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警方请求增援的消息时,是3月11日上午10点。 

“时间就是生命。”救援人员赵芳玲很快将消息通知给了她所在的秦岭应急救援队各位队友,不到一个小时,20多人集结完毕,兵分两路,一路从白石峪进山,一路在黄峪寺附近搜寻。 

这名大学生姓乔,22岁,榆林人,西安某211高校历史专业大三学生。昨天上午,乔爸爸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3月5日晚上8点多,他接到了儿子学校打来的电话,连夜开车从榆林赶到西安。学校监控显示,3月4日早上7点41分,小乔从学校的南大门离开,从此便失去联系。约两小时之后,小乔的名字,出现在了长安区白石峪上山人员登记处的本子上,“上午9点10分,孩子从这里进山了。” 

白石峪为“秦岭七十二峪”之一,位于长安区滦镇境内。乔爸爸向公安长安分局滦镇派出所报警,警方立即出警,同时向秦岭应急救援队请求增援。赵芳玲说,目前搜救最困难的是完全没有目标、完全没找到小伙活动的踪迹。 

到昨天下午5点,小乔失联已超一周,搜救队仍在全力搜寻,赵芳玲呼吁广大驴友、进山的游客和附近的居民,多留个心,尽可能提供详细线索。 

本报记者宋雨 李佳 实习生张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