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记者节 请聆听他们的心声

记者节 请聆听他们的心声

民生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2019-11-08 08:21:45
分享到:

向新而进——写在第20个记者节到来之际

这里是陕西西安,环城南路东段一号院。今天是2019年11月8日,第20个中国记者节。

当太阳升起,我们以记者的名义,向读者和网友们“打卡”——这片欣欣向荣的三秦大地,这个生机蓬勃的伟大祖国,正通过我们的笔端、镜头、话筒,每一天准时呈现在你的面前。

见字如见故人来,一往而情深。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职责和使命,亦是每一位记者同行,风尘仆仆赢来的尊严和荣光。

如果说,未来的征程是星辰大海,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我们更懂得这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家,每前进一步的艰难;我们更理解世道人心、公义良知,每推动一点的力量;我们更清楚每一位中国人对于美好生活、公平正义的殷殷渴念。

新闻总是牵动着我们的走向。我们常常为之激动、流泪、欢欣、思索,也常常为之奔走、改变、坚持、行动,用主流媒体的正确舆论导向澄清谬误、激浊扬清,用理性、建设性为新时代新陕西追赶超越,强信心、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

时代是道大课题,记者是赶路人,也是答卷者。我们需要迫切地反思一个最本源的问题,在转型与嬗变的当下,在情绪过剩、信息鱼龙混杂的业态中,记者何以立足,何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高质量新闻信息的需求?

一个基本的共识是,健康的、进取的社会,永远离不开守正创新的记者;内容为王永远是亘古不变的传播铁律;快节奏、多元化的信息环境,更需要主流媒体不断创新、向新而进。

向新而进,是新媒体的新。如今,你所看到的这张三秦都市报,已经成为报、网、微、端,融媒体人全新的内容生产中枢,传播手段更先进、产业形态更丰富。

向新而进,是创新的新。我们建立起了融媒传播的矩阵,深度融合、整体转型,始终保持省级主流媒体的权威性、影响力、公信力,领风气之先,向中国讲述陕西故事,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

当你翻开这张报纸,就像是阅读一部特殊的编年史。我们永远与伟大祖国同频共振,与每一位普通的中国人荣辱与共。我们永远行走在第一线、最基层。请继续赋予我们前行的力量。 

本报记者 宋雨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本报记者 宋雨

回望是一件有趣的事。你可以这么理解,过日子,流水一样,一泻千里,成败得失都是不经意;而一旦决定回顾,便像是拥有了某种神奇的魔法——魔杖一挥,感受时间停驻的片刻,你得以缓缓回溯。

这一年,我们经历了许多颇具讨论价值的话题,从西安街头报刊亭整治,到无障碍设施调查,再到垃圾分类“大考”、西安解放70年、“擀包子皮”男孩走红。很多时候,报道的初衷不仅仅是为读者带来信息增量,更在于提供一种区别于简单情绪宣泄的思考角度。

9月27日,我去了渭南富平,寻找天安门第一代国旗班战士,听他们讲述护卫“祖国第一旗”的光荣往事。

我还去拜访了80岁的冯世华先生,他参与设计了西安第一座水处理系统、斜管沉淀系统和虹吸过滤池,是西安城市供水体系建设的拓荒者、亲历者和见证者。老先生说,在“一穷二白”的那些年,我们只能自力更生、自主创新,要有“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胸怀。

在西安聋哑学校,我见到了4个盲人孩子组成的“重木头乐队”。这世上,唱歌的人很多,但歌唱的人甚少。4个孩子,是真正用心灵来歌唱的人——他们只身面对黑暗,又转头向我们描述:黑暗只不过是光明的附属物。

操作这些选题带给我一个很深刻的体会,新闻是过眼云烟,人性却是永恒。这一个个采访对象,并不是一个个名字,而是顶着百家姓,活泼泼生活的人,有着喜怒哀乐,渴望幸福生活。

