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在长安区政协副主席、公安长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会贤看来,禁毒战果就像硬币的两面,既说明成绩喜人,也暗示禁毒工作仍任重道远。

新闻提示:

破获各类毒品刑事案件111起,其中百克以上重特大案件16起;

缴获各类毒品10164.61克,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15名;

这是西安公安长安分局禁毒大队晒出的2017扫毒“成绩单”。

在长安区政协副主席、公安长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会贤看来,禁毒战果就像硬币的两面,既说明成绩喜人,也暗示禁毒工作仍任重道远。

2017年,在长安分局党委的领导下,禁毒大队不断健全禁毒工作机制,进一步完善综合治理体系,深入推进禁毒人民战争,坚决遏制毒品问题发展蔓延,以“所际所队协作机制”为动力,全面开展“铁腕禁毒风暴年”等专项打击行动,努力开创长安区禁毒工作新局面。

1

这不仅是“长安公安铁军”的真实写照,亦是长安警方追赶超越的生动实践。这支禁毒忠诚铁军、担当铁军、干净干事铁军、活力铁军以及破案铁军,正在为大西安的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

打团伙 打通道 打网络 打毒枭

禁毒警察常被比喻成“刀尖上的舞者”,对此,禁毒大队大队长刘凡(化名)深有体会。

“每个缉毒警察面对的都是亡命之徒。”刘凡说,与刑侦警察不同,禁毒民警必须要精准掌握时机,抓获到毒品交易的现场。这个时机,稍纵即逝,往往也是毒贩警惕性最高的时候。

这一点,很多民警都有共识。2014年,公安部禁毒局相关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缉毒警察在各个警种里牺牲率最高,比刑警还高。全国2万名缉毒警察,去年(2013年)牺牲的有220个。”

TIM图片20180314200104

事实上,“禁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称为“缉毒”。

“‘缉毒’侧重于侦查破案,从‘缉’到‘禁’,实现了专业队伍从源头到消费市场对毒品的打击,”刘凡见证了禁毒工作的变化,他说,2000年前后,新型毒品兴起,新型毒品指冰毒、摇头丸等化学合成毒品,“这些合成毒品,对人危害更大,能损害大脑中枢神经。”

不仅是毒品的成分发生变化,运毒贩毒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对此,主管禁毒工作的刑侦副局长乔军锋要求,在新形势下,禁毒民警必须要坚持“打团伙、打通道、打网络、打毒枭”全链条打击的思路,强化打击合力,广泛发动群众,综合治理,“把每一天都当作6.26国际禁毒日来对待。”

长安区境内,有32家涉易制化学品单位,为进一步规范全区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购买、运输企业的行为,禁毒大队严格执行网上审批的手续,坚持首次审批现场查看保管、使用的基本条件和使用中的登记、出入库台账不定期检查工作,详细审查各企业的年报,对存在上传资料不全、申请购买数量超标、营业执照过期、年报与实际不符等各类问题的购买申请一律不予批准,有效杜绝了易制毒化学品流向社会。

3

禁毒工作隐蔽性强,专业性更强,包括刘凡在内的很多民警,常年奋战在办案一线,无法与家人团聚,无法照顾孩子,“一直在出差办案,要么在出差的路上,要么就在回来的路上”。

刘凡曾告诉过妻子,可以晒自己和孩子的照片,但尽量不要晒他上去,“你看别人老公晒老婆、晒小孩,是不是觉得不开心,觉得我对你不好?但我真的不敢晒出来,因为很多东西从微信上就能暴露出去”。

“把源头打下来,才能断绝毒品”

2016年11月19日晚上8点,民警在辖区香积大街十字巡逻时,发现两辆货车,正在转运货物。

民警上前盘查,对方人员欲逃离现场,民警随即将现场4人控制,同时将两辆货车和车内的物品暂扣。

两辆货车上装了十几个蓝色熟料桶,塑料桶虽然密封着,但仍能闻到刺激气味。民警怀疑这是违禁品,立即向分局汇报了情况。

被民警控制的这4个人中,有一个是货车司机。他说,当天下午3点,通过一个叫车软件,得知有一批约五六吨的货物,要从西安运往福建。

货车司机与货主电话联系后,双方约好当晚见面。货主说,这批货要运到福建泉州,运费5000元,到时候由取货人支付。

另外3人是搬运工,据他们交代,三人在郭杜某村的一个民房里打工,共转运货物9次,累计转运了原材料50多吨,设备3套。

民警在这个民房里,查货了23个蓝色大塑料桶(共重约6吨),及其他不明化工原料。

在分局党委的统一指挥下,禁毒大队联合多个派出所经过近1年的侦查,成功打掉了这个特大非法生产制毒物品团伙,缴获制毒物品溴代苯丙酮5.145吨,以及用于制毒的设备三套,各类化工原料约50吨。

