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书画摄影 2018-07-06 15:56:53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史登汝)母亲去世时,我没有在她身边。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我急急的赶回到家,路上心里虽然隐有不祥之感,但依然期望见到母亲还是以前样子,能时常给我讲一些看似没有文化,想想却很有哲理的话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史登汝母亲去世时,我没有在她身边。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我急急的赶回到家,路上心里虽然隐有不祥之感,但依然期望见到母亲还是以前样子,能时常给我讲一些看似没有文化,想想却很有哲理的话来。但从我进入村子,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心里的预感和悲痛却愈加强烈——周围人的眼光、老远看见家门口聚集的人群,我知道,母亲已永远的离开我了!母亲是二零零一年农历三月初六去世的,那一刻,我感觉我好像成了孤儿般无助。这几年,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眼前,总是在脑海里闪现,我想,我是想我的母亲了,便想着要写点东西让母亲永远清晰的活在我的心中。

我母亲在村里很能干,手很巧,妇女能干的活她都能干,在我的印象里没有她不会干的活,不管是纺线、织布、裁衣、做饭、炒菜,包括婚丧嫁取的各种礼仪,等等她什么都会干,这让我从小便比别家孩子感受到一种体面。在那个坚苦的年代,虽然没受过冻挨过饿,但是却是没有钱给家里所有孩子都能买上新衣服的。我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穿的衣服大都是哥哥姐姐的旧衣服,但母亲将它拆后重新染桨,然后再亲手重新剪栽加工,我穿上后便跟新的一样,鲜艳合体的衣服还总是迎来许多穿着哥哥姐姐宽大旧衣服的孩子的羡慕目光,每到这个时候,我心里觉得无比的幸福和开心。

母亲对生病都有自己的方法,在那个艰苦的年月,生病是很少吃药的,我清楚的记得:每次咳嗽母亲总是放好多好多的油炒鸡蛋;每次拉肚子,则是让吃放了好多大蒜的蒜泥油泼面;每次感冒则是生姜热汤一大碗,外加盖上棉被热炕出一身大汗。冬天了母亲便是常常用大葱、白萝卜、白菜熬制三白汤让我喝,说是预防流感。也许真的有用、也许是为了给我増加营素、也许见我受苦借机给我改善一个生活吧!不管是什么原因,病经过这方子一治,很快就好了!我有时还想生病真好,有时还想生病,因为,只有生病才能吃上好的。

记得小时候,我有几次高烧不退,母亲便将犁地用的铁犁放在灶堂里烧红,一手拿犁一手拿醋,将醋滴在发红的犁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瞬间屋子里便充满了醋的酸味,沁入心脾。长大了,才明白,我也许是得了流感,而醋具有杀菌的作用,并不完全是迷信。母亲有时会拿个碗放点水,拿三个筷于在碗中立起来,口里念念有词,在用筷子粘点水洒在我头上,最后,把水倒到门外。有时,母亲会在门口生团火,把我抱起来在火上转几圈,这是用烈火驱走病魔吧!反正遇见我生病,她能想的办法都用上了,直到我最后好了。那时候穷,都是看不起病穷人家的方子,这些方法现在看来有些有科学道理,有些有些迷信,但却体现了母亲对我生病满满的爱和着急。她每次那样做,我大点时都疑问,这有用吗?还不如弄点好吃的,其实,这些办法都是在做了好吃的没效之后。 母亲是农村人,一辈子没上过几天学,但却对上学有着坚定的态度:必须好好上学,好好念书,不念书没有出路!她时常这样对我要求着,那时我却并不懂得母亲话中的期望,但也让我不至对学习厌恶或者逃学。果然,我还幸运的考上了我们县的重点中学--户县二中,这是离家20多公里的地方。小学和初中在家住的,意味着我平生要第一次离开家门,我的内心很恐惧,上了一个礼拜,我便回家哭着闹着死活不去了。母亲劝我说:“羞死人了!别人想上重点中学,考不上没办法,而你考上了却不去上,还不被人笑死了,丢人死了!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由不得你!二中不上,就别上了!”平日对我仁慈的母亲最后生气了,说了狠话故意激我。无奈,我只好上了二中,才有我的今天。