对于很多人来说,到了人生某个阶段,无论是出于时间、效率的要求,还是单纯的喜好,大家都偏向于跟与自己相近的、拥有更多共识的人相处。而记者工作则往往催促着我们去接触更多自我圈层之外的人,这是这份工作的福利,也是写作的价值。

在记者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晦暗也好,腾达也好,只要他心中怀揣着人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他就能获得坚不可摧的情感和支撑。

如果说,财富、资源、地位都是可以再生的,那么只有年轻勇敢的心,是倾国之权都换不来的优势,记者必须要像一块海绵那样吸收和学习,等到你变得沉甸甸的时候,与重量相称的回报,自然会摆在你的面前。

总会有一些难熬的时刻。但是,不论是过去、现在和遥不可及的将来,新闻依然神圣,新闻专业主义永远是一盏明灯,照亮着热爱寻找真相的人。如果没有这盏灯,“万古如长夜”。

不要急躁,保持进步。

我的初心,是传播你们的初心

■本报记者 李佳

今天,是我从事新闻工作整整8年。8年前的今天,我第一天到报社上班。

8年来,我走过很多路,采写过很多报道。正如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我采访的任务,每一天也都是新的。8年来,我和很多人相遇,而后又去相遇下一个人。然而众多的新闻人物和采访对象中,今年我遇到的两个人物、两个故事,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叫林亦凡。为了向市民普及生活垃圾分类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今年8月5日,我和两位同事前往西安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实地探访西安的“燃眉之圾”。为了让我们全面了解填埋场的情况,工作人员林亦凡带着我们,从厂区大门口开始,参观了垃圾处理的全流程。填埋现场、中控室、气象站、调节池、渗滤液处理车间、发电厂……期间,林亦凡的讲解既专业又通俗易懂,穿着工作服的他,完全没有活在课本里的书生模样。

林亦凡是长安大学环境专业的研究生。就在今年,江村沟垃圾填埋场正式向公众开放时,作为大学生代表,他首次来这里参观。也正因为这次参观,让他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研究生刚一毕业,就通过人才引进计划,主动来到了这里。

名校毕业的他,换上工服,跟这里的一线工人同吃同住,检测数据、科学实验,和前辈们一起扎根江村沟。他的初心是想通过自己的专业所学,让生活垃圾处理技术更加先进,让我们的生活环境更美好。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叫阴东方。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火了,阴东方也火了。因为他是剧中模型制作团队的负责人,而我则率先报道了他和他的团队创作的故事。

1981年出生的阴东方和同学刘圣,从一个单间一张桌子一个单人床开始,搬到西安南郊一处小区里130平方米的毛坯房中,再搬到丁白村一处老旧的印刷厂厂房里,直到完成《长安十二时辰》的模型,两人一共搬了5次家。不断变化的是场地,不变的是面对市场需求,大量制作中仍然坚守的那份匠心。

你无法想象,夏天没空调冬天没暖气,空旷凌乱如木工车间的场地里,阴东方和搭档一起带着三五十位学弟学妹们一起制作微缩模型的场景。他们为了保持高品质,在每件作品下都用铅笔写上了制作者的名字,就像古代的壶匠,以便复检时责任到人。

如今,世界在飞速发展,全媒体时代,传播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和我的同事们正在全力奔跑,追求新知、勤于学习、努力转型,争做融媒报道的多面手。

我坚信,只有离得足够近,才能感知足够真;只有怀着真心,才能收获真情。

希望你再努力一点

再坚持得久一些

■本报记者 张晴悦

这是真正属于我的第四个记者节。

在动笔写此文前,我翻看了以往过节时自己发的朋友圈。成长的足迹,就在这些只言片语的记录中,一点点显露出来。很多早已面目全非的记忆,也在这时一帧帧苏醒。

是的,跟很多前辈、老师相比,2016年6月才走出校门的我,在记者这个行业里还只能算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兵。但跟4年前这个时候的实习生相比,我又俨然成了一个真正的记者,抑或是大人。

2015年11月,尚在读大四的我来到三秦都市报实习,每天跟着老师跑社会新闻。我希望我也能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在此后的岁月里,都能不违背初心,做一个有所热爱并且为之坚持的人。

