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有红星照耀的地方,就有冲锋的战士和不倒的战旗!

有红星照耀的地方,就有冲锋的战士和不倒的战旗!

陕西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2019-11-20 10:24:03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 马秀红)“我是一名文艺兵,就算脱下了军装,也脱不下心里的“红装”。番号没有了,但我们就是火种,部队的作品和精神将由我们传承下去!”——张权

原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文艺兵张权

一、难以置信,杂技竟能与芭蕾融合

说起杂技表演,总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每每看到精彩刺激之处,除了鼓掌叫好外,似乎总觉得它缺少点灵魂。“杂”则容易“散”,“技”又叫人心惊胆战。

但假如将“杂技”与“芭蕾”这两种高难度的艺术表演去进行完美融合,演绎一出世界级经典剧目《天鹅湖》,又将会碰撞出一场怎样的视觉盛宴呢?

肩上足尖芭蕾

其实早在2004年的时候,原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就已经首次创排出了享誉全球的杂技芭蕾剧《天鹅湖》。这部融东方杂技与西方芭蕾于一体、被誉为“杂技界革命”的杂技芭蕾剧,是中国杂技走向世界的一张黄金通行证。因为在此之前,杂技从来没有自己独立的剧目。

在今年8月,来自西安曲江的战士战旗杂技团横空出世。这刚一落地西安,他们就要搞一波“大事情”——复排这部震惊世界的杂技芭蕾剧《天鹅湖》。

是谁给他们挑战如此高难度经典的勇气?

那当然是不容置疑的绝对实力!

8圈,3.1米高,一跃而过

二、来头不小,“神仙”辈出的部队文工团

今年6月才正式加入西安演艺集团的战士战旗杂技团,虽然听上去“根基”尚浅,但其资历和渊源都令人瞠目。团内七十多位演员大多是由享誉海内外的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原成都军区战旗杂技团回归重组的强大班底,他们保留了一大批部队经典杂技和舞蹈剧目,还延续了军队的优良作风、敢闯敢拼的坚毅品质以及强大的团队凝聚力。

西安战士战旗杂技团集结完毕,请检阅!

不仅如此,这个团队成员还曾获得了一连串的世界级顶尖杂技奖项。

世界杂技最高奖项摩纳哥杂技比赛“金小丑奖”

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

意大利LATINA国际马戏节金奖

全国杂技比赛“金狮奖”全军文艺会演一等奖

……

演员们不仅经常参加国家级的文艺演出,还曾五次亮相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拥有着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可谓是“神仙”辈出。

三、历经坎坷,杂技梦初心不改

西安战士战旗杂技团来源于部队,辉煌于部队,可是尽管身怀绝技,心怀梦想,但这群年轻杂技演员们还是经历过一段迷茫与沮丧的艰难时期。两三年前,随着变革的大趋势到来,部队文工团纷纷撤编解散,大家也都被迫褪下了身着多年的军装。没有了部队,就像是没了家的孤儿,五湖四海,一盘散沙。如果就这样转岗,也许就和心爱的杂技事业彻底告别了。

梦想重回舞台,现实太过残酷

在这个时候,来自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的张权决定把团里的兄弟姐妹们重新聚集在一起,给他们一个能够重新起航的“新家”。在他的努力下,首次集结起了二十多个伙伴,正式成立了初期的“战士红星艺术团”。

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从2017年到2019年,从贵州到大连,他们历经波折、也曾险些解散。尽管前路艰难重重,但他们始终保持着精益求精的部队风采,不忘初心,自强不息。就在他们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得知了他们的情况,主动践行使命和担当,吹响了退役军人再就业的集结号,肩负起保留部队文艺有生力量,扶持发展部队先进文化作品的重任,为离开军营的部队优秀人才提供了新的展示平台和坚实后盾,让他们有了一个可以踏实创作和发展的家。一句“欢迎孩子们回家!”让这些怀揣梦想的退伍文艺兵结束了漂泊无依的日子,踏踏实实的在西安筑梦起航。

战士战旗杂技团落户曲江,曲江新区党工委副书记、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姚立军致辞

(落户曲江,逐梦杂技,初心不改)

四、半生戎装,归来仍是杂技少年

这一次复排《天鹅湖》,时间短、任务重,难度更是非常之大。为了这一次的回归之作,《天鹅湖》的杂技指导老师,出生在杂技世家64岁的刘合庄放弃了退役后在北京的安逸生活,两年前张权团长的一通电话,让他再度出山,跟着新组建的战士红星艺术团走南闯北,从大连一路来到了西安。

