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6日下午,三秦都市报记者来到长安区黄忠文的家中,门口的一排排花圈,吊唁人员的一颗颗泪水,都诉说着对他的不舍。 当时和他一起参加救援的队员杨勇,向记者讲述了那一幕。

AZ}7Q]F1]T67H)UX$T[@Y78

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讯(首席记者 姬娜 实习生 冯翠红 霍宇飞)“最心疼我的那个人,走了……”妻子赵芳玲抹着红肿的双眼,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个人,叫黄忠文,49岁,是救援队队员,公益救援分文不收。为了搜救走失的男子,他不幸坠崖身亡。

在坠崖的前几分钟,他还提醒队友:“这里有暗冰,要小心。”

为搜救失联男子  他不幸坠崖遇难

6日下午,三秦都市报记者来到长安区黄忠文的家中,门口的一排排花圈,吊唁人员的一颗颗泪水,都诉说着对他的不舍。

     当时和他一起参加救援的队员杨勇,向记者讲述了那一幕。

     5日7:30,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接到鄠邑区某派出所的协助救援通知,一名58岁男子,3日带着一只宠物狗从鄠邑区紫阁峪进山,之后失联,家人报警。

黄忠文和妻子以及其他队员立即出发,参加营救。不同的是,妻子在指挥中心,他在搜救第一线。除了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还有三家救援队一起参与搜救工作。

“他带队,我们4个人沿紫阁峪到紫阁峰方向搜寻,一直没有发现失联男子。他分析后决定调整搜救方案,把我们4个人分成两组,他和我顺着山继续寻找,其他两名队员沿山沟找。”杨勇痛苦地回忆道。

冬日的秦岭,厚厚的落叶,落叶下藏有暗冰,不易发现,让原本艰险的山路更加难走。15:30左右,为了队友的安全,他独自前往悬崖方向探路,还提醒队友注意脚下有暗冰。可是,几分钟后,杨勇就听到“啊”的一声,一个影子晃下去……“他还提醒我注意脚下,怎么自己就掉下去了?”杨勇的眼中泛着泪花。

队友赶紧绕到悬崖下,谷底,乱石, 黄忠文躺着,停止了呼吸。

1小时后,其他搜救队员传来消息,失联男子找到了,已失去生命体征。

他曾救援过近200人

丈夫在山上救援时,妻子赵芳玲在指挥部进行协调,噩耗传来,她哭晕在地。

队友都叫他“黄马”,因为每次救援他总是一马当先。5日晚上,救援队员们忍着悲痛将“黄马”的遗体抬回家。

19岁的儿子在新疆当兵,得知噩耗后,赶回家中。

担心80岁的老母亲,忍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大家都瞒着老人家。

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主任鲁军哭着说,2013年以来,只需一个电话,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暴雨还是大雪,“黄马”夫妇总是放下手边的生意,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丈夫搜救,妻子在指挥部协调救援其他事宜。 2016年该中心成立,主要在秦岭给迷路、失联、被困、受伤的“驴友”提供帮助。大大小小上百次救援,他营救了近200人。

“每次救援,‘黄马’都跑在第一线,冲在最前头,很多次的分析判断都很准确,让被困人员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营救。”杨勇说,救援队员是用生命在做公益,大家都经过培训,有救援经验和能力,也十分爱好这项公益事业,自掏腰包。“黄马”见义勇为,走了,但是,他的公益救援的精神,永远留在秦岭的山水之间。

自掏腰包公益救援

不断有人前来吊唁,记者看到有三位民警。

杨庄派出所副所长吕小斌说着说着就抽泣,他曾无数次和“黄马”一起搜救。在他眼里,“黄马”是一个正义感强的人,救援不为任何利益,3年来,上山搜救七八十次,也很注重自身安全,没想到这次竟然……

“‘黄马’在搜救方面很有经验,有任务都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滦镇派出所教导员薛伟超说,该搜救队组织性、纪律性强,人力、物力都有保障,队员搜救经验也比较丰富,经常搜救被困“驴友”。

东大派出所教导员田谊红拿出手机,给记者展示了他们一起搜救时的照片。“那是5月21日,有一条从高冠瀑布到大寺村的穿越线路,有个‘驴友’来所里报警,说和他一起上山的‘驴友’因体力不支困在了山上,‘黄马’和搜救队员从晚上到凌晨,大家步行六七个小时找到人,并安全把被困者接下山。”田教导员说,当时,赵芳玲也参与搜救,后来他才知道这是一对公益救援夫妻。

最近,经常有驴友上山,提醒注意自身安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