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讯 (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 记者 姚婧 董超) 陕西是航天航空大省,在中国辉煌的航天史上,我省航天科技工作者创造了许多个第一。今天(10月2日),我们来认识一位国宝级的火箭发动机专家,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带领团队研制的火箭发动机将我国几乎所有的卫星飞船送入太空,创造了世界航天史上的传奇。

2015年9月20日,中国新型运载火箭“长征六号”在太原点火发射并取得成功,一次性将20颗卫星送入距离地球524公里轨道,创亚洲之最,也标志着我国新一代大推力运载火箭获得圆满成功。而长征六号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单位,就是位于西安航天基地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研制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的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和他的团队。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发动机作为导弹也好,作为运载火箭也好,相当于人的心脏,没有发动机,上天是不可能的。”

1931年12月20日,张贵田出生在河北省一个贫寒农家,小学没毕业就参加了革命。解放后,通过自学考上了当时的“工农速成中学”,1955年,24岁的张贵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学习“液体火箭发动机”专业,1960年回国后,他被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一个设计部工作,从此,他的一生就和液体火箭发动机联系在了一起。

1961年,正是我国运载火箭长征一号发动机研制的关键时期,火箭发动机燃烧不稳定成为研制过程中的最大障碍。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做了多次实验,几十次上百次实验,但都遭到很多失败。”

当时,在我国火箭研究队伍中不乏有钱学森、赵九章、郭永怀等一大批顶尖专家。此时,刚从苏联回国不久的张贵田大胆提出,用液相分区的方法解决发动机不稳定燃烧的难题,从而为我国运载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开辟了道路,1970年,东方红一号卫星搭载着长征一号火箭成功飞天。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是我们国家第一个真正的,纯粹自己设计、研制的发动机。”

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我国航天事业也步入了国际市场。为了发射澳大利亚的通讯卫星,作为火箭发动机研制的负责人,张贵田和他的团队通过18个月的技术攻关,精心研制出了长征二号E,即著名的“长二捆”火箭。这是我国第一次在运载火箭上实现捆绑技术,大幅度提高了火箭的运载能力。然而,在1992年“长二捆”发射澳星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刚起来了一点点,又蹲下来了。如果要倒的话,上百吨的推进剂相当于一个大炸弹,这是很危险的。”

张贵田爱人郁畹兰:“当时人家都往外跑,唯独他和刘纪原两个人往里跑,他回来的时候我就问他,我说当时你想过没有?他说我没想过,我就想我的问题出在哪儿呀?”

后来通过故障定位,发现并不是发动机的问题,而是程配器出了故障,导致发动机停火,采取措施后,最终成功发射。

从研制长征一号火箭到长二捆发射澳星的二十多年里,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不断创新的精神,张贵田和他的六院团队攻克了航天史上一个又一个难题。但是,液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有毒又昂贵的缺点,一直让他寝食难安。1985年,54岁的张贵田大胆提出,研发新一代火箭发动机:高压补燃液氧煤油发动机。摸着石头过河,张贵田和他的团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液氧煤油发动机的研制是一个全新挑战,当时不仅国内质疑声四起,就连国外的权威专家也认为:即使中国能把发动机设计出来,也造不出来!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西安航天发动机厂技师杨峰:“液氧煤油发动机的制造精度误差一般在0.01毫米,可以说比头发丝还要细得多得多。”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西安航天发动机厂工艺处处长陈新红:“说是俄罗斯能搞出来,我们肯定能搞出来。每天能看到他趴到产品跟前,拉着技术人员问,问情况,原因分析。”

张贵田爱人郁畹兰:“我路过他实验的地方,当时我看见他眼睛红红的,血丝布满了,我说怎么了,你生病了吗?他说没有,我五天五夜没怎么睡觉了。”

面对成百上千次的失败,作为团队带头人,为了让年轻人轻装上阵,张贵田总是说:你们放开干,责任我来扛。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液氧煤油发动机设计室主任徐浩海:“鼓励我们说,科学试验允许失败,压力他自己就承担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我也流过泪,也难受过,但是我一心要把这个发动机搞下来。主要这个(液氧煤油)发动机呀,对中国的航天意义重大。”

日复一日,经过二十多年的艰难攻关,张贵田和他的团队终于攻克了我国新一代大推力液氧煤油发动机的关键和80余项核心技术,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高压补燃技术的国家。张贵田和他的团队因此获得了2015年“中国十大科技创新团队”殊荣。

如今,距张贵田1985年提出研制新型发动机,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二年,可86岁的张老说,他依然在路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下一步为了登月呀,进入空间需要更大的动力,还要搞个500吨(推力)的,所以我还希望跟着大家一起。”

多年前,国家在北京给张老分了房子,孩子们也在北京工作,记者问他为什么还要留在西安?张老说,我要是走了,就看不到液氧煤油发动机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张贵田:“我这一生是党培养我出来的,所以我应该任劳任怨为党工作,再一个,我就是从心里放不下这个事,春蚕到死丝方尽,我既然能动的时候,我还应该再做做工作。”

事实上在陕西,像张贵田院士一样从事航天航空的科研团队还有很多,他们用执着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勇攀高峰、攻坚克难,彰显着陕西的实力,为中国航天事业贡献了力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三秦 中国航天 一生 张贵田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