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自从上映后,《战狼2》就一直在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的新纪录。而截至8月10日,《战狼2》总票房突破40亿大关!随着纪录不断被刷新,观众们的情感也一次次被电影中热血的撤侨场景引燃。

自从上映后,《战狼2》就一直在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的新纪录。而截至8月10日,《战狼2》总票房突破40亿大关!

随着纪录不断被刷新,观众们的情感也一次次被电影中热血的撤侨场景引燃。

电影中“冷锋”举着国旗这一幕,相信许多人记忆犹新。而你也许不知道的是,电影中的撤侨事件并不是杜撰....。。

真实的撤侨故事,比电影更加震撼人心!

与《战狼》中面对敌人坦克轻蔑一笑的英雄式“冷锋”不同,朱彤面对敌人的枪械时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害怕,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退缩。

2011年,利比亚内部发生暴乱。

朱先生时任中建八局驻利比亚分公司阿语翻译。暴乱发生时,他冒着枪林弹雨,把同事们接送到安全地带并协助单位领导联系车辆顺利完成了整个撤侨过程。

大使馆发送短信

“整个利比亚撤离是三万多人。班加西应该有两万左右,我们中建有一万多人。班加西撤离因为内战原因,首都的黎波里到班加西的公路被武装阻断,机场封闭跑道被炸,大使馆没法过来,最后我国驻利大使只能委托在班加西的中建八局利比亚分公司领导张作合总经理作为利东部地区海外大撤离行动总指挥,樊乃贤樊总作和周桂中为副总指挥,负责组织整个东部的华人华侨撤离行动。我当时就是直接跟着樊总负责撤离行动中的部分具体事务的。”

大撤离某天夜晚,大雨。撤离副总指挥樊乃贤樊总(回国后已过世)因心里不放心,让朱彤陪他去码头送工人上船,全城淋着雨站在码头上,直到看见该批所以工人全部登船才返回。当时已是夜里两三点。

据朱先生介绍,当时樊乃贤和周桂中两位老人在大撤离中耗尽了心血,回国之后都先后过世了。

中建八局在利比亚的办公室

朱先生是个有心的人,暴乱之际坚持记日记。在日记中他提醒自己,危难之际要展现出男儿的担当。

他是英雄,却被工人误以为是“汉奸”

暴乱中,从工地内部营地被袭击。

从被袭击的第二天早上开始,朱先生就和同事小冯冒着枪声赶往不同的工地接人,把老弱妇孺运送到水泥供应商临时提供的安全庇护所。

那时的班加西已经满目疮痍,一片浓烟。

暴乱后的班加西市

道路上匪徒横行,朱先生被AK47指在胸口和背部盘问,“被AK47指了4次,手枪指了两次。”朱先生称,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在崩溃中成长着。

也就是说,暴乱发生第二天朱先生就离开了营地。

在把6号项目部女生接送到安全庇护所后他是准备返回的,但后来接到樊总电话,让他在外为安全转移出来的人寻找食物,联系撤离车辆。再加上为了避免受到二次冲击,营地附近的路在第二天早上都被挖掘机挖断,出入也不方便了,所以朱先生就没再回去。

妇女、老人躲避的地下室

所以,工人们一天多的时间都没有见到朱先生。

21号朱先生在外接到同事小冯电话,让他去砖厂接孙主任两口子。这两口子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经历了两天两夜的折磨,身体已经吃不消。

谁知道路遇三辆面包车匪徒用冲锋枪抵住朱先生胸口。朱先生骗他们说, “我接我父母亲出来,他们扛不住了”。

工地被抢后

暴徒同意了,但是押着他随行。

到了砖厂,朱先生把孙主任两口子接了出来,暴徒就让他们离开了。但是暴徒却抢了他们的车辆、办公室以及工人宿舍。

“当时我不知情。很多天以后,船来码头,我带着砂石车车队来工地接工人,发现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对。遇见小冯,他跟我说,‘工人准备弄你’,以为你跑了。我才反应过来”。

工人在码头登船

当时,小冯有跟大家解释,但是大家都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大家的精神紧绷着。而我又会阿语,完全可以躲起来或者叛变。”

直到回国,搅拌站的雷站长给朱先生和小冯压惊,他才向雷站长坦白:“雷站长,有件事情我想向你交代,就是工人们把我当成汉奸了。”雷站长拍拍朱先生的肩膀,说他听说过,让朱先生放心,会帮他解释清楚。

那一刻,我直接绷不住了。暴乱初期,在那么惊险、绝望的环境下都没有掉眼泪;撤离到希腊,住在海边舒适的宾馆里,紧绷了半个月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时也没有。但当回国,听到雷站长宽慰和理解的话语,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端着杯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憋在心里十多天,没法申诉没法说明的委屈,终于顺着眼泪一齐发泄出来。‘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当时我心里就这样想。”

