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期待在西安街头司空见惯的物流快递尽快走进乡村,解决投递“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新闻提示 

近年来,随着网络、微信、电商的发展,物流、快递已从城市走向农村乡镇,越来越多的农民对物流、快递时效的期待已经开始向城市靠拢,但是由于交通、地理位置所限,一般快递只能到达乡镇一级和交通比较方便的村落,有许多村落快递物流不能直达,造成从镇到村“进户难、成本高”的行业难题。 

据记者调查,目前农村快递存在的问题是覆盖面广、分布零散、操作不规范,形成“散、慢、乱、没有标准化”的局面,导致现有的快递体系“进村”成本高、难度大,快递往往变成了慢递,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专家指出,“最后一公里”难题成为摆在快递下乡、电商下沉之前的一大难点。为此,打造完善的物流快递体系成为各大电商平台及快递企业争夺农村市场的重要方面。而随着农村电商的快速发展,电子商务必将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和经济转型升级新的增长点。 

快递变慢递 在偏远乡村屡见不鲜 

“真没有想到,从西安到柞水不到100公里路程,可我给女朋友家发的快递,一个多星期还没收到,结果闹了场误会,差点把我的大事耽误了。”一提起快递进村难,在西安东门外一家公司做平面设计的张耀平感到很是郁闷。去年春天,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商洛柞水女孩小雅,经过半年多时间的交往,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准备今年元旦后就领结婚证。赶巧节前他未来的岳父过60岁生日,他刚接了一个设计项目,不能请假,就让未婚妻小雅先回老家,而他准备了一份厚礼,计划赶“岳父”寿辰那天,送到现场,烘托一下气氛。 

不料,小雅家在距县城十几公里远的下梁镇乡下,路程远成本大,快递只送到县城,眼看“岳父”的寿辰到了,可他精心准备的高档茶叶、人参、脑白金等贺礼迟迟不见踪影,尽管未婚妻小雅给家人一次次解释,说贺礼在快递的路上,马上就到。可是,从亲朋质疑的目光中她还是感到,大家对她未来婚姻状况产生了质疑,她感到很丢面子。于是,打电话对张耀平好一顿埋怨,逼得他把快递收据用手机拍下来发了过去,这才平息了一场风波。而那份表达挚情的礼物,由小雅的同学代她签收,两个星期后由村里到县城办事的人捎了回来,但已经失去原有的价值和意义。 

张耀平无奈地说,“我家在甘肃平凉市,我经常给家里发快递,快了24小时就能到达,慢的话也就二三天时间,没想到从柞水县城到乡下十几公里路程,快递一下就变成了慢递,这不是耽误事吗?” 

无独有偶。1月8日,记者采访时,遇到了家在临潼区骊山南麓仁宗街办的王高社(音),65岁的王老汉专程到西安给妻子买药,他妻子患的是糖尿病、高血压,经西安一位老中医诊断后,用自制的药丸使他妻子的血糖逐渐降了下来,血压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每10天或半个月必须到西安取一次药,他就想用快递发货解决问题。可快递公司投递员告诉他,快递一般只能送到临潼城区,最近可发到代王街道投递点。老王从仁宗到代王十几公里路程,就是坐车也需要一个小时。天冷路滑,很不方便。他又想到邮局办理邮递,但是自制的药品没有批号,无法办理邮递。每次到西安他都想买一个月的药。但大夫告诉他,根据病人一周病情的血压血糖等状况,增加或改变药的成分,最多半个月取一次药。说到这儿,王老汉充满期盼地说:“啥时候快递公司能把网点设到我们这些边远农村,那就方便多啦!” 

近年来,随着网络、微信、电商的发展,物流、快递已从城市走向农村乡镇,但是由于交通、地理位置等因素,一般快递只能到达乡镇一级和交通比较方便的村落,有许多村落快递物流不能直达,造成从镇到村“进户难、成本高”的行业难题。 

“投递成本大”造成农村快递进村难 

物流快递进村难,不仅仅是边远农村,就是到了街办、乡镇一级,要送到村子“最后一公里”也并非易事。家住西安高陵区耿镇虎家村的李军堂,他的女儿和女婿都在南京工作,他经常把自家地里种的花生、红薯、苞谷糁等绿色食品快递给女儿。女儿女婿为了表示孝心,则把南方的特产,还有给老爸老妈买的衣服、老人用的化妆品快递回来。可说是快件,但每次到镇上快递员都打电话让他自己到耿镇街道去取邮件。有时,忙得实在走不开,他就让村里的乡党给他捎回来,但遇到刮风下雨天,只能放到快递点,等闲了再过去取,快递变成了慢递。 

