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吴三大:天涯不远,江湖再见

我所知晓的“三大”吴老

新闻热线 2019-01-02 11:22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三大”吴老的书法以行草见长,人们多见此书体,实际上他篆隶楷行草五体皆能,这有证于吴老八十寿辰书展看到的早期精品,在长安城里年纪五十开外的人可能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西安东五路上有一大型牌匾:“西安标准缝纫机有限公司”这就是吴老鼎盛时期所写,遒劲雄浑,大气磅礴,其研习颜鲁公...

t01048fcae5ab7adaeb

2018年12月18日,陕西书坛巨将吴三大老师仙逝,享年86岁。吴三大,原名吴培基,号长安憨人。陕西西安人,国家一级美术师,1933年出生于古吴三大都西安一个书香名门之家。自幼天资聪颖,酷好书画。他是中国书画界在群众中影响最大、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等称号。曾任全国“金龙杯”和“轩辕杯”书画大赛评委会主任;为张艺谋导演的电影《红高粱》《满城尽带黄金甲》等题写片名.....

纵观吴老的一生可谓是最富传奇色彩,也最具传播价值。他近八十年的从艺经历和他洒脱豪爽的个性,令他在社会各界享有盛誉,可谓名满三秦

本想着二零一八年就要平静的过去了,谁料想忽然传来了长安谁人不识君的“三大”吴老不幸去世的消息,无疑让人们记住了十二月十八日这一恸哀的日子。

从此后,长安城里少了一个时常有传闻的名家人物;从此后,长安城里少了一位人们街头巷尾时常议论的文人墨客;从此后,长安城里文化圈少了一位典型的长安文化君子。

在长安城里老百姓眼中的“三大”吴老,如同是行走在江湖中很有名望,武功高超的侠客,他广交朋友,上至政府要员,达官贵人;次有企业老总,各界精英;下至平头百姓“苍蝇饭馆”的小老板。他很儒雅,注重仪表,但又很随性,大大咧咧。他虽逢缘,但骨子里却很骄傲,因为能与他平等对话的人实属不多。

t01512c86df13c7e1ba

“三大”吴老的书法以行草见长,人们多见此书体,实际上他篆隶楷行草五体皆能,这有证于吴老八十寿辰书展看到的早期精品,在长安城里年纪五十开外的人可能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西安东五路上有一大型牌匾:“西安标准缝纫机有限公司”这就是吴老鼎盛时期所写,遒劲雄浑,大气磅礴,其研习颜鲁公及二王的功底浑厚,有很强的感染力,令人难忘。后为迎合市场形成了目前大家看到的辨识率极高的“三大体”,虽较之前有所不同,但人民大众喜欢,也就不失为一好的书体。

我与吴老的相识已有近三十年的时光。九十年代后期,在单位年会现场,我有幸参与接待了吴老,他为人随和健谈,记得那天天气较凉,为满足大家要求,吴老一口气写了二十多幅书法作品,直到额头浮出微微细汗,鼻尖上也挂了清涕,“三大”吴老也顾及不了,一抽鼻翼,一手抹去即将落纸的清涕,继续书写完毕,才直起腰,长舒一口气。因书写需题上款,他因人因名而异,书写了与之相称的主题内容,其唐诗句,宋词阙,名人警句,励志格言信手拈来,让我大开眼界,深刻重新认识论书法家不是写汉字的书匠,其书法背后所蕴含的中国国学文化博大精深,吴老不愧为真正的文化名人,不仅仅是书法家。

Gucn_2012112461091202554Pic1

更令人吃惊的还在发生,席间“三大”吴老兴致极高,侃侃而谈,普通话标准流利,西安话更是悦耳地道。他谈到曾代表陕西文化使者出访欧洲各国,在出访中他谈的不是书法艺术,更多的谈到经济改革,金融出新,专业用语金融名词层出不穷,让我们这些金融业内人士汗颜,佩服敬意油然而生。

年会结束,吴老返家途中,忽然电话铃声响起,他变戏法似得掏出一个我之前从未见过的新款摩托罗拉袖珍翻盖手机,没想到“三大”还是如此时尚的老人。可能是电话邀约我便随他去了群众艺术馆,到了会议室门口,这老头像一地下工作者,悄悄将门推了个缝,嘴里嘟嘟嚷嚷到:“哈咧,哈咧”,原来这里正进行笔会。精明的吴老正要闪人,正巧遇到宪章石老的目光,石老说进来吗!进来吗!“三大”吴老无奈进去与石老寒暄几句,借故离去。西安文化圈里人都知道石老手松,吴老手紧。可这两个人都是咱西安城里顶天立地的人物,你看,吴字里有天,石字乃地也,这就是顶天立地。

t01716ea4dd3652153d

现在二老都离我们而去,可他们所提写的“钟楼饭店”、“开元商城”牌匾遥相互望,成为市中心地标最醒目的标志。这些年,由于市场经济资本运作,社会上时传钟楼饭店被拍卖,开元商城易主,咱西安老百姓希望能长远保留二老书写的牌匾,正如:伫立开元城下,见字如面三大。

刘博

[责任编辑:杨少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老 长安城 石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