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辛辛苦苦在朋友圈求亲朋好友给女儿投票,不料,投票页面上却出现了送“礼物”可买票数的选项,赵女士觉得网络投票已变味,成了“烧钱”游戏。

首席记者姬娜 实习生霍宇飞冯翠红)辛辛苦苦在朋友圈求亲朋好友给女儿投票,不料,投票页面上却出现了送“礼物”可买票数的选项,赵女士觉得网络投票已变味,成了“烧钱”游戏。 

相关部门曾要求,校园评先选优网络投票应坚持“非必要不举办”的原则,同时坚持“不唯票、只唯实”。 

投票页面竟能送“礼物”买票数 

“我觉得这就是‘烧钱’游戏。”昨日,市民赵女士气愤地说,女儿参加了一个“小书童”比赛,这是孩子报的课外班发起的投票活动,一二三等奖可分别获得奖金、电脑、玩具等,50多名小朋友持画作报名参评。 

“拜托各位亲人投一票。”“亲,别忘了,动动手投上一票!”赵女士在她的亲戚群、同学群、老乡群、同事群每天都转发链接,找大家投票。在她看来,女儿喜欢画画,如果能拿到好名次,也是一个激励。 

老公、公公、婆婆,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投票。“我婆婆平时不怎么玩微信,可如今,为了孩子,她每天晚上熬夜,不仅在她的微信群里求投票求发投票截图,还挨个给微信好友转发链接。”赵女士说,公公也很认真,每天分析对比其他小朋友的票数,还保留票数排名截图,对比差距。 

该投票活动持续10天,赵女士的女儿前三天一直排第3,等到第4天时,突然排在10名之外,仔细研究发现,投票页面有了送“礼物”功能,比如,投票者花5元送虚拟的“棒棒糖”,可以给自己投票的选手增加20票;花10元送虚拟的“鲜花”,可以给自己投票的选手增加40票;还有花100元、200元、300元、甚至500元能买到的虚拟礼物,最高的票数2000票。 

记者看到,任何人只要花钱买“礼物”送给指定的人选,礼物根据价值不同可以兑换为相应的票数。 

“早知道刚开始有送‘礼物’的花样,我们就不参加了。现在中途突然有了这一选项,我说不参加了,女儿哭着不愿意,说别的小伙伴把她超过了。我老公也说,这几天欠了那么多人情,拿不到好名次显得没面子。”赵女士很郁闷,但也没办法,只好硬撑着继续,一些亲戚也帮忙买“礼物”,差不多花了1000多元。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页面上通过花钱买“礼物”进行投票的,主办方就是为了赚选手钱。奖励和投票页面制作费远远低于举办活动的成本,投票者刷“礼物”的收入若在1万元以下归投票公司所有,1万元以上由投票公司和主办方平分。 

有人刷票超过自己 不服气也效仿 

“我上次参加学校的‘名花有主’大赛,总决赛时有一项是最佳网络人气奖。当时我把比赛链接群发给了所有好友,也在朋友圈分享过。之后家人、老师和朋友都转发了,开始我排名第一。”郝同学说,半小时后,情况发生变化,原本排名在她后面的同学,突然一下子票数达到700以上,超过了她。“我之前不知道网络上可以刷票,比赛结束后,才听说可以付费刷票。”郝同学无奈地说,现在她身边付费刷票的行为越来越多了。 

“找网络公司刷票,也是迫不得已。有些活动时间持续一周左右,你不可能每天都让别人帮你投票。”李先生坦言,前段时间,他帮忙给上学的侄女投票,开始他只是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转,也有人帮忙投票。过了三天,给侄女投票的人越来越少,别的选手的票越来越高,不到一小时暴涨1000票,他也不好意思一直求别人,只能刷票。 

“这网络排名把我都害苦了,上次孩子参加萌娃大赛输了,结果和我闹了一星期,说我不爱她,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帮忙。”林女士无奈地说,后来了解到是其他孩子的家长找网络公司刷票了,这次孩子又参加比赛,第一天她就通过网络刷票的方式,刷了2000票。 

刷票APP泛滥 最高价2000票1000元 

“你还在为拉票而感到烦恼吗?还在为票老是涨得慢而纠结吗?数十万兼职投票人员让你轻松夺冠。”记者点开手机上的应用商店,发现了“投票软件”“微信真人投票”“投票软件”“全民投票”等十几个投票软件。随机下载了一款软件,软件首页显示这样的字样。 

软件刷票分为可以直接投票的方式,需要先关注公众号再投票的方式,微信链接投票以及网页投票等方式。而且,每种方式又明确地细分为普快、特快、冲刺三种方式,不同的速度,所需要支付的价格不同。其中,价格最高的是需要关注公众号中的冲刺方式,起步为2000票1000元。其次是微信链接投票方式中的冲刺方式,单价0.4元,2000票800元。其他投票方式都依据速度的不同,价格各有不同。 

