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人涉黑团伙昨日受审

昨日,经省高院指定管辖,西安市新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重大涉黑案件。骆小弟等18名被告人被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5项罪名。因涉案人员众多,案情复杂,整个庭审预计将持续两天,择日宣判。 

扎根三原20余年 “黑社会”获利1300余万元 

据公诉机关指控,今年58岁的被告人骆小弟为该案主犯。自上世纪90年代起,骆小弟就在户籍所在地陕西省三原县开始经营歌厅、赌场,涉足毒品领域,积累了一定的社会关系及经济实力,并笼络了李华成、刘斌、郭建民、王明等数人在其身边。2000年以来,骆小弟等人在三原县先后实施了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并逐步形成了一个以该骆为组织、领导者,白卫平、曹军、陈昱、何小卫、杨海军为骨干成员,董玉辉、李华成、侯平意、骆辉、刘斌、郑军、唐宁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以来,长期涉足黄、赌、毒、高息民间借贷、建筑拆迁等领域。还为了在三原逞强称霸,扩大组织影响,获取非法经济利益,有组织地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最终称霸一方,严重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给当地群众造成了沉重的心理压力。 

2016年该案案发后,检察机关查明,该组织通过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放高利贷、暴力讨债、介入民间纠纷等方式,利用骆小弟恶名及组织影响力强行借款,共计获利人民币1300余万元,部分收入用于豢养组织成员,维系组织发展。之后,该组织3张赌债借条(合计金额人民币379.57万元),一辆黑色路虎揽胜、一辆灰色大众途锐和一辆红色宝马X6越野车被依法扣押。 

5项罪名被指控 还涉及扰乱社会秩序 非法持有吸食毒品 

经查,在被告人骆小弟的组织领导下,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有组织地进行了以下5项违法犯罪活动: 

(一)开设赌场罪。2012年12月至2014年1月期间,被告人骆小弟、侯平意先后支付相应场地费用,在曹军等多个被告人家中开设赌场,组织人员赌博,并与白卫平、何小卫、董玉辉、郑军先后出资,让被告人刘斌在赌场上高息放贷、记账,抽头渔利。赌场结束后,参赌人员赵渭南欠赌债人民币108万元、李升亮欠赌债209万元、周正明欠赌债62.57万元,以上赌债均由被告人侯平意担保偿还。 

(二)非法拘禁罪。之后,骆小弟将索要赌债的事情安排给被告人李华成,李华成伙同被告人骆辉、白卫平、何小卫、郑军等人多次向侯平意及赵渭南索要赌债。并在此期间几次对二人进行威胁,限制其人身自由。被告人骆辉还在2014年五六月份,对赵渭南实施了殴打,逼迫其写下“欠骆辉20万元”的欠条。 

(三)故意伤害罪。2008年6月份,骆小弟为谋求不法利益,与三原县某拆迁项目负责人毕某某发生矛盾,便与被告人董玉辉、唐宁预谋对其实施殴打。6月20日12时许,骆小弟告知董玉辉,毕某某将在三原县某酒店出现,董玉辉、唐宁便联络被告人赵海、董龙、董奎奎、凌科、周宏等赶到该酒店,对毕某某实施殴打,致毕某某轻伤二级。 

2009年10月25日,骆小弟在三原县某大酒店为其母亲过寿期间与受害人杨某发生口角,被告人杨海军得知后,遂带领被告人王永武、刚阳(已判刑)、韩浩(已判刑)至该大酒店,对杨某实施殴打。期间韩浩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杨某捅伤,致其重伤,摘除了脾脏。 

(四)寻衅滋事罪。2013年4月25日21时许,骆小弟、白卫平伙同孙立在三原县某宾馆办理入住手续时,与服务员李某发生口角,继而又与李某及该宾馆保安荆某某、路某某、梁某发生厮打,致荆某某眼部受伤、路某某头部受伤、梁某门牙松动。三原县公安局渠岸派出所民警出警到现场了解情况,孙立打电话叫来了被告人曹军、陈昱、董玉辉,曹军打李某耳光,陈昱的“小弟”赵元、文奎、惠帅等人再次对路某某、梁某实施殴打。经鉴定,荆某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梁某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2013年9月底,骆小弟得知自己入股的三原阳光果蔬交易市场征地受阻后,主动承担拆迁工作。10月3日指使被告人陈昱纠集100余人使用装载机、挖掘机等重型机械强拆因赔偿事宜未谈拢,“阻碍”该工程进展的一个建材库房,一个停车场,给建材库房及停车场的所有人孙某和周某某造成损失数十万元。强拆期间,三原县公安局园区治安办公室民警出警也未能制止。 

