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春节期间回韩城吗?作家出版社出版了我著的110万字反映陕西五千年的《三秦演义》,赠您斧正”。昨晚收到韩城过去的同事吉春先生的微信,我被这个“老家伙”的勤奋耕耘彻底征服了!今天早上醒来,牙没刷,脸没洗,我要给这个“老家伙”写一段文字。 

我虽然还没看到这部巨著,从这条短短的微信给我提供了两个足以震撼我的信息,一个是“反映陕西五千年”,一个是“110万字”。好个“老家伙”,陕西的五千年是一部中华民族史啊,这要占有多少史实资料?即使是“演义”,这100多万字的楼阁也必须建筑在史料的基础上啊,我不得不说,这个“老家伙”是一个行走在历史与现实间的勤奋耕耘者。 

我把吉春称为“老家伙”绝对没有不恭不敬的成分,一个是他年龄比我大,我都老了,退休前单位的同事都叫我“老头”,他自然也是一个老头了。另一个就是我与吉春先生曾是老伙计,他在韩城矿务局宣传部工作,我在局多经总公司当党办主任,工作上常联系。还同住过一幢家属楼,是邻居,那时他刚写完《司马迁年谱考》,他常到我家谈写作的艰辛与乐趣,谈司马迁的人生。所以,我思索了一阵子,还是用这“老家伙”最实用。 

吉春说这部《三秦演义》他花了十年时间。十年,他今年75岁了,也就是说他在65岁那年就开始着手写这部可以说是巨著的书。这十年,他虽然退休了,可仍有许多社会角色,因为这十年我们每次相见都是各自有事,仅限于握个手打个招呼,也没顾细问他都在干吗。一不留神,一部100多万字的巨著又冒了出来。想想我这十年干吗了?退休前不说了,安逸一份平庸的新闻工作写点豆腐块,还美其名曰没有大块的时间。退休了应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了,竟连书都懒得去看了。很多朋友劝我把这一生写的新闻报道,整理出本书我也懒得去整理。要说理由一大堆,其实就一个字“懒”!相比吉春先生,他的确是一位勤奋耕耘、老有所为的“老家伙”。他说,陕西历史悠久,是人类先祖的发源地之一。历史上以西安为都城、陪都、临时政权中心的共有26个,演义多少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说不尽写不完的题材。 

是啊,陕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这是每个陕西人的骄傲和自豪,也是得天独厚的文学创作大背景,说到这里,我真要说有几分焦急的期待,期待早日读到吉春先生的大作——《三秦演义》。

艾树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