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2016年11月,我把我的敞篷640i运到德国,我已经确定在德国起诉宝马,所以在德国委托律师,处理相关事宜。   我在德国的律师帮助我查询了一下相关案例,这还是第一次全世界范围里的跨国消费者诉讼,对手又是宝马汽车。我想说的是,对于我而言,这一刻,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作为中国消费者,甚至是作为一个宝马车主的尊严。

我在德国的律师帮助我查询了一下相关案例,这还是第一次全世界范围里的跨国消费者诉讼,对手又是宝马汽车。我想说的是,对于我而言,这一刻,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作为中国消费者,甚至是作为一个宝马车主的尊严。

我的宝马640i敞篷,2015年6月购买,2016年1月在上海绿地宝马维修过后尾箱,2016年2月3日,由于后尾箱锁控感应器损坏导致行车电脑不能感应敞篷安全开启,导致敞篷支柱折断。

原来在我认为非常简单轻易的一个保修问题,却有一番离奇遭遇。

由于新年放假,所以新年后,也即2016年2月25日,宝马中国派人鉴定,当场询问绿地宝马维修人员,绿地相关维修人员承认对锁控有过矫正(录像证据),我带律师前往,律师沟通当中,宝马当场准予保修。却在2016年3月17日出具的维修鉴定报告中认为外力原因造成拒绝保修。

我好端端的使用车辆,根据宝马要求和规范保养,从来都去宝马4s店,宝马却用外力原因造成这种模糊口径试图含糊质量和故障产生,这对我曾经对于宝马的信赖是一种侮辱。

更有甚者,之后绿地宝马不承认维修过我的相关后尾箱及锁孔。而宝马的保修接待流程,只需要凭借钥匙登记,绿地宝马更以没有我的接待记录为由拒绝承认相关责任和义务。

而后,我在上海市杨浦法院起诉绿地宝马和宝马中国。

但是中国的法律存在一个盲区,如我的案子:我在永达购买的宝马640i敞篷,根据哪里买车哪里负责的原则,如果我起诉永达和宝马中国要求保修,由于永达不是当时维修的当事方,宝马完全可以以外力原因推脱。所以我当起诉宝马中国和绿地宝马要求获得保修服务,但是当庭法官法官认为这是一个维修侵权,不涉及宝马中国。

所以事实上,我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处境。就算我起诉绿地宝马,就算我胜诉,我依旧不能得到保修服务。

当庭一句戏言,说的是生产方是德国宝马,但由于管辖地问题,只有到了德国才能追加被告要求承担保修责任。

我这个人比较顶真,所以和我方律师协调,中国撤诉,运到德国汉堡,再到柏林,聘请律师,在德国起诉德国宝马。

这其中,承担的海运费用和律师费用,远远超过维修费用,但我想要认真求个结果,并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我曾经开车亚欧旅行,横穿整个俄罗斯和中亚到达欧洲,期间几乎每个国家的4s店都有过接触,我深深感觉作为中国消费者的无辜和无奈。同样的产品问题,国外保修国内不给。

宝马以外力原因笼统概括产品问题,任意践踏中国消费者权利,这并不是我这里的一个孤案,而是个普遍现象,也是宝马拒绝承担保修责任的主要借口。

随信附赠相关核心证据,包括我的购车发票,行驶证,后尾箱锁维修的接待记录,还有宝马的拒绝保修证明。

有关故障发生现场监控摄影和承认矫正摄像以及其他证据,由于文件大小关系,此封邮件就不上传。

时值315即将到来时间,特此提供相关线索,如果有兴趣进一步了解,本人电话:13916319765

本人也可以提供中国律师和德国律师相关联系方式来证明所有以上证词证言并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上一页 1 1下一页
本文导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宝马 德国 外力 车主 中国

奇闻趣图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