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6朵上海警花通晓5国外语,却遇到了不少用中文求助的外国人——全世界都在学中文哩

专题内容 文汇报 2018-11-09 13:10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在最靠近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馆“四叶草”的几个地铁站里,六朵来自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的警花用五国语言说着“中国欢迎您,进博会欢迎您”。

1.jpg

“Bienvenue à Shanghai. Bienvenue à l'Expo Import.”(法语)

“??? ?? ?? ?????. ?? ?? ?? ????  ?? ?? ?????.”(朝鲜语)

“上海へようこそ、中国国際輸入博覧会へようこそ。”(日语)

“Welcom to Shanghai ,welcom to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英语)

在最靠近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馆“四叶草”的几个地铁站里,六朵来自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的警花用五国语言说着“中国欢迎您,进博会欢迎您”。

精通双语的她们组成了“巾帼外语服务岗”,从10月29日开始到进博会结束,她们将开展驻站巡逻、外语服务工作。在安保队伍里,她们既特殊又普通。

外国友人听到女警说外语很惊讶

进博会期间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员集聚上海,轨道公交公安从各单位遴选优秀外语人才成立“巾帼外语服务岗”,由6位警花组成的队伍,外语技能涵盖英语、日语、法语、德语、朝鲜语共五国语言。

“我们的工作除了提供外语服务之外,和其他的民警没有什么区别。”那么如何能让外国乘客有效地得到帮助呢?“巾帼外语服务岗”的警花们有自己的一套。

1.jpg

▲民警杨沫在地铁安检口执勤

通常情况下,她们会根据外貌特征来判断外国人可能需要的语种服务,看到一脸茫然或略显着急的外国乘客,她们会主动上前询问,如果遇到不熟悉的语种,掌握双语技能的警花们会立刻用英语进行解答。

几天前,徐文奕在徐泾东站碰见两位日本乘客很茫然地看着地铁售票机,便主动上前询问。两位日本乘客看着这位说着日语的中国警察,很是惊讶。在徐文奕的指引下,他们很快就完成了购票。徐文奕说,“日本上班族的穿着打扮很好辨认,特别是男士,白衬衫加西装,拿个黑颜色的大包加皮鞋。”

4日,一位来自苏丹的参展商在徐泾东站下车,他拖着行李苦愁着脸,手里拿着一台没电的手机。外语服务岗的警花主动上前询问后得知,这位苏丹乘客忘记了宾馆名字,碰巧手机没电无法查询。他只记得自己宾馆附近有一家“RT-Mart”,“RT-mart是大润发,全上海那么多家,上哪去找呀?”警花们先带乘客到休息室找插座充电,可这手机却没有反应。

“可能是他太着急开机,一直启动手机,把电彻底消耗光了。”在等了近半小时后,手机终于能开机了,警花们发现苏丹乘客的宾馆原来在松江九亭。经过一番解释,这位苏丹乘客在警花们的指引下乘地铁去往了自己的住处。

有趣的是,在她们主动上前提供外语服务时,还遇到了不少能用流利中文回应的外国乘客。“昨天我在安检口遇到一个30多岁的外国女士,看她中文说得很流利,我就全程都跟她用中文完成了指路过程,全世界都在学说中国话呢!”

巡逻的同时每天为大量乘客指路

为外国乘客提供外语服务只是“巾帼外语服务岗”6位警花工作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她们是在进博会车站开展驻站巡逻、大客流疏导工作。

2.jpg

▲民警张玮在地铁站为乘客指路

进博会首日,地铁运营开始起至14时,2号线徐泾东站实施封站;封站期间,徐泾东站不办理进出站业务。需要前往徐泾东的乘客,要在虹桥火车站换乘17号线至诸光路站下车,杨沫、徐文奕、夏辰被安排在了2号线虹桥火车站站台进行客流疏导。

在此期间,警花们需要在每一辆2号线地铁停靠虹桥火车站站台时,引导乘客下车,并快速上车检查是否有未下车的乘客和遗忘的物品。

尽管站内广播不停地在播报,但类似于“徐泾东该怎么走”“动车到哪里坐”“哪里能买票”等问题,她们仍旧每天都要回答好多遍。

“许多不熟悉地铁站厅和不了解限流措施的乘客,我们需要跟他们一一解释清楚,有时候要花一些时间,说上很多遍,但对于大客流疏导措施,大家还是很配合的。”

进博会期间,虹桥火车站2号线和17号线的站台之间,有一座扶梯,下面摆放着几张椅子,这就是警花们吃饭的地方。中午12时,夏辰的休息时间到了,她把盒饭放在凳子上,急匆匆地解决了自己的午饭。此时此刻,张玮和闫婷婷还在虹桥一号、二号航站楼驻站巡逻,周佳蓉继续在17号线诸光路站执勤。对于她们来说,真正的休息只有等到所有任务完成了以后。

警花们每天累得倒头“秒睡”

进博会开幕前夜,准备许久的盛会蓄势待发,“巾帼外语服务岗”的警花们原本以为自己会激动得失眠,而现实却是倒头“秒睡”。

3.jpg

▲民警徐文奕在徐泾东站执勤

4日晚上11时许,距离开幕还剩几个小时,徐文奕特地备好了一个睡袋,准备在虹桥火车站派出所里过夜。与此同时,还在警校实习期的夏辰在同路男同事的“护送”下回到了奉贤的家。杨沫回到家时三岁的女儿已经睡下,最近女儿总是在半夜咳嗽、呕吐,却也已经逐渐能接受妈妈一大早出门了......

进博会首日,警花们早上5点半就要到岗。这一天,她们分散在轨交2号线徐泾东站、17号线诸光路站、2/10/17号线虹桥火车站站、2/10号线虹桥2号航站楼站、10号线1号航站楼站等五座车站的出入口、安检口开展驻站巡逻工作。

4.jpg

▲民警夏辰在虹桥火车站疏导客流

六朵警花里,出生于1994年的周佳蓉和夏辰是队伍中年纪最小的两位,还在实习期的她们肩章上只有一条杠,被同事们称为“小飞机”。然而,“小飞机”知道自己肩负的担子不轻,上岗以来两人接连高烧,却都在恢复了以后才被同事发觉。

“如果今天我请假了,那我的搭档就要两倍的工作量了。”不仅如此,夏辰说,因为要为乘客提供外语服务,“巾帼外语服务岗”的成员是一个也不能少。

[责任编辑:尚 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