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山川“整容师”张丽芬——退耕还林20年用绿色为东川美颜

山川“整容师”张丽芬——退耕还林20年用绿色为东川美颜

专题内容 昆明日报 2019-08-23 16:28:40
分享到:


20年有多久?“20年,一棵松树大概能长高13.2米,一棵核桃树能长高10米。”在基层林业工作站工作者张丽芬眼里,树木,也是衡量时间的一把标尺。

20年,在张丽芬等基层林业工作站工作人员的努力下,东川区拖布卡镇共实施退耕还林42910亩。随着退耕还林这一民生工程实施推进,原本收成较少的坡耕地种上了核桃、桔子、石榴、花椒、芒果等经济林木后,释放出巨大的生态红利,昆明越来越多的山绿了、村美了、村民富了。

20年亲历3轮退耕还林

走遍拖布卡132个村小组

5月,昆明虽尚未进入雨季,东川区拖布卡镇松坪村却是一片绿意盎然。已实施20年的退耕还林工程,让这里的小生态产生变化。从空中俯视,这个村寨就如同镶嵌在东川大山里的一枚绿宝石。

20年来,张丽芬不知道多少次来到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寨,背包里却一直放着退耕还林工作必备的“老四样”:纸、笔、卷尺和退耕还林宣传册。这次来,她是为了开展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

1997年从云南省农业学校毕业后,张丽芬被分配到拖布卡镇,成为当时东川仅有的两位女性基层林业工作者之一。2000年、2001年,昆明市连续两年在东川、寻甸两区(县)开展退耕还林试点示范工作,拖布卡镇成为首批试点之一。

“2000年以来,我共经历3轮退耕还林工作,第一轮退耕还林于2000年实施,退耕树种主要是生态树种;第二轮是市级退耕还林,退耕树种主要为核桃;第三轮是新一轮退耕还林,以经济树种为主,有核桃、桔子、石榴、花椒、芒果等。”张丽芬介绍,退耕还林工作,并不仅仅是种树这么简单。“2000年至2003年的工作是最艰苦的,当时交通不发达,林业工作站人手有限,站里的3个工作人员就住在村里。我们每天9时准时出发到地块进行土地丈量、登记丈量结果并绘制地块位置图,18时许才能返回村里。吃完晚饭后,我们3人又聚在一起整理丈量数据,一整理就是两三个小时。”

2013年、2014年市级退耕还林及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实施时,除了丈量工作,还要求做小班规划设计。这项任务落在了张丽芬身上,“从2013年起,我跑遍了17个村委会132个小组,认真做好各地块的初步规划工作,并配合区退耕办做好小班设计修改工作。”

用树木为山川“整容”

山绿了村美了村民富了

每当向孩子讲起自己的工作时,张丽芬总愿意用山川“整容师”来描述。

但是,要用绿色为山川“整容”“美容”,面对的问题琐碎又具体。“每年量地基本都在3月,初春的风很大,漫天黄土到处飞扬,吹得我们的眼睛都睁不开。为了降低成本,丈量工作结束后还要选择合适地点育苗、指导村民按要求的株行距将树坑挖好。”张丽芬说,育苗期间,她白天要在临时苗圃地与村民一起装营养袋,晚上浸种催芽,第二天将处理好的籽种播于营养袋中浇足水,查看苗木出苗情况。到了栽植苗木时,又与村民一起将苗木栽于提前挖好的坑内。“为提高苗木成活率,栽苗都是选择在雨季,经常是正在地里栽着苗木就下起雨来,傍晚回家时,每个人的裤腿、鞋子都沾满泥浆。”日子久了,她和同事或多或少都落下关节疼痛的毛病。

但是,在张丽芬看来,这些付出是值得的。

随着退耕还林工程的推进,一个个改变正在发生。“山绿起来了,村民的收入渠道得到了扩展。以前遇到干旱,村民经常颗粒无收,但现在退耕还林种上了经济林果,1亩地的经济效益至少比以前种庄稼翻了一番。”当地村民也发现,随着树木越长越高、越长越密,曾经一到雨季就频发的山体滑坡慢慢不再发生了,林中的鸟多了,林下还种植了中草药。

张丽芬有个习惯,一天工作结束后总会找个高处看看这些年栽下的树。看着绿起来的山川、越来越高的树木,她总会感到骄傲、自豪。

那些树木,也如同她的孩子一般。

不过,由于长期从事基层林业工作,张丽芬对于自己的孩子却总觉得亏欠。20年间,每一轮退耕还林工作开展起来后,她在一年中会有大半年不在家,不是在这个山头就是在那个山头,不是住在这个村就是住在那个村。“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不用放眼很远的未来,就看看我们这20年来种下去的树产生的生态、经济效益,就知道这是能让山川变美、让村民增收的一项事业。”    

文字/记者李双双报道

图片、视频/记者宋潇周密拍摄

[编辑: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