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周老汉去世后留下一笔6000元存款,不知密码的老伴只有取得法院关于该笔遗产继承的生效法律文书,才能支取。可老人没想到,丧偶并已改嫁、且未对老人尽赡养义务的儿媳张兰找上门也要求继承。

周老汉去世后留下一笔6000元存款,不知密码的老伴只有取得法院关于该笔遗产继承的生效法律文书,才能支取。可老人没想到,丧偶并已改嫁、且未对老人尽赡养义务的儿媳张兰找上门也要求继承。

周老汉在世时曾在银行存了6000元钱,与银行约定期满后自动转存,生活节俭的周老汉直到2016年去世时也未支取该笔存款。周老汉去世后,他的妻子周老太太因不知该笔存款的密码,无法取钱。根据银行相关规定,周老太太需要取得法院关于该笔遗产继承的生效法律文书方可支取。

西安市鄠邑区法院在案件审理之初,一切进展都相当顺利。周老汉夫妇育有子女5人,长子早年去世,给周老汉留下一孙,周老汉其余4名子女及长房孙子均明确表态愿意放弃继承该笔遗产,将这笔钱留给年老体弱的周老太太。可周老汉长子遗孀张兰闻讯赶到法院,对该笔遗产的继承权提出异议,提出自己要继承该笔遗产。

根据我国继承法相关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同时,法律还规定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为了保护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办案法官立即对该案事实进一步展开审理。

经审理查明,张兰在丈夫在世时就与周家其他人关系不睦,与公婆分开生活。丈夫去世后,张兰改嫁,同新任夫婿共同生活,有扶养能力,但并未对周老汉夫妇尽到赡养义务,只是抱着“自己有继承权,势必要争到底”的心态,希望能分得一部分财产。

为最大限度修复当事人之间的家庭矛盾,办案法官决定争取调解,并将突破口放在张兰身上。面对多次前来“讨说法”的张兰,办案法官解释了相关法律知识,并引导其换位思考。情绪缓和的张兰坦陈,早年确已与周家老两口分家过,在丈夫死后因自己改嫁,并未再对公婆尽赡养义务,自己也是气不过,非要来争一争,并把多年来的家庭琐事、自己所受的委屈一股脑倒了出来。心结解开后,张兰主动放弃要求继承周老汉遗产。在所有合法继承人都表示放弃继承的情况下,一场因存款变遗产而引发的纠纷达成了调解协议。 (文中均系化名)

本报记者 谢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