“毒品案件一定要打那些制毒工厂,把源头打下来了,才能够真正去断绝。”专案组民警“硬梁”告诉记者,现在的犯罪嫌疑人太狡猾了,太隐蔽了,所以他聪明,你要比他更聪明,他有手段,你要有一定的办法去对付他。

斩断四川到北京运毒链条

同年12月,禁毒大队在办理一起案件时,根据嫌疑人不经意中透露出来的一句话,发现一条疑似贩卖运输毒品的线索。

经过对线索分析,专案组认为京昆高速是嫌疑人贩运毒品必经之路,此路上最为稳妥的查控地点为高速入陕口的公路治安检查站处。

乔军锋担任专案组组长,民警兵分三路在京昆高速沿线进行巡查。

12月14日凌晨4点,一辆北京牌照的越野车,从入陕口驶来,民警示意停靠检查。检查过程中,民警在驾驶座位下发现一块可疑物品,疑似海洛因,并在车的空气滤清器盒子里,发现大量可疑毒品。

民警立即将两名司乘人员控制,两人交代这些物品就是他们从四川往北京贩运的毒品海洛因。后经警方称量,总计重量5.515公斤。

案件的成功告破,彻底斩断了一条从四川到北京的贩运毒品链条,摧毁了整个网络。

这起案件,被评为省市公安机关“十大禁毒精品案件”。今年1月,陕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发来贺电称,“案件的告破,展示了专案民警高度的责任感和顽强的工作作风,在全省禁毒秦盾砺剑大会战中取得的重大成果。”

乔军锋说,毒品犯罪越来越隐蔽,越来越狡猾,要突破那些传统的侦查思路,信息研判工作必须先行,“以前更多依靠录口供、走访这种传统手段,得到的东西不一定是最好的,现在通过大数据分析,才更有可能把它的源头找出来。”

乔军锋身兼长安区禁毒办公室主任,他认为,禁毒工作不仅仅要对毒品犯罪进行强有力的正面打击,更要注重日常工作中对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农村的禁毒防范宣传,积极开展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做到无死角、全覆盖,形成全民动员、人人参与的氛围。

此外,还要建立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吸毒人员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体系,形成分工有序、各负其责、协调配合的禁毒社区工作机制,尽快推进吸毒人员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进程。

记者手记:利剑出鞘斩毒魔

对毒品的认识,海洛因是最著名的。海洛因来源于鸦片,是吗啡二乙酰的衍生物,其化学名为二乙酰吗啡,白色结晶粉末。

现在,合成毒品开始流行。合成毒品中,最著名的就是冰毒,以前还有摇头丸和K粉。它出现在了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酒吧里,贴上了时尚的标签,成为身份的象征。

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日不止。面对禁毒工作的艰巨性、长期性、多样性和复杂性,在公安长安分局党委的领导下,禁毒大队立足实战,加强缉毒执法和禁毒管理工作,不断提升打击和管理效能,在2017年里先后获得了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秦盾砺剑”行动先进集体、分局优秀基层党组织、全市十大优秀侦办案件专案组等多项荣誉表彰。

利剑出鞘斩毒魔,公安长安分局联合长安区政法委、司法机构以及社区矫正机构,深入推进人民禁毒战争,有力震慑了犯罪;在一场场制毒、贩毒案件的侦破中,禁毒大队民警为维护长安地区的平安稳定贡献了力量,同时展现出了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优良作风。

实践证明,禁毒大队是一支紧密团结、分工明确、配合默契、成绩突出的铁军队伍,“打团伙、打通道、打网络、打毒枭”这种理念和新思路,既具有借鉴价值,也具有实践意义。

禁毒工作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衰、人民福祉。毒品问题是一个复杂问题,禁毒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禁毒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战斗,厉行禁毒是事关民族未来的一道必答题,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只能赢,不能输。

文图 本报记者 宋雨 晁阳 实习生 张雯 崔诗怡

《追赶超越 记者走基层系列报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