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爱人身患绝症,儿子因类风湿肢体残疾,孙女先天性脑瘫,这些年来,病魔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无穷的痛苦。年纪越大,她越想做点什么帮帮和她有同样遭遇的人。偶然看到遗体捐献的宣传后,她决定,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疗部门进行医学研究。“一来能造福社会,二来能减轻孩子的负担,我觉得这是件好事。”3月13日,面对记者,龚阿姨这样说。

遗体捐献手续办妥了,龚阿姨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爱人身患绝症,儿子因类风湿肢体残疾,孙女先天性脑瘫,这些年来,病魔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无穷的痛苦。年纪越大,她越想做点什么帮帮和她有同样遭遇的人。

偶然看到遗体捐献的宣传后,她决定,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疗部门进行医学研究。“一来能造福社会,二来能减轻孩子的负担,我觉得这是件好事。”3月13日,面对记者,龚阿姨这样说。

“希望我能为社会医疗事业做一点贡献”

龚阿姨今年71岁,家住西安市碑林区建东街某家属院内。3月12日下午,碑林区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上门服务,帮她完成了遗体捐赠的手续。昨天中午,她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捐赠遗体的念头,已经在她心里存了挺长一段时间。

“大约是几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人捐器官,就动了这个念头,还辗转打听到了红十字会的电话,可是后来把电话号码弄丢了,这个事就耽搁了下来,现在年纪大了,不赶紧把这事办了,心里总有块石头。”

龚阿姨心里的“石头”,是患病的儿子和孙女。“儿子现在因为患病没有任何谋生能力,孙女才13岁,儿媳妇又离开了,平日里父女两个人相依为命都是靠我贴补过活,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的生活都成问题,更不要说给我办后事。”

考虑到儿子的经济现状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她对疾病给一个家庭带来的痛苦深有体会。“我的家人饱尝了疾病带来的折磨,我能感受到这种滋味。虽然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可我还是想为社会医疗事业做一点贡献。”

目前最大心愿是安顿好儿子生活

小小的屋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门前的区域被数十盆花花草草装点成了一个小花园,几只小猫懒懒地躺在窗台下晒太阳。一头银发的龚阿姨忙着给花草浇水,神情淡然。很难想象,这个老人这些年经历了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

她向记者讲述了这个决定背后,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1998年,我离了婚,带着儿子来到了西安生活。几年后认识了现在的老伴,儿子也结婚有了娃,本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2005年,儿子突然生了病。”

龚阿姨说,那时候儿子的右手突然剧烈疼痛,不听使唤,被诊断为类风湿。这个病还没治好,2006年,她又意外发现孙女的两条腿跟正常孩子不太一样。“去儿童医院一检查,居然是脑瘫。几年下来,光给孩子做康复治疗家里就花了十几万,把积蓄全掏光了,还借了不少外债。”

她的儿子信毅成原本有手修车的手艺,现在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基本上丧失了劳动能力。龚阿姨告诉记者,“儿子原本只是右手动不了,现在全身各个主要环节一到阴天下雨的时候就疼的下不了床,被医院诊断为四级残疾。孙女恢复的还算不错,但父女俩得吃饭生活,我一个月2000多块钱退休工资全部给他们也不够。2010年老伴又患了肺癌,简直是雪上加霜。”

龚阿姨说,办完了捐赠手续, “后事”总算是安排妥了,自己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儿子尽快申办好残疾证,为他争取拿到低保。“他们生活有了保障,我也就彻底心安了。”

首席记者 张晴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