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复兴传统文化看到曙光

风从长安来——长安画派当代名家精品展参展画家访谈

分享到:

5

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讯(记者 成东丽)陕西日报传媒集团与新华报业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风从长安来——“长安画派”当代名家精品展在南京新华报业传媒大厦艺术展览馆展出,本此展览参展画家,曾在南京艺术学院读书并取得博士学位的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刘星先生对此深有感触。

1

刘星教授表示,对金陵画派的过去和现在,他还是比较熟悉的。金陵画派分为前金陵画派、金陵画派和新金陵画派。在中国美术史上,把以龚贤为首的那批常年生活在南京的画家群体及其创作,称为前金陵画派;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傅抱石、钱松岩、亚明等为代表的画家群体及其创作被称作金陵画派;媒体界也有把当下以周京新为代表的画家群体及其创作称作新金陵画派。

2

对生活在南京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刘星教授认为总体上有这样的特点:画家们对传统非常重视;很注重对放逸下的精微描写,在细节上很下功夫;很重视深入生活;笔墨及题材十分重视时代感和创新。在当代美术史上,金陵画派最著名的事件就是1960年代初在傅抱石带领下进行的二万三千里写生,这次写生活动,让新金陵画派在当代画坛卓然崛起。画家们互相影响,互相学习,一起研讨、互相观摩,从而形成艺术思想、审美取向大致相同,笔墨风格的群体特征相对比较统一的局势,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关注,大家称之为“金陵画派”。和同时期出现的其它画派相比,金陵画派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画家们很重视理论研究,重视诗词和书法修养。比如傅抱石本身就既是画家、书法家、还是篆刻家、史论家。

3

金陵画派和长安画派也有共同点,就是在创新。金陵画派创造了著名的“抱石皴”(也叫“散笔皴”);而长安画派创造出了“拖泥带水皴”。两者都为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皴法宝库增添了新的皴法成员。

金陵画派和长安画派也有过互动,当年金陵画派画家在进行二万三千里写生时曾经过西安,石鲁等长安画派画家就曾陪着一起去延安、华山等地写生、一起观摩作品、一起座谈、一起交流笔会甚至合作创作。傅抱石、钱松岩、石鲁三人合作过一张画,现在就收藏在江苏国画院。再者,金陵画派著名画家魏紫熙也曾是赵望云的学生,前期受赵望云影响很大。由此可见金陵画派和长安画派在笔墨和审美价值取向上也就有了许多共同之处,比如说傅抱石注重以气造型,石鲁注重以神造型,“气”和“神”,实际上是一个东西的不同表述。还有,钱松岩主张以钟鼎笔法入画,笔墨追求钟鼎气象,追求朴拙、厚重的审美品质,在这一点上,这两个画派也有相伯仲之处。

1

金陵画派和长安画派的差别是,首先是地域文化的差异,金陵画派注重细腻的语言表述,注重对细节的精致刻画;而长安画派在笔墨及形象的表现上则更加粗枝大叶一些,似乎更加概括一些。在豪放中见精微,这是金陵画派足以让长安画派学习和借鉴的优长之处。

当前的新金陵画派在继承了上一代艺术家们注重生活、注重传统、注重笔墨细节表述的优良传统,同时也不乏大胆的创新精神。以周京新、张友宪为代表的画家群体目前都在探索个人艺术风格方面卓有成就,在全国画坛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和上一代画家相比,其不足之处是对诗、书、画、印全面发展的知识结构重视不够,因而呈现出新意有余而笔墨味道不够隽永的缺憾。当然,这种现象,目前在全国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大概是由于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对国学教育的缺失所致吧。

当然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非常重视国学,国家在顶层设计上提出要复兴传统文化,在中、小学语文、历史科目中增加国学内容,开设书法课。这无疑为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复兴带来了希望,升起了曙光。

[责任编辑:岳 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