(五)敲诈勒索罪。2008年6月,骆小弟为谋求不法利益,强行向受害人王成连索要钱财,王迫于压力,以现金及工程质保押金条的方式给了骆小弟人民币15万元。2011年5月,骆小弟约定以60万元的价格购买受害人芦小龙的房产一套,后却在向芦小龙支付购房款项时强行扣除6万元,还以其未及时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为由,强行索要利息10万元,要求芦小龙直接支付给郑军。芦小龙迫于压力,于2015年4月向郑军支付人民币4万元。2014年9月10日,骆小弟以受害人李杨库房所占土地归其本人所有为由,指使李华成带领被告人白卫平、陈昱、何小卫、骆辉至李杨的库房,要求其限时搬离库房。李杨迫于压力,向骆小弟支付人民币2万元。 

另据三秦都市报记者了解,除了以上5种违法犯罪活动之外,骆小弟还涉及扰乱社会秩序案,非法持有毒品、吸食毒品案。2008年5月,其因一起交通事故的赔付对三原县某保险公司不满,指使他人将该公司大门锁闭,在该公司门口倒土堵门,致使其50余天不能营业,后该公司迫于压力,按照骆小弟的要求进行了赔付。2016年1月13日,西安市公安局民警在三原县某酒店将骆小弟抓获,从其房间储物柜内发现塑料自封包装的白色晶体物两小包及吸毒工具。经检测,骆小弟的尿样呈阳性。经鉴定,上述白色晶体物净重共计0.68克,从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成分。 

18名被告人仅5人当庭认罪 

但在昨日的庭审中,骆小弟对公诉机关指控自己的所有罪名均予以否认,称自己是冤枉的。另外17名被告人中,也有12人对公诉机关的部分指控予以了否认,仅有5人当庭认罪。 

骆小弟辩称,赌场是侯平意提议开设的,自己既没出资,也没去过,非法拘禁侯平意更是完全不知情。至于指使人殴打毕某某和杨某,他与毕某某并无矛盾,没有过这样的事情;杨海军等人殴打杨某时他不在场,对此并不知情。而说起与宾馆服务员李某、保安靳某某等人的冲突,骆小弟称,自己是受害者,现在胳膊里还有因为此事植入的钢板。 

“至于说我强拆,设备不是我联系的,我只是去维持秩序,公安部门制止我,是当地的村支书向公安机关出示了这块征地的合法手续,他们才离开了。”骆小弟称,敲诈勒索方面,王成连的母亲是他干妈,王给他的15万元是自己帮其办事之后其所给的合理报酬;芦小龙给郑军4万元自己不知情;李杨也没有给他2万元人民币。 

此外,对于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吸毒贩毒、堵保险公司门等指控,骆小弟也一一予以了否认,并称自己与其他被告人之间既没有经济利益,也无金钱往来,都没有关系。而当公诉机关问起他这些年的收入来源是什么,2004年至2015年间银行账户里打入的1572万元来自何处时,骆小弟称不知道。 

曾两次被判刑 

休庭期间,记者从办案法官处对骆小弟的个人情况做了了解。 

据悉,骆小弟原系三原县铁一局建筑处的一名工人,上世纪80年代先后因打架斗殴被行政处罚、判处刑罚(1981年2月因聚众斗殴被行政拘留15日;1982年11月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984年3月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后被铁一局建筑处辞退。 

骆小弟刑满释放后,为谋求生财之道,贩卖过假烟、假香皂等物;1997年前后,还曾伙同多人至长沙从事传销活动,同时贩卖毒品鸦片、海洛因。在此期间,骆小弟笼络社会人员,插手民间纠纷,替他人“摆事情”,多次殴打他人为自己扬名立威。因多次滋事却未受到法律追究,从此,以其为首的犯罪团伙便在三原县有了一定的“威名”和恶名,并不断有社会闲散人员投靠加入该团伙。 

为了加强对组织的控制,骆小弟给组织成员安排事情均是单对单、一对一,组织成员之间不得互相打听;安排的事情只说一遍,听不清就会受到骆小弟的训斥;对于吸毒成瘾的组织成员,骆小弟会以免费提供毒品的方式加强对其控制;骆小弟也会为被司法机关打击处理的组织成员积极奔走、打探消息,探望服刑的组织成员以及照顾其家庭。骆小弟还将其位于三原县北城西社村住处作为组织成员吃喝打牌联络感情的聚集地,并在此多次安排违法犯罪事件。通过这些手段,骆小弟逐渐在该组织内部形成了一套不成文的组织纪律以约束其成员,在组织成员心理上树立强势形象,保证了对该组织的控制,确立了自己的领导地位。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本报记者张晴悦 

图/本报记者李宗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