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聋哑小伙当外卖送餐员 “工作虽辛苦,但不缺感动”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  (记者 张晴悦)他们生活在无声世界里,但他们的励志故事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感动。

身体的缺陷并没有击垮他们热爱生活的心,两个聋哑小伙,用自己的勤劳和努力,为自己和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

这两位年轻人一个叫张校龙,一个叫马海鹏。在常人眼里,他们是需要被“保护”起来的聋哑人,实际上,他们的工作成绩甚至比健全人更亮眼。他们每天骑上车子穿街走巷送外卖,像正常人一样凭自己的双手工作。

今天,三秦都市报记者跟随他们体验送餐,与两人面对面,用心倾听他们的光荣与梦想。

      聋哑小伙当外卖送餐员

       张校龙与马海鹏是以前工作时认识的“老相识”,今年,两人又先后到了饿了么任送餐员。

       能得到这份工作,张校龙称,自己是相当意外的。今天上午,在跑单间隙,他在纸上给记者写道:“今年4月我从湖南辞职回来,想找工作,就在网上查,看到饿了么在招送餐员,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联系了一下,没想到很快就通过了,公司很快就安排我上班了。”

       两个月后,得知马海鹏也想找工作,干得不错的张校龙又把他介绍进了公司,跟他一起做送餐员。

同是聋哑人的马海鹏和同事张校龙手语交流。

同是聋哑人的马海鹏和同事张校龙用手语交流  本报记者  陈飞波 摄


       听不见任何声音,无法与人正常交流。简单的跑腿送餐在张校龙和马海鹏这里并不简单,但两个年轻人硬是摸索出了一套特别的与人沟通办法,并且凭着一股子韧劲坚持了下来。一开始,因为路线不熟,跟店家、顾客交流都有障碍,他们一天完成的送单量只有别人的一半。但如今,两人的跑单量甚至超过了大部分同事。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今天中午,记者跟随马海鹏送了几趟餐,找到了答案。

      马海鹏负责送餐的区域在钟楼一带,这里的餐店老板大都对他挺熟悉。取餐时,马海鹏无需多言,只需拿出手机给老板们看看订单信息,这一环节的工作就算交接完成了。送餐考验的是“车技”,这个马海鹏有着多年的骑车经验,也难不住他。让他最为头疼的,是如何跟顾客联系,及时把餐食送到他们手上。不过两个多月的工作经历,他已经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秘笈”。

      “短信沟通或者请人帮助都太浪费时间,地址详细的话我每次都是直接找上门去。找不见就先打电话再挂断发短信。”一边看定位查路线,一边一路小跑着向目的地进发,马海鹏抽空给记者打字称,自己耳朵听不见,骑车在路上要比常人多留份心,慢上一拍,所以他只能尽量节省步行时间。

      “干这一行速度就是要够快,够快才能准时完成任务不被投诉,才能多接单多挣钱。”马海鹏把自己赢过他人的原因归结于一个“快”字,可记者在这个奔跑的小伙子身上,看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拼”。三伏天的正午时分酷热难耐,一单跑完,马海鹏的工作服就被汗水濡湿了,脸颊也被晒得通红,可他连口水也不愿停下来喝,抓紧每一秒接单送餐。

IMG_E3500

顾客对马海鹏的评价都很高  本报记者 陈飞波  摄


      说起这么拼的原因,他咧嘴笑了一下,在手机上写道,“我想找个对象成家,还想攒些钱创业。我都31岁了。”

      努力赚钱 只为给家人一个好生活

      城市的另外几条街道上,张校龙跟马海鹏一样,为实现心中的梦想在烈日下努力奔波着。他告诉记者,自己努力赚钱,是想尽早给妈妈一个安稳的生活。

      “我家3个孩子,两个都是聋哑人,我爸又早早去世了,我妈为了我们吃了很多苦,现在还在给人家当保姆,我就希望自己能快点独立起来,让她能轻松一点。”张校龙“说”,自己今年22岁了,也到了快成家的年纪,母亲辛辛苦苦攒钱,帮他在老家旬邑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他是男子汉,不能再让家里人帮他承担那么多,房子的贷款他要自己来还。

      他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写道,“我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人应该自力更生的道理是懂的。房子一个月贷款还2500元,我做这份工作一个月能挣4000到6000元,还完贷款还有剩余的,挺满足。”

      吃饭休息时,记者问起两人在工作中的一些感受,马海鹏和张校龙对视一眼,认真地写道:“有委屈,也有感动,好人还是更多。”

      他们告诉记者,因为不能接打电话只能跟顾客短信交流,有些人会不耐烦,还有一些人为保护隐私选择匿名下单,地址也不会精准到门牌号,他们无法打电话又无法直接送货上门,只能求助路人或公司与顾客联系。这样往往会耽搁一些时间,有时送得迟了就会遭遇差评。

      “但大部分人只要知道我们有特殊原因都会十分理解,还有很多人被我们感动,会很贴心地给我们买水送降温用品,也有不少顾客会在送餐结束后在平台上给我们打赏。”马海鹏给记者展示了自己的骑手评价页面,只见上面的评论大多都是“辛苦了”“谢谢”等词汇,还有不少人在提醒其他人,“小哥耳朵听不见,请大家多体谅,自食其力挺不容易的。”也有人在为他们加油,“小哥很棒,真心为你的态度点赞,希望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A (2)

两个年轻人为自己加油鼓劲   本报记者 陈飞波  摄


      两个年轻人表示,每次看到这些认可和赞扬,他们都非常开心,“每次这种时候都觉得自己并没有给家人、社会拖后腿,什么苦和累都忘了。这种为自己的梦想不断付出的感觉,真的很棒。”

      外卖公司:尽所能给他们一份职业

      记者搜索发现,近两年聋哑人送外卖的事在全国各地并不少见,每次这样的新闻见诸报端,也总能赢来一片赞扬之声。但在昨天的采访中,也有市民向记者提出质疑,“聋哑人对外界信号的接收不及普通人,送外卖又大半时间在马路上,车来车往的,万一因为反应不及时酿成事故怎么办?”这位李姓市民表示,“相关公司的出发点肯定是好的,但实际操作起来我觉得还得慎重。”

      针对这样的观点,记者昨天联系饿了么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询问了雇用聋哑人士做送餐员的初衷以及相关要求。

      “聋哑人作为社会弱势群体,本就处于一个相对边缘化的地带,我们只是想尽自己的能力给他们提供一份工作机会,而不是将他们拒之门外。”饿了么西安分部运营负责人朱力称,聋哑对送餐这份工作本身的影响并不大,只要聋哑人士热爱这份工作,想尝试一下,他们并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愿意给每个人提供这样的机会。“事实证明,在这个岗位上,聋哑人士未必就会受限制,不能发挥自己的价值,张校龙和马海鹏就是鲜活的例子。”朱力说,这两人的努力,他看在眼里,并深深佩服。“希望社会各界都能对聋哑人多一份理解和支持,少一些质疑和不信任吧,至少先从不随意给差评做起。”朱力称,虽然他们公司对张校龙和马海鹏有“特殊照顾”,他们的差评并不会扣钱处罚,但不理解的声音多了,可能会伤害两个追梦年轻人的心。

[责任编辑:范为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骑士队 球迷 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