那一晚,他第一次用AK47冲锋枪射击

很快,国家安排的游轮抵达了港口,樊总给朱先生发短信,需要连夜护送剩余工人。从没碰过枪的朱先生端着AK47冲锋枪,做了一回押运员,还开了枪。

朱先生拿枪押车前,收到樊总信息

“那时已经宵禁了,夜晚外出非常危险。可能国内很多人不太理解宵禁的意义。当时暴乱过后,整个班加西市处于无政府状态,每人手里都有枪。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每个街区的居民自发组织起来维护各自街区的安全。当时宵禁是傍晚7点半开始,也就是说,7点半以后,民兵或岗哨人员可以向任何夜间在路上感到可疑的车辆和人员进行射击。好多当地的大车司机都不愿意出车,是当地的一位朋友开车,我坐副驾押运的。”

准备去押车运送剩余工人

不出所料,他们在赶往港口途中,遇到了强盗设置的栅栏。几声友善的喇叭换来的是对天鸣枪。

两人商量过后,都把头埋下,一个加油门硬闯,一个开枪还击,直到冲过障碍。朱先生说自己手和脚都有点抖,“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有点像扯住又被闷住一样。”

使命在身,他坚持最后撤离

本有机会提前撤离,但朱先生选择留在了最后一批,因为他深知作为翻译的使命。

“我就不走了,要走了多不厚道。一个男翻译在这个时候不挺住,一万多口子人怎么办?”

“樊总那样的老人,在整个撤离行动中都整夜整夜不睡觉,淋着大雨到港口送船,送完船再回到港口工作。有一批人是通过陆路从埃及撤离的,当时为了筹集包车费,樊总四处奔波,急得淌下豆大的汗珠。”

直到撤离完最后一批人员,朱先生陪樊总给一号地经陆路撤离的同胞们送去租用的包车费,给当地的供应商们结完账,料理完利比亚那边的一切,做完了一个中国企业在海外应有的担当后,才随领导登上了最后一艘船。

“很多司机、保安队、供应商都围堵在那里讨债,生怕我们跑了没人给他们付钱。而那从不会是我们中国人做的事。”

直到登上船的那一刻,朱先生说,“忽然觉得自己很坚强。”他在日记中写道:“感谢祖国、感谢党和政府,有了伟大的祖国才有中国人伟大的尊严,祖国,我回来了!!!”

最后一艘船要开离港口的时候,在撤离过程中鼎力相助的当地阿拉伯朋友们都来码头给他们送行。船开鸣笛,港口的汽车也一齐响起喇叭,跟他们道别。

最后一艘船撤离时,阿拉伯民众到码头送别

“场面真得让人潸然泪下。真得好怀念这些有情有义的阿拉伯朋友,希望他们都还安全地活着。”

“出国一定要带国旗、国徽和国旗勋章!”

朱先生坦言,利比亚撤侨已经过去6年有余,但作为整个撤离行动的组织参与者,他对该行动的感触和看法从未改变。

从留学开始到在海外工作,朱先生身上随时必带的几样东西:国旗、国徽国旗的勋章,一个别在胸口、一个别在背包。

“经历过这次行动,我再次感受到祖国的温暖;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为拥有这样一个强大而又负责任的祖国而感到无比骄傲与自豪;中建这样一个大型国企以及其中各层领导、同事,在面临枪林弹雨和生死抉择的时刻,他们的选择和行动,让我敬仰钦佩,我为自己曾经身为中建员工而骄傲。”

采访中,朱先生一直给记者强调,“这次撤离是一次集体行动,是我们的祖国、大使馆、希腊侨胞、中建领导、各位同事以及当地阿拉伯朋友们共同完成的。”

通过这件事,他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祖国,知道人性在危难时刻所闪现出的那种珍贵光芒。

“我是回民,也是穆斯林。我们当时参与大撤离行动中几乎大部分翻译亦都是回族穆斯林。但是,我们始终记得,我们更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的一员,我们热爱我们的祖国。56个民族一家亲,绝非戏言。”

给我们在酒店安排的房间,美丽、舒适、豪华,领导工人一视同仁。

和老板母子二人合影,朱先生衣服胸口上戴的是去天安门旅游时买的国旗国徽勋章。从留学开始到在海外工作,朱先生身上随时必带的几样东西:国旗、国徽国旗勋章。

朱先生说动情地说道,“从05年去叙利亚留学起,走过任何一个大洲、一个国家,我会随身必带中国国旗、中国国徽和国旗的勋章,一个别在胸口、一个别在背包。”

“愿我们强大温情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因为有了伟大的祖国,中国人才有真正的尊严!”

世界上没有和平的年代

只有和平的国家

感谢祖国给我们的和平盛世

我们一定倍加珍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场景 情况 电影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