新闻事业就是我所热爱的,一晃,过去了整整4年。

回顾这4年,值得铭记的瞬间很多,自己独立采访的第一篇稿子《开元商城旁献血车遭围堵》,引发关注后领导让做后续的强烈被认同感;逛街时意外“撞”上的暖新闻《老人一声吼 小偷还手机》,第一次获报社月奖后的自豪感;转正后报道女孩徐丹自强不息的故事,引发大量关注并帮她筹来数万元善款的激动……几乎每个这样的瞬间,都能写一篇小作文来谈自己的感受。

当然,除了荣光与认同,这4年的记者生涯中,我也经历了许多咬牙才坚持下去的时刻。2017年2月18日早上,长安区长鸣路友联村附近一个丁字路口,一辆越野车和一辆拉载着19名进城务工人员的农用三轮车相撞,导致2死20伤。当天晚上8点多,离这起事故十余米的位置,又发生一辆轿车和一辆面包车相撞事故,造成11人不同程度受伤。为了探寻这个路口事故频发的原因,一周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要顶着寒风雨雪,来到这条通往西安市殡仪馆的路,走访、调查、记录。跑到后来,身体实在吃不消,一到附近就恶心想吐,但我坚持了下来,并最终促使相关部门在这里加装了红绿灯、警示牌,此后这里再未发生恶性事故。

当年7月,我又被报社派往榆林的绥德、子洲两县采访洪灾,灾区里淤泥满地几乎寸步难行,再加上第一次担当这样的任务,心理压力巨大,有内心挣扎,也有些畏难。但面对奋不顾身抢险救灾的武警官兵,面对乐观坚强重建家园的灾区人民,我又坚持了下来,报道赢得了社内外好评。

2016年记者节时,已转为实习记者的我曾在朋友圈里写道,“祝福所有的记者老师节日快乐,也想给自己买颗糖吃,无论如何,一年了, 希望你再努力一点,再坚持得久一些。”今年,我仍想把这句话送给自己。

青春之歌讲述我们的故事

■本报记者马智峰

2019,立冬。

我们又迎来了自己的节日。

20年里,每一个记者节,像是一份总结,回忆你的职业生涯,回忆你在奔忙的路上触动心弦的那一瞬。

20年里,每一个记者节,又像是宣言书,迈开新的脚步,迎接下一次心灵的碰撞,寻找崭新的你。

20年里,时光如流水潺潺,变的是每天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20年里,不是走在采访的路上,就是拖着满身疲惫,捧着一张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甜甜入眠。

我们是时代的记录者,我们也是新事物的搬运工,我们是记者。

我们感动着别人,也被自己感动。20多年的职业生涯里,我能清晰记住身边那些可爱的同事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一条涓涓细流,汇聚成心中的赞歌。

女汉子的她

2013年,雅安地震。

我跟随救援队去四川时,第一次见到她为了能跟着一起去采访哭鼻子、闹情绪。

她是社会新闻部的记者葛兰。一个留着短头发、大大咧咧的女汉子。

稿子写得不好训斥她时,她只会笑。照片不理想挨骂时,她也只会笑。只会笑的她一点点在前行,地震灾区,冒着巨石滚落的危险在路上。火灾现场,戴着口罩被浓烟熏得流着眼泪,她也在路上。医院蹲守一夜见证生与死的手术,她也在现场。

《医生的十二时辰》,一篇报道她在急救室蹲了一夜。《消防员的24小时》,她坐消防车出火警,夏天的季节里,脸被烤得通红。

……

她说,生活要有仪式感,采访得有现场感。

她用脚底板丈量出新闻的深度,她用在现场见证了传媒的速度,她用男孩子的性格,做出了接地气的报道。

如今,她是三秦都市报的首席记者。

倔强的她

夜班,一个向往阳光的岗位,一道坐得住,守得住的防线。

艾莉是三秦都市报一名组版编辑,20年里,把青春留给了这张报纸最后的一道工序。

她的倔强曾让我无数次“抓狂”,一个版面设计好后,她觉得有缺陷,然后推翻重来。一篇稿子处理得不好,她会让你再次修改后重新制作。20年里,每天周而复始,从争论到习惯,再到条件反射般自己主动找不足。既是良师,亦是益友。

