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下来●怀旧

新闻热线 2018-11-08 13:49
分享到:

闲暇的午后,搬来一个凳子,在书架最高处取下自己很久以前的读书笔记,掸掸灰尘,轻轻翻开,略带潮湿的纸页味扑鼻而来。有一些页是密密麻麻的读后感悟,也有一些是简短的一句话,没有注明摘自哪里,想想当时的自己该是读的多么匆忙。用唯物论来说‘昨日的我,并非今日的我,物质是运动的’现在看到一些摘录的话语,也需要重新去解读。

 “读喜欢的书,爱喜欢的人这一行字被当时的自己写到了一页的中央,简洁而没有任何标记。试着再次在回忆中寻找当时的自己,只能叹息,苦笑,不见踪影。但就着文字笔触的痕迹,来与现在的自己产生新的联系,重新去解读它。这个过程就像午后的微风下,一盆兰花刚吐出花骨朵,细看,几片叶波纹般的紧紧相拥在一起,一样的颜色,一起散发着清香。尽管不能寻回当时的心境,但让自己现在的生活融入这些陈年的字迹,就像一幅年久的笔墨,重新镶了边框,被自己再次珍藏。

看到那时的自己喜欢读宋词,当然现在欢喜也未减。“柳外都成絮,栏边半是苔。多情帘燕独徘徊,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再次翻读,也会翩然入境,在江南温润的雨后,杨柳摇曳拂姿,柳絮如白雪般渐渐从枝丫上挣脱,去空中起舞,梁下的燕子呢喃,互诉倾慕衷肠。在这优美的宋词中所延伸出来的是一种清致安详的宁静。

指尖轻敲在桌面上,思索着田为当时写作这首《南歌子》时的真实心境,他似乎在低吟,低吟的期盼着一个人的归来,尽管满身花雨,也愿闲敲棋子灯花落下的等待。读着它就像那时女子绣架上的幽兰,静静的吐露着自己的心事。上阕中是他的情,亦是他的思,“梦怕愁时断,春从梦里回。凄凉怀抱向谁开?些子清明时候被莺催”。

“柳外都成絮,栏边半是苔”格外的喜欢这一句,只因读着它像是在白驹过隙中搁浅一段光阴,随风飞转而动,是快,但栏杆边苍绿而古朴沉静的苔藓却是一种慢。大概是自己欢喜于一种宁静不喧哗的慢,胜过于恣意无定的快,它在以前让自己注重标记,也幸于今时的回味。

读宋词大概就是这样,你我是今日的看客,却总被无意间带回当时的历史,重新从词中回来,像一场梦,意犹未尽的思索着词中的情节,婉转回肠,轻巧退出。

在这怀旧之余,整体通读,感化于词中心境,融入于情中美景,身心皆习,得一时心静。

陕钢集团龙钢公司华龙耐材   王宁波  

[责任编辑:杨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