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39岁的年纪,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靠着在在西安当的哥开出租,老家甘肃灵台的王宏英赡养着年迈的父母,养育着一双儿女。他常年开夜班车,妻子负责家里所有的家务,本不富裕的日子在夫妻两人的勤劳操持下渐渐好起来。然而,病魔说来就来,12月3日下午5点多,刚接班不久的王宏英,突发脑溢血。

39岁的年纪,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靠着在在西安当的哥开出租,老家甘肃灵台的王宏英赡养着年迈的父母,养育着一双儿女。他常年开夜班车,妻子负责家里所有的家务,本不富裕的日子在夫妻两人的勤劳操持下渐渐好起来。然而,病魔说来就来,12月3日下午5点多,刚接班不久的王宏英,突发脑溢血。

中年的哥突发脑溢血   同行深夜为其爱心捐款

王宏英病倒了,事发当时被好心的路人和附近的同行送到了医院。同行病倒的消息也在的哥之间迅速传递。听说他的老家在甘陕交界的一个偏僻农村,听说他是家中独子,听说顶梁柱病倒了,巨额医药费难住了这个本不富裕的农村家庭……这些消息是王宏英家的现状,也让不少的哥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12月4日夜,有的哥在朋友圈发起募捐,希望看到消息的夜班同行伸出援助之手,帮帮他们,而此时王宏英正在医院抢救。随后,越来越多的的哥知道了这个消息,西安TX—互助联盟的群主赵建斌和群里的的哥们一商量,就在长安西路和电子正街十字路口放了一张凳子,拉了一条爱心募集的横幅。赵建斌说:“设置在这地方,方便。这是哥们加气、吃饭常常路过的地方。”

正在捐款时他去世了    将心比心大伙完成捐款

12月4日夜11点40分,募捐正在进行时,跟王宏英相熟的几个的哥,收到了王宏英爱人用他手机发来的短信:“他已经走了,我要连夜送他回家。谢谢你们的关心。”

“人走了,可活着的人还要生活下去。他是独子,又家里的顶梁柱,这一撒手,一家子该咋办。”最后,经过商议,本着将心比心的想法,的哥们决定将募捐进行下去,截止12月5日中午12时。“到时候,不管捐了多少钱,捐过钱的的哥们,在群里自愿报名,带着明细单,将这份爱心送上门去。”

12月5中午12点钟活动结束后,自愿报名的16位的哥,他们简单的吃了中午饭,放弃当天营运,开了5辆出租车,带着12340元爱心款,驱车赶往甘肃省灵台县邵寨镇干槐树村。

16名的哥代表前往吊唁    帮他的家人就是帮我们自己

3个小时的车程,大伙一路上都比较沉默,只有导航不是播报路况的声音。而王宏英的妻子听说有同行来吊唁,也带着一儿一女等在里村口,当看到的哥们拿着花圈走来,她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悲伤,放声哭泣。哭声在空气里蔓延,两个孩子也泣不成声。大女儿今年刚上高一,小儿子今年刚刚7岁。两个孩子身边的是王宏英已年过七旬的父母。

16名的哥代表完成了吊唁,他们在村干部的见证下,将12340元爱心款及捐款明细交到了王宏英的父亲,而王宏英妻子的微信上,也陆续收到热心的哥转发的善款5557元。记者了解到,这一夜,至少有300名的哥捐钱,也有乘客在坐车的时候,听说了这个事,也主动来捐钱。路过的行人、私家车主看到募捐横幅,也都纷纷驻足献出自己的爱心。天冷的凉飕飕的,但大家的爱心,温暖了这个城市的夜晚。这些爱心的哥们认真登记捐款明细,但还有不少人,捐款不留名,拉都拉不住。

赵建斌说:“按道理说,我是代表大伙来送捐款来的,我应该克制自己,劝宏英家属保重身体,节哀顺变。但看着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我心里难受。出租车司机们都是在加气、吃饭时候认识的,大家算不上同事,也没有健全的社会保险,大部分的哥的家境,和宏英的家境差不多。来吊唁的的哥很多和宏英不认识,和宏英认识的也有没赶来的,这时候我们帮他家人,其实就是帮我们自己,给自己找一份属于集体的温暖。”

本报记者 李佳 实习生 冯思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