我们一起研究版面设计,一起找素材,调色彩,力争让我们这张报纸更青春、更靓丽。我们一起熬夜后会互相勉励,有问题一起解决。

有同事生病,会收到她的关心;有同事迎喜,会接到她的祝福。我们都在这间不大的办公室度过了自己的青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时光荏苒,20年里,我们既是时代的记录者,也是夜空中的一颗星。我们传递正确的价值观,我们制作每一张靓丽的报纸,只为心中的梦想,让心与心的距离更近,读平凡人的不平凡的事。

节日,快乐!朋友,加油!

身边的榜样

■本报记者李少娟

编辑出版中心有个别称,叫夜班。在夜里出没,在灯下伏案,每日过手的稿件映现着喜怒哀乐饱含着真情感动。今天,我不谈稿件,我只想说说发生在夜班的故事,说说我身边的榜样。

9月28日,编辑出版中心一如既往的忙碌,修改稿件的,讨论版面的,明亮的灯光下一派紧张的景象。将近11点的时候,正在修改稿件的编辑马智峰突然差点晕倒,有人看到后高喊了一声,马老师怎么了?随即上前扶住,询问情况。另外几个同志见状也纷纷上前察看。这时他的双腿失去了知觉,看到情况紧急,大家七手八脚把他连背带扶送到楼下,同事李永利和张蓉、吴伟开车将人往医院送,当天值班的副总编祝光将身上的1000块钱塞给了陪同去医院的同事,让先看病。

好在有惊无险,到医院经诊断是颈椎压迫到动脉血管所致。颈椎病,唉,职业病!

回想起来,这段时间他曾提到过颈椎不舒服,但仍然坚持工作,加班加点,随叫随到。而且三天后,因为有一个策划需要有实力的编辑执行,马老师带病又出现在了编辑部,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干工作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同事们老说他是一个“自己否定自己的人”。什么意思?一个稿件标题制作不理想不到位,他反复改,版式不到位他推倒重来。

经过这件事,我发现其实榜样就在身边。我们部门的刘养林是个孝子,平时从未听他提起过家里的事,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请假才知道是家里老人生病,才知道两位老人都由他照顾,平时头疼脑热的都是他跑前跑后,但从未耽误工作。图扫李宁,白天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公公,晚上上夜班。有时和老公上班时间倒不开,就带着孩子上班……

他们是一群普通人。他们是我的同事,也是我身边的榜样。

靠一双好鞋跑新闻

■本报记者赵丽莉

很多人都好奇,女记者的日常是一副什么样的状态?我用20年的新闻实践看到身边的女记者们跑得了车祸现场,上得了人民大会堂采访。不必感到惊讶,很多时候每一位漂亮的女记者又都是一条女汉子。

先说说妆容,爱美的女记者们早上出门描个眉毛,涂个口红,收拾得精致漂亮,到了下午采访回来就成了“黄脸婆”,这一天跑的地方太多,灰头土脸顾不上抹一抹,就趴在电脑前让采访的内容变成文字,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读者面前。

再看衣着,女记者的穿着略带时尚但决不花哨,因为常常颠簸在街头巷尾,置身于不同场合,点灯熬夜地写稿子。

女记者靠一双好鞋跑新闻,可经常听同事发出“女记者不配有一双好鞋”的感慨。为什么呢?一通采访下来,高跟鞋在瓦砾中不是断了跟,就是磨掉了皮。高跟鞋穿不成咱穿上运动鞋吧,但到晚上回家脱鞋的时候已经看不出鞋的本色。有的女记者雨天采访时,一手拿着采访本和雨伞,一手提着鞋,赤脚走在泥水里,那不是“做戏”,或许是心疼自己的鞋。还有的女记者一个夏季跑烂了好几双凉鞋。

