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身世的记忆,方阿姨俨然忘得差不多了。一些零七八碎的模糊印象是,她本姓刘,1963年出生,西安人,出生在北关生产路附近,兄妹三人,她最小,上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年龄越大,越想西安。”电话从河南新乡市打来,方阿姨几次哽咽。定居河南以后,她的口音中,夹杂着明显的方言。 

她说,三个月大的时候,亲生母亲生病了,便将她送给了养父母。养父母是河南人,没有生育能力,从小视她为掌上明珠,对她特别好。 

“我能记得养父母家住在自强路,期间,我亲生父亲曾来找过我两次,但是都没能见着面。”方阿姨说,她刚懂事时,周围的小伙伴们经常会指指点点:“你是捡来的,没人要的。”她听了很难过,但又不好意思跟父母主动提起,只好埋在心底。 

7岁时,方阿姨被养父母带回了河南老家,至此,关于西安、关于童年的记忆,也统统被带走。 

她曾在家里的柜子里翻出过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个名字,“名字是三个字,我只记得姓刘,最后一个字是成。” 

再后来,养父母相继去世。在两位老人临终前,方阿姨曾经问起过关于西安的事,但没有人告诉她。“每个被抛弃的孩子都有一个愿望,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能与他们相认是我一生的梦。” 

二十多年前,方阿姨曾独自来过一次西安。 

物是人非,此时的方阿姨早已不记得,小时候玩过的生产路在哪里,自强路在哪里。找了很多天,像大海捞针一般,没有任何效果。 

“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两个儿子都成家了,还有个小孙女。”她说,与亲生父母失散,就像是没有根的草,每天都觉得孤零零的。她也不再怨恨父母当初为什么遗弃了她,“我想来一趟西安,寻回这段血缘关系,以后逢年过节能去看看两位老人,也想找到我的哥哥、姐姐,想合一张影。” 

方阿姨说,她本身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身体特征,只有头部左侧有一个旋,或许还能算作线索。如果你有相关线索,请拨打本报965369新闻热线。

首席记者宋雨实习生张金英

寻你千千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