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麦子黄了

麦子黄了

全域新闻 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 2018-06-11 13:19:00
分享到:

麦子黄了

张莉莉

mmexport1528694019149

又到了麦穗飘香的时节。

今年麦子长势特别好,即便偏僻点的旱地,都能有800斤左右的好收成。

真心为农民感到高兴。不过现在种麦子的越来越少了,不像小时候,村与村,户与户接天连日,浩瀚无际。

mmexport1528694016518

那时候机械化程度还很低,整个村子要驶进来一辆收割机,绝对是十里八村的大新闻。更多时候,收割机对我们来讲还只是个传说。

村里的孩子早当家,那时候我们是要放麦忙假的。也不白放,一个礼拜的假期,回学校需要上交五斤或十斤的麦子。

收麦时节分秒必争,相当于龙口夺食,一大早四五点,天才翻出鱼肚白,全家就急匆匆赶往田里。

家家户户都拉着自制的木推车。车上分别放着各色农具,稍微小点的孩子就坐在车尾巴上。喜欢热闹的人,一路上放开嗓子吼上几句秦腔,整个田野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田里微风荡漾,成群的麻雀来回穿梭,这是属于他们的节日。毕竟那是衣食紧缺的年代,它们还属于四害之一。

因为孩子太多,父亲一般是不让我们坐车的,加之麦田离得较远,等到了地头,我已是吭哧吭哧了。再累都要争取割麦子的机会,父亲说我还没有镰刀高,让我别添乱。我只记得收成好的那一年,麦绒差不多和我肩膀一样高。

不让割麦子怎么可以?要知道我争取来地里,就是为了大展伸手的。眼看着父亲姐姐们越割越远,我暗自高兴,一把抓住备用的镰刀,钻到麦地里。

mmexport1528694031376

学着大人的模样,我用小手抓住好几根麦子,顺着麦草根部狠狠割下去,只是一瞬间,不知怎的,刀刃就卡在我的凉鞋上,仔细再一看,我右脚大拇指上一片肉不见了。

我哇的大哭起来,其实当时不怎么疼,主要是因为心疼那漂亮的红塑料凉鞋,那可是妈妈花了2.5元,去镇上赶集给我新买的。

忙碌疲惫的大人,哪里顾得上淘气的孩子,再说那点小伤在当时也不算什么。被骂了几句就完了事。

我独自坐在地头郁闷着,一只手压着脚上的伤口,一只手拿着被割破的鞋子。时不时将地上的土撒在伤口上。

伤口已经疼的很厉害了,大人们都在龙口夺食,无奈我穿上坏掉的鞋子,一步一跛的回家投奔妈妈去。

好容易回到家里,我顺着墙根溜到灶房。天公作美,在家做饭的妈妈居然不在。锅里煮的饭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我顾不上脚伤的疼痛,找来去年的旧凉鞋和剪刀。我要在妈妈回来之前将鞋修好。我先在旧凉鞋上剪下来一块塑料,然后将铲煤用的铲子,埋在炭火中,等到铲子变红,去烫早已铺平的塑料,随着哧啦冒着白烟,再飞快的将鞋摁上去。

mmexport1528694027760

因为之前的表现,我被禁止去地里,只能在家帮忙摘菜跑腿什么的。对此我心中大为不满,又无可奈何。

没过三两日,家里的麦子都割好转运到了麦场里。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再说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又成了家里最活跃的孩子。

在给大人送饭的间隙,我望着满场满地的麦子,异常兴奋。就喜欢闻着淡淡的麦草香,就喜欢张开怀抱突然倒在麦草上的柔软,就喜欢用麦草将我埋起来,偷偷的望着蓝蓝的天空。

晒足了太阳的麦草,会被牲口驼着的磨石碾压。不大的场地里,铺着厚厚的麦子,我们家老牛嘴巴,套上了龙套,被父亲牵着,一圈一圈又一圈转动。

不知道转了多久,厚厚的麦草薄了许多。父亲便用木叉开始启场子,上面大点的麦草被慢慢掀走,只留下麦粒和细微的麦草。

后面的活计才是真正的技术活,提前约好的本家兄弟,拿着木锨纷纷前来帮忙扬场。若是天气给力,风大小合适,很快就完工。若是风太大或者太小,都会影响速度和质量。

等到天色渐暗,我的活才算正真到来。

我需要一个个张开麻袋,等着将分离好的麦子装进去。我不喜欢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活计,除了一动不动外,还得忍受混在麦子里尘土的侵蚀。

等到将麦子卸到家里,经常将近午夜时分。全家人疲乏不已,有时侯还不等喝口水,就已经呼呼大睡了。

mmexport1528694024921

接下来是晒麦子的日子,看似简单的活计其实很麻烦。每天要将麦子装到手推车上,然后拉到麦场里卸下来,晾好后还得不时翻动着,等到后半晌,再装好拉回去。

如果天气好,这样的事情要重复三四次。如果不巧下了雨,还会更麻烦。连阴雨是想都不敢想的,记忆中有一年麦忙季下了十几天的雨,新收的麦子都出了芽,全家就吃了好几个月的麦芽面。

人生就是这样,当初经历的那些苦难,竟品出了甜味。当初那些慵懒的日子,最终都成了遗憾。所以好好努力,把今天当成八十岁的穿越,给自己一次重活的机会。

mmexport1528694021924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编辑:马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