女记者的心是柔软的,面对遇到生活难题的采访对象她们感同身受,采访结束自掏腰包予以援助。女记者的心是强硬的,在丑恶面前,她们也有“孙二娘”的一面。她们嫉恶如仇,用笔当剑,不卑不亢,客观公正地为采访对象讨回公道。如果你的女朋友是记者,那你们感情的温度和火候,完全靠她的文字来掌握,要么温情,要么无情。

女记者在工作中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女性。关键时刻能打硬仗、冲得上去,第一时间、第一现场,让读者感受到最直观的内容。这真不是一句口号,是女记者们用脚踏踏实实走出来的路。

女记者的思想是淳朴的,作为党的新闻工作者,到基层去,在人民群众中去,锤炼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到新闻永远保持真实、新鲜。在新闻工作的道路上,她们知道如何保持高贵的灵魂。

婚后的女记者大多既是好妻子,好女儿、也是好妈妈,因为长期与新闻打交道,她们大都会凝练出乐观向上的价值观,懂得怎么把自己的生活梳理得更好、更完美,所以她们更累。

女记者会老,女记者易老。

女记者需要自信、自强,更需要关怀。

一个善于倾听的“面包师”

■本报记者张宸豪

11月8日是中国记者节,作为我国四大行业性节日之一,我们的节日是不放假的,每一个记者都会履行当初的誓言,坚守新闻阵地,不辞辛苦,兢兢业业。

我是三秦网的一名新媒体记者编辑,这是我过的第五个记者节。2015年3月,我第一次走进三秦都市报,看到的是门前四足生风、似踏云疾奔的塑像骏马,是一位位胸有惊涛、笔底波澜的新闻人前辈。此前的新闻梦似乎尽是模糊的,可我清晰记得,那一天,我预见了一个不曾见过的自己。

在进入新媒体之前,为尽快熟悉工作,我短暂的做过社会新闻记者,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编写报纸新闻四十余篇,从关注“车窗抛物”乱象,到科普电信诈骗手段;从西安刑警“扫毒”,到“反赌斗士”的反赌之路。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记者的工作,就像是为人们推荐一本本好书,这些书为正义发声,也书写每个平凡人的不凡时刻。

说起夜班,人们常想到救死扶伤的医生、英勇无畏的警察、发际线日渐稀疏的程序员……其实,每个工作在一线的记者,也都常与黑夜作伴,这其中,网站编辑更是黑夜最捧在心尖的“挚爱老友”。

走出社会新闻部,我正式成为三秦网的一名网站编辑。网站编辑的工作绝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脱离了“在现场”的热情澎湃,我们更多时候需要的是细心和耐心,检查每一篇新闻稿件,就像给名画装裱,再将它们发去网站、微博、微信等你能想到的一切平台,让更多的人能够读到。与每一位新媒体编辑一样,我们的工作除了白天编发稿件,还有夜班的网站更新和热线接听。在一个个安宁静谧的深夜,我们保持头脑清醒,为城市提供最新资讯,也倾听每一个电话背后的故事。相比热爱“荐书”的一线记者,“三班倒”的编辑们则更像面包师:“面包”当然是刚出炉的最好,为了大家能一早享用热乎喷香的“面包”,“面包师”们不分昼夜的烘焙义不容辞。

今年十月份,我跟团深入陕北榆林做扶贫采访,看产煤大县神木脱胎换骨古今变迁,听米脂杨家沟村中共中央电台总部旧址那永不消逝的电波。路过沙漠淡水湖红碱淖,湖光粼粼水天一色,我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深夜,那个对我交心的陕北女孩,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回学校,甚至不知道她姓什么,只希望,媒体圈不曾错失任何一位曾有梦想的年轻人。她也告诉我一个道理,无论一线记者还是文字编辑,都要善于倾听,我愿意倾听每个精彩或平凡的故事,二月份还获得了报社授予的“名记者名编辑”称号,我会继续努力,不忘初心,保持热情,做那个善于倾听的——“面包师”。

[编辑: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