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西安东郊一个商场,常常可以看到一对老夫妻,手拉手逛商场。老头儿腿脚不利索,走路时,颤巍巍的,老太太牵着他的手,寸步不离跟着。

    老两口相互扶持

    老人年轻时的照片

西安东郊一个商场,常常可以看到一对老夫妻,手拉手逛商场。老头儿腿脚不利索,走路时,颤巍巍的,老太太牵着他的手,寸步不离跟着。

商场一家眼镜店的验光师党颖,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老两口,“他们并不懂年轻人如何谈情说爱,但把最朴素最珍贵的东西,奉献给了对方。”

骑自行车从蒲城到延长

老两口的家,就在朝阳门外。老太太姓卫,68岁,老头儿姓李,71岁。退休前,两人同在陕西能源职业技术学院工作。

昨天下午,见到三秦都市报记者时,他们刚吃过饭,阳光从窗户外流淌进来,屋子里干干净净,卫阿姨讲着过去的故事,李叔叔坐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听。

认识李叔叔那年,卫阿姨16岁。她留着一条过腰的长辫子,人长得漂亮。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延安市延长县的老家。这是陕北的一个农村,山高路远,距离延长县城还有80公里。第一次见面,卫阿姨完全蒙在鼓里,“只记得那是个黄昏,我也不知道对面这个小伙是干啥的,匆匆见了一面。”

回家后,卫阿姨才知道,所谓见面其实是相亲。家人告诉她,“小伙也是延长县人,在蒲城县工作。”

卫阿姨年纪小,爱情是啥,她完全不懂,“只觉得小伙长得体面,人很朴实。”

为了打动她,李叔叔开始给她传纸条。“隔着一座山,他把纸条写好,通过村里人,拿给我,我写好后,再托人给他,就是现实版的‘见不上面面拉话话难’。”

一次,为了见面,远在蒲城县的李叔叔,骑自行车,一路赶到延长县。300多公里,一路坑坑洼洼,”李叔叔回忆说,“这段路我骑了三天,等到见面时,整个蓬头垢面,狼狈极了。”

写4000字情书表决心

即便如此,卫阿姨还是不动心。情急之下,李叔叔写了封4000字的情书。

这封情书,珍藏至今。整齐叠着,装在信封里,鼓鼓囊囊。信封上,李叔叔用铅笔写着,“长达4000字,慢慢地看,细细地想”,以此表明决心。

“排比句写了一大堆,”提起这封情书,卫阿姨爽朗地笑着说,“我这个老伴虽不善言辞,但是心思很细腻,他至今都把我当一个小姑娘来宠着。”

1970年元旦,两人结婚。婚后前两年,两人仍是异地。想念妻子时,李叔叔会往家中写信,报一声平安,还会写上几首情诗,以诉衷肠。

2010年,李叔叔患了脑血栓,3年后,再次复发,走路困难。为了鼓励他康复,卫阿姨每天都会陪他去附近散步,风雨无阻。

“他们手牵手,走得很慢,”小区保安也常常看到老两口一起走的画面,“我发现一个规律,只要有李叔叔的地方,卫阿姨也一定在。”

少来夫妻老来伴。卫阿姨说,她不懂得爱情是什么,但是知道一个朴素的道理,“人不能忘了初心。”李叔叔接过话笑,“结婚时,答应送你一块上海牌手表,120元,当时没钱,一直等了3年,才兑现了承诺。这就是初心。”

文/本报记者宋雨 实习生崔诗怡

图/本报记者党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