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西岐给钢琴﹃看病﹄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一间不足10平米的工作室,是钢琴调律师曹西岐坚守多年的“阵地”。 

在这里,他打磨零件,为上万台乐器找回了音准;他悉心研究,日复一日精进自己的手艺;他言传身教,手把手将自己的两个儿子、两个孙子调教成了专业的钢琴调律师。 

昨日,在他的工作室里,曹西岐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他与乐器,尤其是与钢琴之间的故事。 

负责给跑音的钢琴“看病” 

“会弹钢琴的人都知道,琴键的音准需要不断地调整。我们的工作就是负责给跑了音的钢琴‘看病’。”曹老的开场白通俗易懂。77岁的他已经干了整整60年的乐器修理,做钢琴调律师也已近40年。 

“一台钢琴有8000多个零部件,220多根琴弦,88个琴键。只有根据12平均律,才能调出每个琴键精准的声音。”说话间,曹老的手已经熟练地打开家里的钢琴琴盖,拆下“上门板”,取下琴键盖,向记者演示调琴的过程。“钢琴每个音有3根弦,首先要用止音带止住旁边两根弦,只让中间一根弦震动,然后给这根弦定好音准,再用调律扳手一边敲击琴键,一边调节琴弦的松紧。必须保持3根弦的音准一样,不然就会有难听的杂音。这可一点都马虎不得。”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调琴的工作不仅需要良好的乐感和对音准的辨别能力,手臂还要有很好的控制力。悟性极佳的人,也需要5年以上才能出成就。记者了解到,因为调律师要求甚高,成才缓慢,使得这一行成为相对“冷门”的职业。干了大半辈子的曹西岐,是全国调律师协会的一级调律师,在陕西调律界也是名头响亮。 

老顾客一打电话就去“诊治” 

他的工作室,其实就是家里的一个小房间。墙上挂满了二胡、小提琴等各式旧乐器,一张大桌子当工作台,上边摆满了各种修理乐器的小工具。 

“这张桌子陪了我50多年,承载了太多的记忆。”曹老说,他1957年中学毕业后,就凭借在音乐方面的天赋,被推荐到西安一家乐器修理厂学习修理,这张桌子从那时起便一直跟着他。“那时候风琴、手风琴很流行,我就修手风琴。上世纪90年代起,钢琴慢慢受到学校、家庭青睐,我就专修钢琴,包括调律。” 

2000年左右,已过花甲之年的他还专门考取了全国钢琴调律师资格证,到了一家乐器修理门市部上班,每天和各种乐器打交道,日复一日地倾听、拆装、调音等动作。如今年纪越来越大,每天出门上班不太现实,他就在家研究钢琴调律。但只要以前的老顾客打个电话,闲不住的他还是会背上用了几十年的工具袋,装上镊子、音叉、扳手等几十种调律工具,成为“钢琴医生”,外出“诊治”。 

祖孙三代一共5个调律师 

曹老向记者展示了这些年来他登记的客户名单。姓名、电话、家庭住址、钢琴的简单情况,密密麻麻记了几十页纸。“这些人都是我的老客户,琴一有问题就给我打电话,他们信得过我,所以肯定得去。”曹老很骄傲。 

另一个让他骄傲的地方,是家里祖孙三代,有5个人都是调律师。 

曹老拿出一本中国乐器协会编的杂志给记者看。杂志上显示,2013年,陕西地区新增有证书的调律师共6人,他们家就有4个,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的名字赫然在列。大儿子曹世平、外孙耿哲、孙子曹瑞都是国家三级调律师,二儿子曹世峰是国家二级。4人都在琴行供职,专门做调律工作。 

儿孙们继承自己的技艺,曹西岐很高兴。他说,自己更大的希望,是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专业调律师,把手艺传承下去。

本报记者张晴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