在效果方面,该软件运营人员表示,8时-24时他们一直上班,其他时间下的订单会延迟处理。只要订单的状态显示为已发货,大概5-60分钟内会开始陆续涨票,会尽快完成订单。同时,运营人员直言:“少部分活动主办方缺德,只是为了让选手帮忙聚集活动人气,名次早已内定,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拉高票数都算刷票,面临删票、取消选手资格的情况。” 

在信誉方面,运营人员表示,公司是长期做这个的,每天运营费十几万。对自己投了多少票都有严格的统计,诚信第一。但为了避免纠纷,建议在他们投票期间,不要拉票。 

在信息安全方面,对方表示,他们是专业团队,一定会保证信息的安全,泄露信息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参赛者投票者和主办方都有苦衷 

采访中,记者发现,参赛者、投票者和一些活动主办方,似乎都有自己的苦衷。 

从“点赞之交”到“投票之交”,从最开始必须关注投票到现在的每天打卡投票,网络投票十八般武艺齐上阵,“当年点过的赞、投过的票是时候还了!”“领红包投票啦!”“大家顺手投个票给30号,大恩不言谢!”不论是参与者,还是被要求投票者,都很无奈。 

“妈妈,你今天给我发动投票了没?”周女士指着手机说,孩子每次参加网络投票,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排名,当孩子看到自己的排名在前面时就会走过来抱抱她,一旦排名不靠前就会沮丧着脸。 

“我之前看到微信投票,一般都会投。现在群里发红包我都不敢领,因为紧接肯定会说拿红包的请自觉投票,每天一票,就跟打卡一样。”冯女士拿出手机指着一个微信群说,记者看到其微信群里有“最萌宠物评选大赛”“某某职业技术学院评选”等多种要求参与投票的链接,群内有人直接发了红包,要求其他人领红包后投票。“投了!”15个相同字样后,跟了一句:“谢谢,明天继续。” 

“工作群里都是同事,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投不好意思,而且,领导也要求大家投票。”张先生说,网络投票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分享正能量,让大家阅读分享先进人物的事迹,现在有的已经变味了。 

活动主办方各有各的想法。“你想想,我只要花一点钱给孩子买个奖品,就能通过组织微信投票活动达到给辅导班做宣传的目的,何乐而不为?”某辅导班负责人刘先生说,每次评比活动结束后,周边学生来报名的就比较多。 

“刷票公司太可恶,把活动弄得乌烟瘴气,他们通过活动页面公示的参评者所在的单位座机电话,联系到参评者本人,承诺花5000元保证进前五,如果参评者不同意,第二天,这些公司继续打电话游说,你不刷票,现在和你们一起参评的很多人都找我们刷票了,这对你不公平。”某单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在全系统内举办这种网络评比活动,把参评者的照片和事迹都放在网上,链接分享后,更多人会读到参评者的事迹,这是传递正能量。与此同时,加强后台监控,一旦出现刷票就取消参评资格。最终评比结果,按照网络投票45%和评委投票55%来综合评定。 

非必要不举办 刷票不利于孩子成长 

记者查阅发现,教育部办公厅2016年12月30日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园评先选优网络投票活动的通知》,称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拉票投票活动在少数地方和学校呈现泛滥趋势,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师生工作、学习精力,影响了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不利于良好校风学风的养成。要求应坚持“非必要不举办”的原则,同时要研判评估网络投票对于校园评先选优的价值和影响,坚持“不唯票、只唯实”。 

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民生组组长石英说,过去的投票有空间的限制,而如今,微信投票可以打破这种空间限制,能够迅速的、大范围的进行投票。这是信息社会的一种表现,微信投票的出现有其必然性。但现在有的投票已变了味。 

陕西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大康心理教育集团董事长寇觉中说,网络投票流行是由于孩子和大人对其缺乏一个理性的认识,只想拿到名次,这样的情况被想快速宣传自己的主办方看到后,不断地开发各种投票活动。这样的投票会使很多小孩盲目参与其中,去追求很多没有实际意义的排名,对小孩来说可能会形成一种攀比的心理,不利于小孩从小养成一种健康的心态。此外,有一些人把网络刷票当成了职业,在网络上出现了专门的投票团队,利用参与者的攀比心理、投机心理等来赚钱。 

正规的评选可以怎么做?专家建议,主办方可以采取网络评选和专家评委评选等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并公示参评者的事迹接受网民监督。同时,通过技术加强对刷票者的监管。某派出所民警提醒,在网络上参与投票活动,大多涉及到填写个人信息,而这可能会导致个人信息被倒卖,继而被不法分子利用,涉及到身份信息、住址、财产信息等更要谨慎,不要对外泄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