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卫计委通报“儿童感染艾滋”事件 目前仍未找到感染源

国内 央广 2018-08-12 05:39
分享到:
核心提示: 日前,贵阳一名两岁儿童疑似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住院期间感染艾滋病的事件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难道在正规医院都不能避免感染风险?正规医院的用血安全为什么也会没有保障?另外,有网友指出,这名患儿甚至原本用不着输血,医院涉嫌“小病大治”,过度医疗。

日前,贵阳一名两岁儿童疑似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住院期间感染艾滋病的事件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难道在正规医院都不能避免感染风险?正规医院的用血安全为什么也会没有保障?另外,有网友指出,这名患儿甚至原本用不着输血,医院涉嫌“小病大治”,过度医疗。 

在接到家属投诉后,贵州省卫计委成立了省级核查组,邀请国家相关领域专家现场指导查明感染源。10日,贵州省卫计委通报了核查情况,认为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患儿在输血、使用血液制品和侵入性操作的过程中感染艾滋病毒,同时也回应了公众的上述关切。 

据患儿家属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述,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入院抽血检查时,患儿的HIV抗体初筛结果为阴性,但转院到重庆后HIV初筛成了阳性,由于患儿父母双方检测结果均为HIV阴性,排除了母婴感染的可能,家属怀疑患儿极有可难是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感染了艾滋病毒。 

疑问一 患儿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度医疗问题? 

事件报道后,不少人对该患儿采取的治疗方式发出疑问,有人认为院方“小病大治”,存在过度医疗的问题。针对这一疑问,贵州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专家核查,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对患儿的诊断、医疗操作符合医疗规范,无误诊误治及过度医疗的情况。为还原当时对该患儿的救治情况,10日,记者采访到了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儿科急重症副主任徐艳霞。 

对于为什么要给患儿进行输血治疗,徐艳霞给出了明确解释。她说:“第二天呼吸科进行了纤维支气管镜的检查,通过气管插管进去以后,有肺出血表现。孩子入院两天后,血色素从99克/升掉到了78克/升。根据输血指征:患儿有缺氧,且有活动性出血,贫血的程度达到中度就要输血治疗。”上述的说法,也得到了这次感染源核查专家组成员、贵州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黄玉瑛的认可。她告诉记者,该患儿的这种疾病一般在五岁以下的小孩中比较多见,大概占到五岁以下小孩的80%-90%。气管异物的吸入可能会导致患儿突然死亡。 

疑问二 用血安全能否得到有效保障? 

该患儿在重症监护室的一次输血记录是公众对于其感染艾滋病最直接的怀疑环节,血源是否存在问题也是专家组首要排查的对象。贵州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对患儿所用血液制品的留存血样进行检测、以及联系供血者现场抽检,HIV抗体筛查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为进一步排查血液问题,核查组对贵州省血液中心同一天采集的所有371份血液标本进行检查,没有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也未发现血液可能被污染、漏检、错检、贴错标签的情况。针对用血安全问题,贵州省临检中心副主任黄山介绍,2015年起,我国艾滋病检测完善为抗体初筛和核酸确认两步骤,与国际先进水平是同步的,两者结合就能够对供血者艾滋病毒进行有效的检测。 

疑问三 医院是不是仍然存在内部感染风险? 

该患儿所用医疗器具会不会在操作不规范的情况下重复使用?与患儿接触的医务人员是否携带艾滋病毒?有关医院内部是否仍然存在感染源的问题也是当前舆论关注的焦点。 

徐艳霞表示,从科室到全院,他们进行了自查,也接受了市卫计委、省卫计委和国家专家的6次核查。对和患儿同期住院的179名患儿进行了核查,HIV初筛都是阴性。对与孩子有过接触的33位工作人员也进行了抽血检测,HIV初筛也是阴性。 

根据贵州省卫计委提供的核查通报,核查组专家对该患儿所用纤支镜、喉镜、气管送管钳、呼吸机等侵入性操作也进行了核查,未发现异常操作的情况。 

疑问四 患儿当前的诊疗情况如何? 

从今年5月开始,该患儿出现持续低烧现象,7月5日被贵州省临床检验中心确诊为“感染艾滋病病毒”。目前,患儿在贵阳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接受治疗。参与患儿救治的总住院医生宋业兵介绍,患儿发热、咳嗽症状得到缓解,感染情况得到有效控制,正在进行抗病毒治疗。不过,由于该患儿在重庆诊疗期间做了气管环切手术,目前伤口仍未闭合,仍存在较大的感染风险。如果患儿的气管能够成功闭合,就可以像正常的HIV感染者一样,吃抗病毒药,终身服药,对其预期的寿命影响会很小。 

贵州省卫计委给出的阶段性核查通报指出,专家组判断患儿最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为去年9月30日至12月6日。由于距患儿感染艾滋病毒的时间较久,加之行政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对此,贵州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全力救治患儿,给予患儿在诊治方面最大的帮助和支持,并继续全力查清感染源。

据央广 

[责任编辑: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