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远远地望去,赤红的沙石形成一个偌大的石峰,如一团火焰在燃烧。火焰在熊熊地燃烧着,夕阳的余晖中,红色的火焰与天空的霞光熔为一体,天地间一片绯红。

(散文)米宏清

远远地望去,赤红的沙石形成一个偌大的石峰,如一团火焰在燃烧。火焰在熊熊地燃烧着,夕阳的余晖中,红色的火焰与天空的霞光熔为一体,天地间一片绯红。

这座石峰叫高石寨,掩藏在安塞王家湾东部沟壑间,大约是陕北唯一遗存于丹霞地貌上的古寨。

webwxgetmsgimg

谢妮娅 摄

石峰的两边,是一条狭长的沟壑,形成巨大的石崖,站在石崖上向下俯视,只见深深的山谷像一条断线的绳子,在山壑中时隐时现,与远处的川道连接在一起。我们经过细细地勘察,发现当时住在石寨里的人们,就是通过这两条沟壑,往石峰上运送粮食、水和木柴的。

如果不是有熟悉的向导带领,我们简直无法找到登上石峰的道路。石峰呈萌芦形,远看四周全是断崖绝壁,石崖有数十丈高,望而眩晕。我们沿着石峰的前边小心翼翼地行走,这是通向石峰的唯一途径。很陡的石崖上,斜面有石凿的痕迹,也有开凿的圆形石孔,看出以前这里铺有木桩。小心地走过石崖斜面,只见有一石门耸立,地势绝险,真是易守难攻之地。

webwxgetmsgimg (1)

谢妮娅 摄

登上石峰,最醒目的是一段三百余米长的石墙。石墙用很大的石头垒成,与石崖形成一体,增加了石崖的险峻,构成了整个石峰的防御体系,使石峰成为天然与人工完美结合的较为绝险的古寨。石寨前面是块比较平缓地面,五、六处石头砌起的四方形居室遗址,每个居室面积也就是二十平方米。离居室不远是两处采石场,当时修筑石寨围墙和居室围墙用的石头,均采自这里。沿着石峰继续行走,是更为绝险的一座石峰,其形状如一只大乌龟,横卧在那里。我们几经寻找,没有登上去。但可见峰上依然有几处石头垒砌的石墙。

行走于石峰上,脑海里时时隐现着,在那人荒马乱的年代,乡民们在石寨上防匪的情景。他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他们艰难地将粮食、木柴和水从山下的高川村,沿着石崖边的羊肠小道背到这石寨上,他们生活的安宁吗?炎热的三伏天,石峰上烈日如火,他们是否望着那川道里浓绿的庄稼,甘甜的清泉而满眼泪水?寒冷的冬日,大雪覆盖了石峰四壁的悬崖,飞鸟难至,他们又是如何度过那漫漫的长夜?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呢,是繁星闪烁的温馨的夜晚吗?还是刀戈相见血肉横飞的惨烈厮杀?那曾经的炊烟,如今又飘散于何方?没有人能告诉我们。留给我们的是这险峻的石峰岗上的几截断石,而那躁动于岁月和生命深处的慌乱、失望和期待,连同那远去的灵魂,遗失于历史的深处。

webwxgetmsgimg (2)

谢妮娅 摄

据当地的老人传说,当年高迎祥起兵时屯集于此。我们经过细致考察,认为这或许只是传说。因为石寨过于狭小,最多只能容纳二百多人生存。从石寨的防御来看,是当地的一些富豪人家战乱时躲在石寨上防匪的,并不具有军事性质。从石墙的建筑痕迹来看,尤其是残存的断墙,以及采石场的完整,可以看出石寨应在明代建成。明末,陕北大旱,赤地千里,大规模爆发的农民起义,使一些有钱的富户人家,选择险要的地形用以防匪。当然,由于地形的特殊,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这里都是人们集体抵御外来威胁的最佳选择地。石寨的居室前面,一块有两个蓝球场大的荒地上,杂草丛里有很多新石器时期瓶、罐等器物残片,纹饰以细绳纹为主。这说明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是古人类生活的遗址。

夕阳中,我伫立良久。丹霞依旧,而那抹远去的炊烟,究竟飘向何处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