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信用社助我圆了“作家梦”

信用社助我圆了“作家梦”

银行 2019-11-12 16:34:57
分享到:

我是真正的“草根”一族,如同一双鞋子,“落榜生”是底子,“农民工”是里子,“信合人”是面子,“文化人”是牌子。农信社给我提供了广阔的展示平台,助推我由“草根”一步步长成“小树苗”,从一名落榜生、临时工逐步成长为一名作家、省级文学社团的负责人。

我从小就喜欢写作,上小学时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向《西安晚报》投稿,当然因为稿件水平之故总是不能见报,直到1982年6月的一天,我的一组小诗《学习用品杂咏》不知被哪位编辑老师相中,看用在《西安晚报》副刊的最下端,还署名“市六十四中高一学生白来勤”。一时被老师、同学、乡党奉承为“才子”,我也飘飘然过早地做起了作家梦。

随后,我三次参加高考均以落榜告终。由于没有文凭,我自觉得低人一等。有位我曾很有好感的女同学,通过高考“跃出农门”,毕业分配后曾几次到我单位找我或聊天或说事,可我就是一次回访也没有,因为在她上大学期间我曾给她写过一封信,不知为何没有回音,我认为她从心里看不起我,于是,我暗暗发誓,不活出个人模狗样决不找她!当时我已通过考试被灞桥区信用联社录用为合同制员工了。

我没有文凭,但我不缺勤奋,不缺心眼甚至不缺特长。我不是爱好写作吗?那就从这里做突破口吧!在工作之余见缝插针的努力发挥自己的特长,写文学作品抒高尚情怀,写新闻报道宣传单位的闪光点,从豆腐干、豆腐块类的小文章到大烧饼甚至整版文章大稿都频频露脸于报端刊尾,很快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被大家公认为“笔杆子”。

当然,我的写作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记得第一篇反映单位改革工作新气象的新闻稿(反映区联社劳动用工制度改革、招工改变以往由熟人介绍、裙带关系严重、新工素质不高为在农村优秀落榜青年中公开招聘合同制员工,提高素质适应发展新形势)得到《西安晚报》的重视,派记者前来了解相关情况,结果信用社领导虽然热情接待了记者,却毫不犹豫的表示此稿不能发,因为说现在的好就是否定以前的工作、给单位抹黑,何况我的稿件也未经单位领导审核把关。我的第一篇见报的新闻稿是1987年5月刊发在《陕西农民报》上的《新筑信用社存取款真方便》。由于当时信用社与农行营业所一个院子、两隔壁办公,稿件发表后尽管区信用联社的领导很高兴,说几十年在报刊上没影的新筑信用社“破天荒”的在党报(《陕西农村报》是《陕西日报》农村版)当时发声了,咱信用社招了个能写会画的新员工白来勤,但农行新筑营业所的领导却很反感,把我告到了农行纺织城办事处,说我诋毁农行营业所工作。更令我难堪的是,我写了一篇反映信用社支持村民发展第三产业的通讯稿件《电动小火车诞生记》,初稿较长,写得面面俱到,发稿时编辑作了修改和删节,发表于《农家信使》报1987年6月,个别员工嫌稿件中没有出现自己的名字,就向所在信用社的领导反映,说该信用社副主任别有用心的让我写这篇稿件抬高自己“贪天功为己有”、故意不体现社主任的工作成绩,搞得信用社领导之间关系紧张,信用社主任甚至到报社找记者编辑闹事、查原稿,工作中处处给我脸色看,大有将我“踢出”信合队伍之势,我一时感到好委屈、好无助且不知所措。好在当时的农行纺织城办事处的领导、灞桥区信用联社领导都很开明,严厉批评了有关人员的行为,为我遮风挡雨,说一名新来的临时工能利用业余时间宣传咱们单位的工作,做了你们领导应该做的工作,你们不予以表扬鼓励还“吹毛求疵、鸡蛋里面挑骨头,还有没有一点信用社干部的样子”?像白来勤这样的年轻人“要好好使用,不能伤害同志的工作积极性”。领导没有当我面说这些话,但这些话还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我耳边,年轻的我顿时感到心里热乎乎的,浑身上下又有了使不完的劲儿。时隔不久,上级就将我调到条件更好灞桥信用社,为我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工作平台。

