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郝光先生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他有一位弟子,于互联网上写了一篇回忆的文章,喟叹岁月种种,显然都有了“变化”。是怎样的变化呢?这位深受先生影响的弟子说了她初始时的印象。“他高高大大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喜欢半仰着头,常常思考状。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43

与郝光先生结缘,无他,惟书画耳。

郝光先生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他有一位弟子,于互联网上写了一篇回忆的文章,喟叹岁月种种,显然都有了“变化”。是怎样的变化呢?这位深受先生影响的弟子说了她初始时的印象。“他高高大大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喜欢半仰着头,常常思考状。笑起来非常爽朗。”这样的老师,在弟子心里,造成的结果“其实是有几分怕他。”呜呼!弟子怕老师,怕的那个匪夷所思,让人真要喷饭了呢。这是因为为老师的郝光太有才华了,而且对弟子们又极端的负责任,便是扎染一门小课,操作得便一丝不苟,竟使课堂作业,到了后来,让他的弟子把一块缝制成了旗袍长裙,一块做了盖桌子的方巾,其中有块大的扎染布,后来派了大用场,同学结婚,强索而去,装饰了他的洞房。由此可见,郝光先生不愧为人师表。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35

然而,这只是郝光先生的一种生活性状。他所最为痴迷和追求的,说到底还是他的绘画。

互联网上回忆郝光先生的弟子,极言“老师的画技越来越精湛。”老师送了她一本新出的画册,翻开来,“极喜欢那幅《秋染山野,泉清鱼乐》,画面颜色饱满绚丽,又不失典雅从容。”笔墨之老练,之错落有致,活现了一副恬静悠然的自然幻境。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30

郝光先生弟子的认识,我是完全赞同的。我也阅读了郝光先生的画册,但我不能满足那种印刷的艺术,我是要欣赏他的真迹原作的。我的这点心理要求,未去郝光先生的画室,即在大雁塔东侧的那家名为“大唐博相府”的酒店里,便有了不小的满足。在西安城数不胜数的酒店群里,大唐博相府算不得多大,也算不得多时尚,完全是唐代的建筑风格,踞守在庄严肃穆的大雁塔侧旁,互有呼应,实乃妙不可言。走进那古色古香的廊院大门里,扑面而来的,几乎都是郝光先生的画作了。如此情景,我能怎么样呢?也许只能叹为观止!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46

大唐博相府的老总刘晓钟,绝非一般商贾,他满腹经纶。我俩一见如故,我问了他郝光的画艺,并问他何以独自钟情郝光先生的画?他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这奇怪吗?”我不可置否,听他继续叙述“我的酒店,还就最为适合郝老师的画来提神。”

有了刘晓钟的这句解释,我还能问他啥呢?我问他,你把郝老师的画当作酒店的一道菜了吗?这个话在我的嘴边盘旋了一阵子,被我生生地吞咽进了喉咙。但也正是这句没有问出来的话,启发了我的兴趣,我是要写写郝光先生和他的画了。文章的名字,在那一刻,即在心里灵光一现似地冒了出来。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40

色彩的盛宴。

哈哈!美食可餐,秀色可餐……那么美的绘画呢?自然也是可餐的,黄公望大师的《富春山居图》在传世的过程中,差点被一位痴爱者焚烧殉葬,我下不了那个狠心,但对郝光先生的绘画,我真愿意那是一餐色彩的盛宴,让我饱餐了去,使我的胃肠和心灵,堪可获得一次艺术的尊享。

这一点贪心,我明知是无法实现的,那么我就只有交给我的眼睛,让那水汪汪的双目,生出牙齿来,饕餮郝光先生的色彩了。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23

郝光先生的色彩是丰富的,太丰富了,那样的丰富几乎涨潮到无拘无束,无边无涯的程度。会刺激得人的眼发晕,心吃惊。他喜写莲,含苞的莲,怒放的莲,霞中的莲,雨中的莲……此外,就还有梦中的莲以及幻境里的莲……美丽的莲花,可谓他精神世界的一种照映。这是不错的,郝光先生喜莲,但并不一味沉迷在莲塘中而不出,他有广泛的兴趣,所有自然界的花花草草,游鱼飞鸟等等,都是他所关爱和关注的,“再小的草都会开花,再弱的鸟都会啼叫”。阅读郝光先生的画作,还会看到金丝银盏般的菊黄蟹肥,还会看到娇红遍地的牡丹飞蝶,还会看到艳醉秋花的海棠蜂舞……在这样情况下,观者大可以睁圆了眼睛去触摸,逮住机会时,还可以眯缝期眼睛,让自己的眼光变细变柔,再去触摸他的画作,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先生为我作了一幅《一路华发》的画,我挂在客厅里,忽一日,眯缝着眼睛,在画面上影影绰绰地看见了郝光先生自己,他在他的画作中,与现实是不一样的,他天真单纯,如孩童般善良无邪。

我真诚的希望郝光先生,永葆他那不眠的童心,背对媚俗的风尚,一意孤行,专心聆听“雨晴荷塘莲花净,天高水阔秋月明”的天籁之音。

吴克敬(西安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50

郝光简介:

郝光 当代画家。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史馆研究员,陕西省政府黄楼画会曲江画院院长,陕西国画院花鸟画院画家。1959年生于西安。1981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

作品《明月落谁家》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梅花丛中》、《秋荷清韵》入选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展,《一路华发》获首届全国青年国画年展银奖。出版个人画集、画册四种,作品及论著散见于国内各类刊物。近年来深受媒体及评论界关注。并在北京、西安、桂林、巴黎、澳洲、日本、香港等地举办个展及联展。

“郝光的作品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不仅看到了青年艺术家们钟情传统花鸟,而且努力在作品中表达当代美好理想,并着力于形式美感的追求,这是令人鼓舞的。”

——邵大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著名美术评论家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33

“郝光浑身散发着东方艺术的‘灵光’,他的艺术风格醇厚、稳健、含蓄、婉约、不哗众取宠、不玩弄笔墨,不‘媚俗’讨好,不“邀功”请赏!他一意孤行,只走自己的‘独木桥’。他向传统回归而不冲击市场,相信艺术的本质深深扎根于传统之中。”

——邵养德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著名美术评论家

微信图片_20171105171227

画家郝光,在文化森林的歧路面前,心无旁骛。他内心世界的悠然散淡,将他的心里语言柔化得淡然清极。这是一个悟会了的全新的艺术世界。

郝光的艺术表述,淡淡地挥洒一笔随意,至情至性,无伪无饰,清丽、高贵、雅致。这种从容舒缓的咏叹般的艺术语调,是他内在生命真迹的外化,更难掩他身上绚烂的文人气质。

对视郝光,郝光构成了一个真实的梦。所有的困惑、压抑、抗争,都在充满温馨的梦境里消解、安顿。我们能够静静地坐下来,置悠然安详于胸腔,冶炼出一团徜徉自得的和气,也就隐约地感知到郝光的灵魂,化作一缕缕温暖的灵性,轻抚在梦里的每一个角落。

郝光以画为寄,绘画成为一种精神生存方式。他的画,是现代社会一种深层的心理结构。

当我们面对一幅作品或一位艺术家时,能够强烈的感触到其中独一无二的气质,而不仅仅是对某些细微的局部进行孤立地欣赏时,便获取了审美的成功。

——今天,我们走近郝光,置身于这片和谐宁静、明朗温馨的艺术世界,享受久违了的“生态环境”。

——樊奎 西安晚报“艺术人生 浓墨重彩”主持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