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堂考试、当堂写作文也收课时费 高价课外辅导班到底值不值

新的一周开始了,虽然各个学校的中小学生还都处在紧张的期中考试前后,但各大课外辅导机构的寒假班、春季班已经吹响了“招生”的号角。从报名情况看,这个冬天的课外辅导市场依然火热,某知名机构的网课在开始报名时,系统居然被挤爆。火爆归火爆,但火爆的背后,这个行业的收费不菲、效果不明、鱼龙混杂等行业问题也更加明显而突出地暴露出来。

收费高

面授大课每节课200元

“现在课外辅导的课时费也是不断涨价,我们上小学时,一个学期单科就2000多元,这个学期单科已经3980元。我刚刚给孩子报完寒假班和春季班,寒假班7次课1700元;春季班13次课3140元。平均一次课240元,打完折,也超过200元了,这还是面授的大课。一对一的小课更贵,一次课基本在400元至600元之间,要是找名师,每次课800元都是‘友情价’。”思思的妈妈刚刚为孩子支付了3科共计15000元左右的课外辅导费,她开玩笑说,如果学费再涨,就上不起了。

据思思的妈妈介绍,现在的网课也很多,比面授便宜一些,单科一次课的费用在100元左右,但孩子听不听,老师看不见,另外网课学生多,老师也顾不过来,她觉得上课效果差一些,就没有选择。“有些孩子把网课当背景音乐放了,老师和家长都不知道,价格虽然便宜,但见不到效果。”

思思是一名海淀重点中学初三的学生,和班里大多数孩子一样,也是从小课上、课外“两条路”走出来的孩子,这些年,光课外辅导班的钱就花了小10万。“我们小学的时候,课外班上的是英语和数学,主要是小学课上讲得比较简单,我想让孩子多学点儿。上中学以后,孩子偏科比较明显,理科相对弱一些,就上了数学、物理和化学3科。”

思思的妈妈本身也是一名老师,在解释为什么给孩子报课外班,间接成为催热课外辅导市场的一分子的原因时,她说:“一个是大环境所致,现在学校里讲得相对容易,但家长期望值高,所以不管学习好的、差的,几乎都在报课外辅导班,学习好的,想提升;学习不好的,想跟上。另外,现在中考的选择科目比较多,不可能都赶上好老师,孩子也不可能每科都擅长,总有一两科相对弱一些,比如思思的数学老师非常认真负责,但大学刚刚毕业,教学经验少,有一些题,思思就说听不明白,怎么办?中考看的是成绩,可不管你什么原因不会,所以,只能到课外补课。”

市场火

房地产新人跳槽当“老师”

都知道现在课外辅导市场火,不仅各路资金纷纷涌入,同时也成了职场新人看好的金饭碗。

“我在北京做语文培训,1年能挣35万,在地产公司做管培生,撑死也就拿20多万。”小寒去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入职北京一家地产公司做管培生,但前不久他辞去了这份旁人看起来不错的工作,跳槽到一个培训工作室,目前主要从事高中语文培训。“我现在在上高中语文提升课中的阅读突破专项。这个课是专门为有阅读短板的学生量身定制的,因材施教,以一个月为周期,专门教授现代文阅读的技巧,是专项集训课。我一次课大约两个半小时,一名学生我能分到1800元,一个班上总共十来个人,如果我不怕累,从早干到晚,收入比做管培生可观多了。”

小寒毕业于师范类院校,本身是可以去学校任教的,但公立学校工资太低,毕业时没有选择。他也曾考虑过到大型教育培训机构工作,可这几年这些机构为控制成本,都在降工资,因此,选择了去小型工作室,收入分成至少要高出一半。

据小寒介绍,目前,大学毕业生进入这些培训机构还是比较容易的,如果教育背景好,在招聘的过程中,会更有优势。比如一个北大、北师大的应届毕业生会比一般大学毕业的、有3年教学经验的老师更受欢迎,哪怕专业不太对口。“我认识一个北师大毕业的同学,专业是学古代历史的,本身不太好找工作,但一家大型培训机构,一看他的毕业学校,就直接招聘过去了,年薪20万左右。”