虽然,我上了县上的重点中学,但由于我的天真和幼稚,第一年高考竟然连预考都没过关,我没了信心,几乎打算不想读书了,母亲坚决不让。第二年便又从高二读起,第三年又没预考上,直到第四年才考上了中专。在补习的几年里,母亲的态度是必须补习,直到考上为止!是母亲坚决的态度支撑着我努力,加上我自己后来也怕自己在农村根本无法生活,必须有个出路,所以才坚持当了个范进。现在想想,没有母亲当年的执着坚决,我也走不到今天的光景,她老人家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很讲原则。

我时常想起母亲小时候教育我时常常说出的“至理名言”,比如:不听话不给你做好吃的;不能骑狗玩,骑狗将来结婚时,下雨雪;座炕边不能乱弹脚,弾脚走路会摔跤;不能玩剪刀,玩剪刀说话会口吃;晚上要早点回家,回家晚睡觉会做恶梦;不好好学习,将来找不到媳妇;吃饭不能拌嘴,拌嘴将来会没啥吃,饿肚子;你再不听话,把你送回你亲妈家去…………等等等等。尽管这些话不一定对,不一定都有道理,但在小时候教育我却很有用,听了这些话,我总是能规规矩矩老实起来。

母亲是个能行人,更是个热心人,村里谁家遇事,她都会主动帮忙,不计任何报酬。小时候看见母亲给别人帮忙,指点着各种我看不懂的事,村里人不明白的都一个劲问她,我心里很是自豪,感觉自己都好像高人了许多,真不知道并没有上过几天学的母亲从哪里学到这么多东西!后来我长大了些,看见母亲依然爱给别人家帮忙,包括曾经经常欺负我们家的人家,心里就十分不快,感觉她糊涂,就说母亲:“你谁的忙都帮,有些事你忘了!”母亲微微一楞,白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你知道个啥?大人的事你嫑管!”她仍然做她以为对的事,后来我才慢慢明白母亲的做法了。

我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心底善良、勤劳、乐于助人的人,她没上过几天学,但她有文化,她给我们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她用她的行动教我们如何做事、如何做人。她话不多,很少和人吵架,但她用行动告诉别人她是对的,通过做事让别人改变看法。村里的老人愿和她闲谈,同龄人有事愿意和她商量,她会时常提出好的建议。下一辈人也很喜欢她,每次小辈来她都有好吃的给他们,常教导孩子们好好学习、听大人话,别让老人生气。那时,小辈们从外面回来,再忙也都要看他们的八婆、八娘、八妈,那个时候也是母亲最开心快乐的,幸福溢满她慢慢苍老的脸庞。

母亲不愿意麻烦别人,包括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去世前尽管有心血管疾病,在坑上躺了三、四年,但她大多数时间干干净净、头脑清醒,很少给儿女找麻烦、找事。

母亲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也许就是我哥的婚姻。我们家成份是地主,加之“文革”时我哥因为看不惯村里干部的表现,写了大字报被查出批判,以至于1977年高考考上了却因政审未通过没有上中专。哥哥后来在村里任代课教师,一晃年龄大了,找对象成了难事,母亲便有些着急我哥的婚事,村里有了人给介绍,母亲便果断的就把我哥的婚事办了。婚后的日子我哥过得并不如意,母亲便时常愧疚自责、心里难受,可能当时她一心只想着给我哥把婚结了,终身大事解决了她也就卸去一桩心事,却没想到婚姻并不是那么简单!

母亲去世时很安详,当我回到老家,看到躺在棺材里的母亲,她就像完全睡着了,静静的平躺着。这个时候,我仿佛明白了,她生前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离开世界时的这份安祥和坦然。她谁的忙都帮,除了她朴实的品质,我想她是想用自己的付出,为我这个地主成分的儿子在村里经营着一个好的生存环境。

在给母亲处理后事的过程中,我更加切身感受到了乡里乡亲们对母亲的肯定、赞誉和褒奖,大家在颂扬她朴实一生的伟大精神,这足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编辑:张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