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那是今年夏天的一天,冯亚宁下班回家,屋子里闷热极了。儿子飞飞坐在床上,先是朝她摆手,接着吃力地喊了一句话,“妈,你累了。”冯亚宁的心颤抖了,愣了老半天,两眼一热,泪就流下来了,“妈不累,妈给你做饭。”

那是今年夏天的一天,冯亚宁下班回家,屋子里闷热极了。儿子飞飞坐在床上,先是朝她摆手,接着吃力地喊了一句话,“妈,你累了。”冯亚宁的心颤抖了,愣了老半天,两眼一热,泪就流下来了,“妈不累,妈给你做饭。”

不忍孩子被第二次抛弃

连续多天的雨,在昨天停了。久违了的阳光,让秋天有了生机。

西安南郊郝家村的出租屋里,冯亚宁带着飞飞,到院子里晒太阳。飞飞走在前面,步子很小,腰直直挺着,腿一迈,半个身子扭曲在一起。

冯亚宁拽着飞飞的手,用同样的步子,小心翼翼走在旁边——因为脑瘫导致肌张力过高、肌肉痉挛,这个14岁的男孩连走路都是刚学会的。

飞飞是捡来的。2003年农历正月,家住蓝田县安村的冯亚宁在家门口不远的地方,捡到一个男婴。“我当时有个女儿,这个男孩白白胖胖,挺讨人喜欢,想着姐弟俩可以做个伴,就抱回了家。”

异常情况出现在飞飞一岁多的时候,“不会翻身,不会爬,每次哭的时候,头都向后仰着,”冯亚宁带飞飞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脑瘫。

去医院那天,下大雪,冯亚宁在医院院子啕号大哭。

彼时,丈夫在河南打工,冯亚宁在家种着4亩地,如果留下这个脑瘫的儿子,她得比常人多无数倍的付出,“孩子已经被抛弃过一次了,我怎么忍心再抛弃一次?”

孩子从没离开过父母视线

那似乎是最困难的时候。飞飞无法独立走路,连穿衣吃饭、大小便都无法独立完成,每次下地干活,冯亚宁手里拉着女儿,背上背着儿子,“谁都看不起我们,说我傻,捡这么一个孩子。我这辈子啥事没干成,但也没做过啥亏心事,我们捡了这孩子,就要好好待他。”

2008年,冯亚宁夫妇一起来西安打工,将飞飞也接了过来。

从北郊到南郊,夫妇俩换过多份工作,后来成了小寨路街办的环卫工,但飞飞从没有离开过两人视线,“娃的吃喝拉撒睡,都要有人管,所以家里每天都会要留一个人,家里的灯每天都会亮着。”

14年过去,夫妇俩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到了飞飞身上,飞飞也慢慢学会了从1数到10,还能用很含糊的声音,说一些简单的话语。他们的故事,感动了附近的很多人。

“我的大女儿今年20岁,对飞飞这个弟弟很照顾,这让我们很欣慰,”丈夫胡启亮说,今后的路不管多难走,一定会不抛弃不放弃。

首席记者 宋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