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取证 未满16岁少年免坐班房

记派驻阎良区看守所的检察官张新合

分享到:
核心提示: 高墙、电网、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守所这个与外界隔绝极其封闭的空间里,每天都在发生什么?铁门之内,这个在外界看来的“神秘”地方,对于那里的生活状态,普通人也许只能是来自影视剧中的间接感受。而对于今年48岁的张新合来说,则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要来的地方。作为派驻看守所的检察官,他需要面对这里的每一名被羁押人员。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近日,记者走进西安市阎良区看守所一探究竟。

高墙、电网、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守所这个与外界隔绝极其封闭的空间里,每天都在发生什么?铁门之内,这个在外界看来的“神秘”地方,对于那里的生活状态,普通人也许只能是来自影视剧中的间接感受。而对于今年48岁的张新合来说,则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要来的地方。作为派驻看守所的检察官,他需要面对这里的每一名被羁押人员。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近日,记者走进西安市阎良区看守所一探究竟。

16岁少年盗窃作案 为给爷爷奶奶买好吃的

张新合言谈中透着睿智和稳重,在他的记忆中,阎良区看守所建所已经20多年了。“一看二守三送走”,似乎可以高度概括他在看守所里的工作。

时间回到今年临近春节,张新合不知道用什么词能形容眼前的王新(化名),尽管长得人高马大,但这个小伙子眼神中还是透着一股子稚气。

首押必谈是检察官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目的是通过检察建议和纠正违法,早发现早解决。只是当谈话的对象是一个16岁少年的时候,张新合有种莫名的心痛。

多次盗窃,行为上的危险性,让张新合很困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王新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改嫁后的母亲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父亲目前还在云南的监狱中服刑,王新童年最美好的生活记忆,满是爷爷奶奶的身影。

家里有很多农活要干,王新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想给爷爷奶奶看病,想让年迈的爷爷奶奶吃得好一点,这是王新第一次作案时最简单的动机。那一次他跟着社会上的几个小伙子第一次偷到了几十元钱,用这些钱,王新在镇上给爷爷奶奶买了他们最爱吃的红枣糕,“我骗他们这是自己在外面干活挣的钱。”说这话时,小伙子眼角开始湿润起来。

检察官走访 帮小伙免于服刑

那次之后,涉世未深的王新便开始了这种极不光彩的偷窃,最后发展到入室盗窃,每次得到的钱大多都拿来给爷爷奶奶买药,买老人喜欢吃的东西。王新用袖子抹了下眼睛看看张新合。

王新被带走的时候,张新合坐在谈话室心里沉甸甸的。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但是法律是为了教育感化挽救一个人,不仅仅是惩罚,况且他还是一个16岁的孩子。

才16岁,张新合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他突然想起在农村很多时候给孩子上户口都是按照阴历,因为依照法律规定,如王新行窃时未满16周岁,可不予刑事处罚。

从看守所出来,张新合联系了当地民警,一起深入到王新所在的村子调查,甚至找到了当时王新的接生婆。让他们高兴的是,按照阴历,王新在实施盗窃作案时,离16周岁真的还差一个月。结合政策,在检察官的建议下,王新被释放。

回到家里的王新,对他的爷爷奶奶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意外”。那天,泪流满面的少年跪在老人面前,哭着说自己错了,以后再难也不会那样做了。这一画面张新合至今记忆犹新。

重刑犯会找检察官 忏悔倾诉

尽管看守所里会安排专业的心理医生对重刑犯进行心理干预,可是对于丁南(化名)来说,他还是很想见一下张新合。手铐脚镣下的丁南,好像任何话都不能代表自己的悔意,“如果有来生,我想好好补偿我女朋友一家人,毕竟我给他们造成了终生的伤痛。”

一年前,21岁的丁南因为恋爱不成,一念之差杀害了女友。如果不是对案情的了解,张新合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会如此冲动地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

“生活上没有什么困难,就是有一种感觉……”丁南没有说完,红红的眼睛写满了忏悔,面对最终的审判,他努力在一天天淡化恐惧。

“你的罪行太重了,没有理由不接受法律的惩处。”眼前的小伙子费劲地用袖子擦着眼泪,张新合告诉他,唯一赎罪的方式也许就是等待最终的结果,因为有些伤害是无法补偿的。

“最高人民法院还在死刑复核当中。”张新合的话不知道能给丁南多大的安慰和希望,只是这个经常来到监区里,看望押员们的检察官,是丁南目前最想倾诉的对象,毕竟生命或许已经进入倒计时。

日前,丁南被执行了刑罚。其实在工作中,经常会有羁押人员找张新合倾诉。

冯长涛 本报记者谢斌

[责任编辑: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