针对农村用户普遍反映的快递进村难问题,记者以给乡下的亲朋邮递书籍、食品和衣物为由,就近联系了三家快递公司办理快递业务。这三家公司的快递业务员表示,省内一两天收到,而省外根据距离的远近不等,一般2至4天可以到达,但是只能送到乡镇一级,放到快递点,然后通知收件人自己过来取。只有中国邮政下属的邮政所表示能送到村里,但时间相对会迟一点。 

对于快递进村难的原因,西安东郊一家快递公司负责人卫林说,“送1单快递能赚1.2元,如果是偏远乡村,连汽油费都不够。而且,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大多到外边打工,村里多是老人和孩子,收件人数远远大于邮递人数,由于运营成本高、市场需求少,所以多数快递公司的网点止步在乡镇一级。” 

据记者了解,一个快递单件从西安到渭南、宝鸡、安康等地,邮递成本只要10-20多元钱,但从这些城市到乡村,单件成本可能要几十元。目前,不少乡镇的快递点都是快递公司委托的代办点。这些代办点除了快递寄存,店内还经营复印、打字、烟酒饮料销售等业务。由于大多数快递公司采取加盟的形式,承包商每年付给公司加盟费,公司支付给承包商每件包裹的投递费。不搞多种经营,网点很难维持下去。 

除了小件快递“进村难”以外,农村物流订单还存在“散、慢、乱、没有标准化”等问题,致使现有的物流配送体系“进村”的成本高、难度大。比如一些家电商品,实现进村入户的送装成本为100—200元钱,成了用户的额外负担。因此,对于快递下乡进村,也有人担心,目前农村电子商务还处在发展阶段,物流市场需求小,就算快递网点能落户乡村,价格也很难降下来。如果快递企业增加成本,最终还是要客户来承担。这是快递下乡面临的另一个难题。 

从洛川苹果到眉县猕猴桃的“陕西样本” 

在2017全球智慧物流峰会农村物流分论坛上,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发言时说:“去年(2016年)我国社会物流总额约230万亿元,但是农产品的物流只有3万多亿元,也就是说只占了1.3%左右。一方面农村电商在蓬勃发展,另一方面,农村电商的物流短板又确实存在。农村物流缺快递,更缺的是农产品、农资、生活服务业、农村服务、扶贫电商等渠道的整合。” 

正是基于此,2016年1月,农村淘宝与延安市洛川县共同举办洛川苹果年货节,在此期间,菜鸟农村物流在现场选品上提供品控方案,把苹果的抽检合格率从60%-80%提升到99.5%-100%;在运输上,利用大数据进行快递路由设计,由菜鸟全国五仓承接仓配服务,保障消费者收货体验。最终洛川苹果获得买家“连苹果皮都舍不得削”的一致好评,上线11小时,销售18万斤。 

同年7月,菜鸟农村物流与宝鸡市眉县猕猴桃种植户开展合作。与苹果不同,害怕磕碰、容易腐烂的猕猴桃对仓储、物流、包装条件更为苛刻。他们通过对历年来猕猴桃需求进行分析,菜鸟农村物流站的工作人员指导村民提前进行采摘,并提供产地冷藏仓进行存储,分批次销售,原本只在秋季销售的猕猴桃可以一直卖到来年春季,增加种植量,拉长销售时间,销售量和销售额提升了1倍,帮助当地农民收益提高两倍。电商物流与农户无缝对接强强联合,实现快递进村的新思路新举措,成就了快递进村的“陕西样本”。 

物流快递将成为农村新的经济亮点 

农村物流快递作为联系城市和农村、连接生产和消费的纽带,不仅关系到农民的“买难”,还关系到农产品的“卖难”。如何走好乡村物流的最后一公里,除了政府积极引导快递企业向农村发展,物流企业也要转变思想,不能只算眼前的经济账,要以服务赢得广大的农村市场。业内人士认为,要发展完善农村物流体系,单靠某一家快递企业无法实现。要促进乡村物流业的发展,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很重要,同时要对物流行业统一规范,筹建完善的物流体系,引导物流快递企业向农村发展。此前,国务院还发布《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奠定了发展农村电商的政策基础。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和农村网民数量的攀升,农村电商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电子商务必将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和经济转型升级新的增长点。 

据资料显示,目前国内几大快递龙头企业均已完成县级超过80%的网点覆盖,四级服务网络已初具雏形,为农村电商的下一个爆发点提前打好了基础。除民营快递的网点不断增加外,我国邮政服务体系也在不断完善。2015年,全国邮政普遍服务营业网点已达到5.3万处,村邮站达到21万个,总体实现了“乡乡设所、村村通邮”。此外,全国多地也陆续开创了新模式、新方法,力图破解电商进村的难题。文/图本报记者杨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