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西安绕城高速外环东北角,靠近谢王立交附近,一位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大摇大摆走在超车道上,全然无视呼啸而过的车辆。高速路上闯入行人!这一幕,连在这里巡查的“路政小哥”王晗,都觉得惊心动魄。究竟怎么回事?

闯入高速路2

行人闯入高速路

西安绕城高速外环东北角,靠近谢王立交附近,一位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大摇大摆走在超车道上,全然无视呼啸而过的车辆。

高速路上闯入行人!这一幕,连在这里巡查的“路政小哥”王晗,都觉得惊心动魄。究竟怎么回事?

事发4月17日下午1点左右,西安绕城高速绕北路政中队巡查员王晗,开车在路上巡查。

离得老远,他看到路中间,隐约有个人影。“不会吧,在高速路上‘压马路’?”他犯起了嘀咕,“高速路两旁都是围栏,人怎么上去的?”

走近一看,确实有个人。王晗赶紧将车停在应急车道,拉起警笛,同时挥手示意途径的车辆缓慢通行,跑到了路中间。

这是位中年阿姨,头上有包扎的白纱布,衣服很脏,嘴里嘟嘟囔囔,但表述不清。王晗搀扶着阿姨,到了应急车道上,想问问她,姓甚叫啥,但一次次沟通都失败了。

“凭我的职业经验,她应该是走失了,”果不其然,王晗从阿姨身上掏出一张纸条,上面留一个模糊的手机号。

拨打过去,一位中年男人接的电话,“他是我爱人,一早从家里走丢了,我找了一上午,腿都快跑断了,太感谢你们了。”

王晗将阿姨带到办公室,给她买了饮料、饼干。双方约好,在附近的新筑收费站见面。

下午2点,三秦都市报记者在灞桥区务庄村见到了这位阿姨和他的丈夫。从事发地方到这里,阿姨已经走了3公里,并且翻越了高速路旁的护栏。

“来西安10几天,几乎每天都从家里往出跑,”丈夫姓李,50岁,是一名贴瓷砖工地,最近这两天在务庄附近打工。

李师傅说,妻子姓孙,47岁,三年前得了轻微脑积水,一直没有手术,留下了后遗症,“她反应慢,神志时而清楚时而恍惚,头上的伤,就是前几天从家中走失后,被车撞伤的。”

这两口子都是渭南富平县人,儿子在西安大上学。妻子生病后,老是从家里出走,有时夜晚都不回来,无奈之下,李师傅走到哪里,都把妻子带到哪里,“我给她身上装了一个纸条,每一次都有好心人送她回来。”

记者 宋雨 实习生 崔诗怡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