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文 记者 宋雨 图 记者 党运)两岁多的宁宁已经会说完整的句子了,最近开始学数数。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乌黑的短发,红扑扑的脸蛋,惹人疼爱。谁也不忍想象,为什么不幸会降临在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孩身上。

眼癌1

肿瘤长在眼眶部位危及生命

去年11月,宁宁的左眼眶鼓起来一个疙瘩,一家人带她去医院看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在唐都医院被确诊为左眼眶胚胎性横纹肌肉瘤。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多发于儿童,不仅难治愈,还面临癌细胞扩散的风险。宁宁还小,意识不到自己的病意味着什么。她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感受,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眼睛有毛病。

别人问她去哪里,她总会天真地回答,“去看眼睛。”

第一次手术后,宁宁的病情有所好转。让宁宁妈妈小王想不到的是,今年5月,女儿的病再次复发了。

“当时医生就说,肿瘤长在眼眶部位,有‘眼癌’之称,必须要配合治疗,否则一旦扩散,便会直接危及生命。”小王25岁,商洛人,曾是西安一名美甲师。2015年,小王认识了丈夫,3个月后结婚。2016年,女儿宁宁出生,但在宁宁半岁时,小王便与丈夫离婚。

“离婚后,孩子跟着她爸爸过,一直在咸阳三原县生活。”小王说,因为自己平时在西安工作,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从西安赶去咸阳看女儿,“去年第一次做完手术后,我再就没有见过前夫,也联系不上他,女儿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眼癌2

后续还面临化疗

今天下午,记者在唐都医院住院二部见到了刚做完第二次手术的宁宁。她的左眼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时不时哭一声。

看着女儿因疼痛而哭泣,小王心里异常难受,她说,两次手术、四处就医,积蓄早已花完,还借了不少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满足孩子的每一个愿望,想吃啥就给她买啥,想要什么玩具,也尽可能去买。

让小王颇为无奈的是,宁宁的爸爸至今都没有露面,“他去了哪里,我们一家人都联系不上。”得知宁宁的情况后,很多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目前筹集了一万多元,但与后续的化疗费用相比,仍显杯水车薪。

记者问宁宁,想爸爸不?小女孩回答,想。

“我希望前夫看到报道后,能回来。”小王说,马上就是父亲节了,女儿和他感情很深,也盼望他回来,“不管你有钱没钱,回来陪陪孩子,我们一起面对,这总是作为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