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第一次见张建军的时候,看他一米八的个头,挺直的身板,都会问:“你当过兵吧。”他笑着回答:“咱有想当兵的心,但是没当成啊。” 

1970年的一天,大荔县埝桥镇游斜村老张家的小儿子出生了。第二天,姑姑来看他,问起孩子还没起名,就随手翻了下挂历,没想到那天正好是建军节。姑姑说:“娃就叫建军吧”。于是,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小时候还觉得名字无所谓,只是个称呼而已;参加工作后,觉得名字简单就好,特别是这个名字还给我带来不少惊喜和便利,在与人交往时,名字总能很快被新朋友记住。”张建军说。 

现任大荔县畜牧局局长的张建军坦言,自己非常羡慕当兵的,建军这个名字,或多或少算是个寄托。18岁那年,他从师范毕业,在乡镇担任团支书,挨家挨户宣传过征兵的政策:“我觉得军人是一代人的情结。很多年轻人都梦想成为军人,那是件令人自豪的事情。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像名字中带有‘援朝’、‘建国’、‘国庆’一样,我们这一代叫建军的特别多,印刻着一代人的记忆。” 

遗憾的是,由于家庭原因,张建军不得已放弃了自己的当兵梦。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转眼间女儿到了考大学的年纪,在征求父母意见时,张建军希望女儿报考国防生。“那时候想着,无论如何,自己的梦想能够在女儿身上延续也是好的。”最终,因为女儿的视力原因,这个梦想也没能实现。“不管怎么说,对那身橄榄绿总是心向往之。” 

张建军讲述的,只是陕西诸多“建军”中最平凡普通的故事。我们相信每一位“建军”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经历和往事,或辛酸、或甜蜜。在建军九十周年之际,希望更多的“建军”们能向我们讲述自己的故事。通过每个人不同的故事,记录下建军九十年来的光辉历程。 

如果您就是“建军”,或者您认识名字叫“建军”的人,欢迎您跟我们联系。可通过热线电话029—965369或发送电子邮件sqdsb07@163.com。留下“建军”的资料、联系方式以及他们与建军节的故事。 

本报记者石喻涵 

赤胆忠诚英勇无畏——寻找“建军”讲建军故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奇闻趣图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