战士战旗杂技团杂技教练刘合庄

七岁开始学习杂技,十四岁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待过北京铁道兵杂技团,最后又来到广州战士杂技团担任指导老师,他摇了摇头,笑着说,“我这一辈子呀,就四个字,“部队”和“杂技”。部队是撤编了,但杂技舍不下呀。”在刘合庄老师眼中,西安战士战旗杂技团是一个年轻的团体,它蕴含着无限的潜能和创造力,能够给中国的杂技艺术注入新的生机和动力。

来自战士战旗杂技团的业务部长孟雷,也是杂技演员出身。在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和广州战士杂技团的经历,让他和杂技这项艺术紧密的连在了一起。“杂技的难度系数很高,表演的成败往往都在细枝末节之间。很多没有经验的演员一上台怕出错就容易紧张,只会专注于自己的表演,而忽略台下观众的感受。但在我们杂技团里,大家都是“身经百战”的成熟演员,会更加注重观众的视觉感受,要让观众能够看得懂,产生心灵的共通,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注重美感与艺术性,这是他们一贯的标准和要求,也是他们不断寻求突破的地方。

小丑:孟雷饰

整装集合,长安城重新出发

这场重新出征的“长安”版杂技芭蕾剧《天鹅湖》涵盖了32个杂技节目的经典技巧,这一次在原作品的基础上,他们更加注重了剧目的东方审美和文化表达,在多媒体、服装、造型、舞美等多种高科技手段的巧妙运用和包装方面狠下功夫,突出呈现了中国古典的审美意蕴,在展示高难度技术技巧的同时,在“艺术美”上下足了功夫,营造出唯美至臻、如梦似幻的舞台意境。

草帽舞

《天鹅湖》把故事发生地点挪到东方,赋予了它特殊的东方情愫和长安韵味。公主身穿的特色服饰,侍从手提的大红灯笼,舞台背景上唐风唐韵的亭台楼阁,加上“丝绸之路”、“大唐长安”等元素,让剧情也变得更加符合时代与潮流!

在剧中,有很多杂技节目都需要演员用芭蕾的形式去完成。例如经典的草帽舞,演员们要在立足尖的同时完成手上的草帽杂技表演;为了增加趣味性,四位饰演小丑的男演员也需要立足尖来完成表演。还有大家原本最熟悉的四小天鹅,这一次变成了四只滑稽可爱的倒立小青蛙。

四小青蛙

一言不合就上演空中飞人!演员们一会儿在抖杠上空翻跳跃,一会儿在3.1米高的地圈中“鲤跃龙门”!开挂的表演,可谓技惊四座。此外,超越生理极限的柔术,“双人对手”于柔美中爆发力量,“大球技巧”挑战难度极限、“羽毛顶技”突破视觉物理概念……一幕幕好戏博得了观众席经久不息的掌声和阵阵惊呼。叹为观止中,勇者直呼刺激过瘾,怯者凝神窒息。

空中飞人

蜘蛛女

身为王子的男主角,在战胜黑鹰之后,奉献出肩膀,用方寸之地,撑起“白天鹅”的全部重量,供心爱的“白天鹅”公主翩跹起舞。杂技其实很难创新,但“肩上足尖芭蕾”却是一个极为大胆的突破,更是这部剧的灵魂所在。这一瞬间,让现场的观众们纷纷屏息惊叹,“天鹅竟然真的可以“飞”起来!”

阔别15年,天鹅再次起飞

六、曲终谢幕,也是新的起航

在观看完这样一场演出盛宴之后,现场的退役军人们都纷纷为这些“老战友”们点赞,他们感慨道:“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团队能将几十种杂技技术与高雅芭蕾融合在一起,让艺术变得雅俗共赏。这是美与力量的视觉盛宴,更是旷世之作。他们能够这么多年始终如一的坚持这项杂技艺术,正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最佳体现,作为退役军人,我们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这场演出,让我看到了退役演员的军人本色,看到他们对杂技芭蕾精益求精的刻苦努力,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更看到他们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

脱下戎装,换上红装

放弃很容易,坚持太难

放弃总是简单的,但这群人总是在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训练场上“练兵秣马”,才能成就舞台上“翩若惊鸿”。即使演出和排练中有很大的危险和难度,作为杂技人,为了在首演中充分展示杂技艺术完美惊险的一面,每个人都攒着一股劲儿,这何尝不是一场战役,一场意志与身体的较量,一场荣誉与正名的较量。

就算一身伤痛,恢复后依旧是舞台上闪耀的杂技人

三个月左右紧锣密鼓的训练时间虽然短暂,重新编排的难度又极大,但军人的世界里只有前进,没有后退。这场完美谢幕的《天鹅湖》就是他们自身实力的最好证明。

我们有理由相信,西安演艺集团战士战旗杂技团未来的路,一定能够走的更长更远,继续带给广大观众,广大军迷更多唯美与优雅共生,惊险与美腻并存的艺术精品。

2019复排杂技芭蕾剧《天鹅湖》首演完美落幕

[编辑:薛红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