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美国副总统彭斯14日在秘鲁首都利马说,美国政府已经做好再次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准备,并将应对叙利亚及其盟国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

    安理会未通过谴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

    美国民众集会抗议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

美国副总统彭斯14日在秘鲁首都利马说,美国政府已经做好再次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准备,并将应对叙利亚及其盟国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

同日,联合国安理会未能通过由俄罗斯起草的旨在谴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

此外,叙利亚军方发表声明,宣布全面收复大马士革东郊东古塔地区。

叙宣布全面收复东古塔地区

叙利亚军方14日发表声明,宣布全面收复大马士革东郊东古塔地区。声明说,随着最后一批反政府武装撤离东古塔地区杜马镇,政府军现已全面解放东古塔。

声明还说,在叙利亚军队及其盟友在东古塔地区的军事行动取得重大进展之际,美国、法国、英国向叙利亚“发动侵略”,叙防空系统进行了回击。

根据叙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军”达成的协议,“伊斯兰军”承诺从其据点杜马撤离,前往叙北部阿勒颇省的杰拉布卢斯,同时释放扣押人员。

东古塔地区曾是叙反政府武装在首都大马士革周边的最后要塞。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郊东古塔地区日前据称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事件发生后多次威胁要对叙政府动武。美国东部时间13日晚,特朗普宣布,已下令美军联合英国、法国对叙利亚军事设施进行“精准打击”。

俄罗斯总统普京14日表示,美国及其盟友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是侵略行为,俄罗斯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美称确信叙政府进行化武袭击

美国副总统彭斯14日在秘鲁首都利马说,美国政府已经做好再次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准备,并将应对叙利亚及其盟国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

正在利马出席第八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的彭斯对记者说,美法英三国联合进行的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取得了“极大成功”,打击了叙利亚进行化武攻击的能力。

当被问及为何美国不等有关叙利亚化武事件调查开启就采取军事打击,彭斯说,“美国确信叙利亚政府进行了化学武器袭击”。他说,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如果再次使用化学武器,将为此付出“极大代价”。

国际社会呼吁公正调查化武袭击

美国、英国和法国14日空袭叙利亚境内多处政府和军事目标。此次军事行动的合法性遭到部分国家质疑,国际社会纷纷呼吁公正调查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避免中东局势进一步恶化。

军事打击发生后,多国对地区局势表示担忧,并呼吁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

科威特常驻联合国代表14日呼吁成立一个独立、中立、专业的新机制,以调查在叙利亚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

阿尔及利亚总理乌叶海亚14日表示,希望成立国际调查小组对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进行调查,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他认为,使用武力只会加深中东地区的矛盾冲突,西方国家对叙的军事打击会使中东局势进一步复杂。

更多国家认为,政治协商解决叙利亚冲突才是正途。

新闻分析

美国为什么急着对叙动手

7日发生的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真相未明,美国为何急着对叙利亚动手?分析人士指出,美国之所以主导发动此次袭击,有国内、国际多重原因。

首先,叙利亚局势发展迫使美国出牌。

叙利亚内战7年多来,巴沙尔政府非但没有被美国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打垮,还逐步取得了战场主动权。美国不愿看到巴沙尔政府扩大战果,稳固政权,因而不得不出手。

不过,卡内基中东中心主任玛哈·叶海亚说,美国等西方国家通过军事手段推翻巴沙尔政府的时机早已过去,美国去年的导弹袭击也毫无效果。她说,相关各方广泛参与的外交谈判才是唯一出路。

第二,美国外交鹰派得势。

化学武器是奥巴马政府划定的对叙进行军事干预的“红线”。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战争的教训在前,奥巴马坚持主张不让美国陷入叙利亚危机。但这一对叙政策饱受国内共和党鹰派诟病,这些人一直主张对叙动武。

特朗普上任以来,其外交和安全团队经历多轮变动,候任国务卿蓬佩奥外交立场强硬,而上任不久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则是知名“鹰派”人物。化学武器既是“红线”,也是打击叙利亚的借口。咬住这一借口,博尔顿已经展示其“战争鹰派”的做派。

第三,实施排除异己的中东新战略。

特朗普政府的新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描述了其中东政策的大致方向,即“美国不希望中东被任何敌视美国的势力所主导”。在美国眼里,这里的敌视势力自然包括俄罗斯与伊朗。

特朗普政府执政一年多来,在中东采取了一系列动作,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使馆搬迁计划,多次威胁退出伊核协议,加强同沙特的同盟关系等等。此次叙利亚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立即同时将矛头指向俄罗斯和伊朗,指责二者是叙利亚的背后靠山。

叶海亚分析,美国此举不仅是打击叙利亚,同时也是打压伊朗,但她认为,美国还不会直接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动手。第四,转移国内政治压力。

目前,特朗普面临团队人员不整、“通俄门”调查步步紧逼的困局。

在自身团队方面,特朗普上任一年多来,核心团队接连换人,尤其是今年3月更换了国务卿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随着博尔顿走马上任,团队继续面临人事洗牌,国土安全与反恐助理托马斯·博塞特、国家安全委员会助理纳迪娅·谢德洛的辞职,让特朗普外交安全核心团队再度减员。

在外部压力方面,针对特朗普的调查仍在深入。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住所等9日突然遭到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特朗普对此事的反应异常强烈。批准FBI搜查的是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正是由罗森斯坦任命。

目前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民主党人在各州摩拳擦掌欲夺回失地。特朗普在国内可谓是前有路障、后有追兵。从这一局面看,一场迅速且简短的海外军事行动是转移国内矛盾和焦点的有效手段。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央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