因为这个行业挣钱相对容易,很多人从业几年、积累一定经验和生源后,更愿意选择自己单干,那样收入会更高。小任去年辞去了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的工作,选择单干,目前在几家O2O教育平台上揽活儿,被人俗称“开家教专车的”。

“我现在一节英语课一对一上两小时,收费800元左右,年收入算起来也有40多万,但每天能睡满6个小时就非常知足了。” 小任表示,虽然自己的收入和同龄人相比算高的,但也必须付出汗水和努力。为给学员提分,他想尽了各种“奇招”、“怪招”。“有一个学员家境非常好,不太能吃苦,为了让他抓紧背单词,我甚至规定了一个单词背不上来就罚他一百零花钱的措施,当然最后这些钱我都会退还给家长。”虽然辛苦,但因为收入高,每年还是有很多人源源不断地跳槽进来从事这一行。

除了线下的VIP 1对1教育,目前新兴的互联网“网师”收入也很高。比如初中课外辅导的网课,一次课每个学生收费在80元至100元之间,因为是全国招生,一般一节课至少有上百人在线上课,好的“名师”一节课能有3000人同时上课。粗粗算一下,除去网络平台和培训机构的分成,老师的收入也不菲。

管理弱

教学质量

缺行规

家长热衷、人才聚集,当前的课外辅导市场可以说是供需两旺,课时费也在不断地涨,但教学质量如何,效果如何呢?很多家长都表示这只能拼人气、靠运气。

“我们光这学期只上了两个多月的‘一对一’,就花3万元了。”东城一所区重点中学初三学生小雨的妈妈告诉记者。让小雨的妈妈头疼的,不是花钱多,而是花了这么多钱,小雨的成绩一直上不去。

“小雨在小学时没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方法,上课效率低,成绩在班里一直倒数几名。现在初三了,如果想考本校高中,年级排名至少要在100名以内,所以,只能拼一把,各科都请了‘一对一’,但提分效果也不是很明显,特别是数学的几何,本来孩子就听不明白,上完‘一对一’,孩子说更晕了。”

小雨的妈妈虽然心里着急,但不能和老师急。“因为教学不是卖东西,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教学的质量和效果,需要老师和学生配合,你说老师教得不好,人家还说你家孩子笨呢,我也没精力去和老师扯皮,只能再扫听扫听好老师,给孩子赶紧换一个。”小雨的妈妈说。

据了解,目前,遇到这种问题,大多数家长都不会去计较,而是选择换班、换老师。“因为你计较也没用,好坏没有一个评判标准,也没有一个专门的管理部门去投诉。”

“现在,课外辅导市场确实存在鱼龙混杂、缺少行业管理和监督的现象。不仅教学质量不好评判,如何收费、课程设置也五花八门,有些明显不合理,但家长也没办法。比如,现在很多面授课,教学都跟着学校同步,有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但考试安排在课堂上,上课是收课时费的,1次200元,2次400元就在考试中花没了。我还遇到过更夸张的,上语文课,一个学期5次当堂作文,这不是等于老师坐着收钱吗?但之前的教学大纲并没有体现出来,家长也是事后才知道。”有家长吐槽说。

对于这种明显不合理的课程设置或赶上“不靠谱”的老师,几乎每个家长都遇到过,多数家长都选择“一忍了事”。

徐先生是一家课外辅导机构的创始人,也是一名家长,他说:“现在课外辅导行业确实存在着准入门槛低、管理不规范、鱼龙混杂的现象,需要有关部门加强行业标准的制定、管理和监督。”据他介绍,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这件事,下一步整顿力度会比较大。

本报记者 李海霞 袁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课时费 辅导班 高价 考试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