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直到近两年,袁阿姨才动了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念头。可她已经61岁。

直到近两年,袁阿姨才动了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念头。可她已经61岁。

在养父养母家,她从襁褓中长大。学步、读书、工作、成家。“他们待我跟自己亲生的一样,找亲生父母的念头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敢提,怕伤了老人的心。前几年,他们相继离世,我对亲人的思念越来越重。”

那个令她朝思暮想的家在哪里?亲人们都还好吗?昨天,袁阿姨联系上三秦都市报记者,希望媒体帮她圆了多年的心愿。

七八岁时 她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

袁阿姨的名字叫袁莉,家住西安市友谊东路。

七八岁时,家人的一次谈话,让袁莉听到了一个秘密。“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是被抱养来的。”但养父母一直没有提起过,待她视如己出。直到24岁,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袁阿姨告诉记者,那是1980年的一天,一个卖菜的小姑娘突然找上了她家的门。“当年我家还住在湘子庙街,一个姑娘找到我家,就说要见我。我养母这才把我叫到一旁,郑重其事地说,我是她抱来的,而这个姑娘就是我的亲生妹妹。”

就在那一年,养母还带着袁莉到了她的生身父母家里去做客。“我记得当时母亲塞给我10元钱,跟我说你拿着买点爱吃的。还记得那是个农家小院,她做了很多好吃的招待我们。当时我的姐姐们已经出嫁了,我妈把她们都叫回来跟我相见,但那时候我爸已经去世了。”

跟生母和妹妹匆匆一面,袁阿姨只记住了那个村叫何家村,在西安市三桥附近,其他的信息她全都不知道。

家中六姐妹 她排行老四

时间悄悄地溜走,一晃又是30多年过去了。

直到为养父母养老送终,女儿也出嫁了,退休后的她才琢磨起寻亲的事。可等她再回到记忆中的地方去寻找,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已经让她辨不清方向。“我去打听了,据说那里除了何家村,还有一个东何家村和一个西何家村,我连父母姓啥都不知道,找起来太难了。”

袁阿姨告诉记者,她记得自己一共有6个姐妹,她排行第四。“我就想趁自己身体还硬朗,找到自己的根,在有生之年跟失散的亲人见一面。”袁阿姨说。本报记者张晴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