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伯父伯母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但帮他们找儿子的承诺,朱伟鸣一直牢记在心里。47年前,因家境贫寒,两位老人将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送给了西安的一户人家抚养。此后的几十年,这个孩子一直是他们解不开的心结。 

“两位老人直到去世前还在念叨我这个堂弟,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我答应了一定要找到他,替他们完成这个心愿。”昨天,朱女士拨打三秦都市报热线电话,希望本报能帮她寻亲。 

朱女士的老家在渭南大荔,但一直跟着父母在西安生活。当年堂弟送养到西安,还是她的母亲“搭的桥”。 

“那是1971年的事,我伯父伯母生下了他们的第5个孩子。因为家里条件差实在没能力养了,便托我父母找人想送给一个情况好点的家庭收养。”当时的朱伟鸣13岁,正上初一。她记得,母亲通过他们单位的一个人,找到了一对想收养孩子的河南夫妇。“这对夫妇当时住在西大街,搭上线之后,大妈就抱着我这个才出生40天的堂弟来我家住了一周,然后把孩子给人抱了去。”朱女士说,最开始,他们还多少知道一些关于这户人家的信息,后来时间久了,这些信息就渐渐模糊了。他们姓什么,在哪里工作,具体在什么地方住过,都已经没有头绪。 

“骨肉情深,我一定要帮他们完成这个最后的心愿。”这是朱伟鸣当初撂下的话,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几年,为了找到堂弟的下落,她几乎访遍了母亲的每一位老同事。 

“我目前仅有的信息是,1971年出生,送养的那个家庭是河南的,曾在西大街居住,家里有两个女儿。这样靠我自己寻人希望太渺茫了,我只能向媒体求助,如果有知情人,请跟我联系。”

首席记者张晴悦 

寻你千千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