我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我的单位——灞桥区信用联社的支持。为了帮我提高写作水平,一有机会,单位就送我前去学习、进修,从1993年开始,我先后10余次由单位推荐参加各类全国性的通讯员培训、公文写作及文学创作培训,聆名家讲座,与同行交流,促自己提升;我一有些许成绩,单位就给我鼓励、鞭策,经单位推荐,我先后多次被省市行业管理部门授予“先进工作者”“模范通讯员”“优秀通讯员”,各级各类主流媒体也多次报道、推介我的事迹、作品;我所在的陕西信合灞桥联社、秦农银行灞桥支行的领导更是对我关怀有加,从工作上支持、生活上照顾、创作上关心、荣誉上争取。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因一件里黑外不明的时间被免去了信用社主任职务,心情一时很消沉,时任联社领导宋润利、张公会多次找我谈心,帮我分析自己存在的不足,教我正确对待大局与个人的关系,令我很快调节心态、摆正位置,投入新的工作之中,时隔不久便“东山再起”被重新任用为机关部门领导人。每当我有新作出版,领导都安排有关人员帮助我宣传、发行,田涛、刘喜等几任灞桥区信用联社(后为秦农银行灞桥支行)领导人还把我的作品集当礼品送给客户以及兄弟单位的领导和同行,提高我的知名度;还推荐我加入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帮助我申报有关文学奖项和扶持资金......所有这些,都时刻激励着我、提醒着我干好本职工作,争取更大成绩,回报组织、反哺社会。

三十多年的信用社工作生涯里,从一名临时工做起,我一介落榜生,以1000多篇次的通讯报道、业务论文、调研文章、工作简报以及相关的金融文学作品,我把单位写得报刊上有名、广播上有声、电视里有影,也把自己的人生道路越写越宽。我被从基层单位调到区信用联社机关,从办事员而科员、副科长、代科长、信用社主任、联社办公室副主任、综合部副经理、理事会秘书、文秘部经理、机关党支部书记,在工作中创造了很多全省乃至西北的“信合第一”:第一个在中央级大报上独立发稿的信合员工、第一个在中央级杂志、中办杂志上发论文的基层员工、第一个在《西安晚报》发头版头条新闻的员工、新时期以来第一个加入省作协的信合员工、新时期以来第一个出版长篇小说的信合员工、第一个被省外宣办《通网》编辑部授予“西部文化名人”的信合员工……我不是科班出身,我的一些著作和编著却堂而皇之的进入许多知名大学的图书馆甚至作为大学生们学习考试的参考书,我的论著被众多刊发在大专院校《学报》上的论文所引用,我的作品被不少行家里手撰文推介、评论甚至入选多个省市的高考、中考模拟试题或试题及教辅资料,也圆了自己的诗人梦、作家梦,先后出版微型诗集《圣阳与阳光》、长篇小说《紫金城里哟嗬嘿》《雨霖铃》散文集《生命礼赞》《墙缝芦苇》及社科专著多部,多次荣获全国性征文大赛奖,还被推荐为省作协第五次、第六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参加了作代会,被区政协作为特邀委员邀请参加了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政协委员会,被市文史馆聘请为文史研究员,被推选为灞桥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陕西省楹联学会理事、陕西省职工作家协会理事、陕西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荣获中国西部“鲁迅杂文奖”、中国金融文学界最高奖项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被中国金融作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会员”称号,成功入选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首批(2017-2019)作家,享受政府创作津贴……

如今,我虽离开农信社,供职陕西银行业协会,但农信社的经历时常浮现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回首往事,我真诚的说一句:谢谢您,农信社,我职业生涯的摇篮!谢谢你,农信社,我施展才华的平台!谢谢你,农信社,帮我圆梦的温床!谢谢你,农信社,送我追寻诗与远方!    白来勤


[编辑:杨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