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无人机在快递运输、灾害救援、影视拍摄等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民用无人机的兴起更是成为许多摄影爱好者的福音。不过,随着无人机的普及,违规飞行的事件也频繁发生。 

明知申报规定 仍抱侥幸心理 

日前有媒体报道,西安一男子无人机直播女子裸居被刑拘,除了偷拍他人隐私外,该男子并未向空管部门或民航管理部门申报飞行计划,其无人机飞行本身就属于违规行为。 

“这个消息我是在交流群里看到的。说实话,偷拍行为给我们飞友们抹黑,‘黑飞’我却不是很意外。”今年30岁的李维(化名)在西安一家影视公司上班,由于工作需要,时常会用到无人机进行航拍,他告诉记者,尽管自己也知道无人机飞行需要报备,但有时也会抱着侥幸心理。 

在西安的无人机爱好者里,李维这样尽管知道规定,但有时还是会抱着侥幸心理“黑飞”一把的人也有不少。90后的冯成龙说,根据自己之前的经验,虽然规定是飞行前一天提出申请,但实际批下来往往需要3-5天。“纸质材料需要挺多的,有时候就需要简单拍一小段视频,觉得报备起来麻烦。” 

记者在省政府网站公告看到,对于违规飞行行为,公安部门将联合空军、民航、体育等单位依法查处。针对违规飞行行为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等法律法规予以处罚;造成重大事故或者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人才需求少 考证性价比不高 

记者采访发现,有过“黑飞”经历的无人机爱好者中,经过专业培训的操作者并不多,很多人都是靠着无人机的操作说明“自学成才”。不仅如此,根据中国无人机协会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无人机从业人员接近20万人,而在2014-2016年全国接受国内相关机构无人机驾驶专业培训和考核的不足8000人。 

由于自学,很多爱好者的水平参差不齐。西安某无人机联盟的飞友孙林告诉记者,大部分人看说明书,只要学一两个月就能飞的比较熟练,而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O协会)的资格证,费用大概在1万-1.5万元之间,而一般人买一架无人机基本只要几千元。 

孙林表示,在现有的监管政策下,很多航拍公司都是招几个有证的飞手,配合一些没有证的,所以虽说培训机构宣传毕业之后待遇高,但人才需求量并不大。本报记者文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奇闻趣图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