三国舰船正常通过吐噶喇海峡等国际海峡时,日本却跳脚叫骂;当日本政要在国际场合鼓吹“法治”时,他们在国内却在挑战本国宪法和战后秩序。

澳大利亚跟着美日摇旗呐喊,大概忘了自己与东帝汶的海洋边界和权益之争才是国际“海洋法治”历史上“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典型案例。

2002年,东帝汶独立,澳大利亚即迫使东帝汶在独立日当天签署《帝汶海条约》,企图保住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30年前划定的海洋边界。2006年,通过软硬施压,澳大利亚与东帝汶签订《帝汶海特定海上安排条约》,据此拒绝东帝汶通过谈判或以司法方式解决两国海洋边界问题。2013年,东帝汶就《帝汶海特定海上安排条约》的有效性提请仲裁,澳大利亚则派出特工闯入东帝汶法律代表在澳办公室,抄走仲裁案全部文件,并扣押准备为东帝汶作证的澳人护照。在东帝汶将澳大利亚上述行为告上国际法院后,澳大利亚继续强压东帝汶迫使其撤案。

显然,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和日本、澳大利亚的所作所为根本无关国际公法,只关乎私利私心,三国正在成为南海问题的“捣乱同盟”以及针对中国的“抹黑同盟”。

中国与南海沿岸国家有着上千年相处和友好交流的历史,中国和相关各方有决心、有耐心、有智慧处理好和解决好南海问题,不需要指手画脚的“教师爷”,不需要双重标准的伪善者,不需要别有用心的捣乱者。

在中国与东盟国家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各方承诺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原则,由直接有关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这是对美日澳“捣乱同盟”的最好回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日 新华 时评 同盟 国际

奇闻趣图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