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年过去了,你还过得好吗?”昨天,今年69岁的柴竹晔女士独自来到三秦都市报,她要向记者讲述自己年少时的故事,寻找少女时代曾相遇相知的那个他。 

那是1973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当时在陕西师范大学读书的她,经由高中同学介绍,认识了已经在铜川矿务局工会工作的项兴正。 

那是一个美丽的夏天,项兴正每次来西安的时候,不论出差或是休假,总要和柴竹晔见一面,他们一起聊喜欢看的书,畅想毕业后的打算。都是理科生,却浪漫而又默契。 

“若是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我俩或许就最终走到一起了。”1976年夏天,柴竹晔见了项兴正一面,但当时通讯条件有限,没能留存彼此的联系方式,至此两人在岁月里渐行渐远,那份少女的倾慕,也辜负在了时光里。 

遗憾总是美好的开始,大学毕业后,柴竹晔成为一名老师,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敬业教学、相夫教子,转眼41年过去了。 

“他退休了。”今年春天,闲下来的柴竹晔无意中在大学同学口中听到了项兴正的消息。 

“当年的他,你还过得好吗?”为了能联系上项兴正,柴竹晔6月专程去了趟铜川,想在项兴正曾经工作过的铜川矿务局了解到更具体的信息。 

柴竹晔昨对三秦都市报记者说:“我去找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他的确从这里退休,但是已经退休30年了,备注的座机号码,也已经打不通了。” 

30年是多么长的岁月,柴竹晔努力回忆这30年间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却找不到丝毫与项兴正的交集。“我似乎用尽全力,也没能找到他的消息,只好求助你们。” 

起了这份寻找的念头,柴竹晔的想法也很简单:“若他还在,愿他安好。我也是将近70岁的人了,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再见他一面!” 

本报记者李佳

寻你千千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