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 叫“爸妈装的后备厢”

分享到:

各种土特产塞满后备厢 本报记者 代泽均 摄各种土特产塞满后备厢 本报记者 代泽均摄把吃的从后备厢拿出来 本报记者 代泽均摄塞得满满的后备厢 本报记者 代泽均摄  

有一种爱,叫做爸妈可能觉得你在外面永远吃不饱。有一种爱,叫不管你走多远、长多大,在爸妈眼中都是小孩子。有一种爱,叫爸妈恨不得把全世界塞进你的后备厢。记者昨日采访完5位不同年龄的子女,发现他们的后备厢里装满了爸妈浓浓的爱。

脑梗母亲做麻腐包子送儿返程

“这些是油炸果子,那些是麻腐包子,还有这里装的是碗坨凉粉!”看着患病的七旬母亲,给爱车上装满了亲手做的“妈妈牌”美食,70后李先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李先生是宁夏人,平时在西安居住,年前开车载着妻儿回到宁夏老家。父亲去世,母亲三年前患了脑梗,后来不幸把腿摔骨折了,平常在家由保姆照顾饮食起居,很少自己动手做饭。

可是,李先生回家后,情况就不同了。在母亲的记忆中,儿子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三样美食,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于是,这位行动不便的老人,拄着拐杖到厨房,坐在凳子上,坚持给儿子做好吃的。

头一天做油炸果子,把鸡蛋、面等原料,经过多道工序,炸成四个角的果子,炸了近百个,还说自己一点也不累。

第二天又做了麻腐包子,这里面最重要的原料就是麻子,老母亲年前就让亲戚从乡下找来难得的麻子。把麻子用石磨粉碎,置于水中狠搓,然后将麻子皮清除,把汤汁放在锅里用小火加热。再将麻子皮泡入水中继续搓洗,经过沉淀,上面的清水就用来“点”麻腐,锅上面结成一层粥状,这就是麻腐。再在里面拌入肉丁,加上调料,就成了麻腐包子的馅儿。最后包成包子……

第三天又做了一大锅碗坨凉粉。

开车载着老母亲做的美食,2月10日从老家返回西安,640公里的车程,“妈妈味”一直在李先生的周围萦绕,无论自己年龄多大,无论自己是否已为人父,在母亲眼中,自己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

从榆林载一袋土豆到西安

“网上说,仔细观察爸妈给你准备的后备厢,不一定品种多么丰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量多,馒头论袋、鸡蛋论筐、水果论箱……”今年29岁的张艳青,指着被塞得满满的后备厢对记者说,一蛇皮袋土豆,一袋子小米,一箱子羊肉,一箱子土鸡肉……

一旁的老公杨先生笑道,装土豆的袋子快合不拢了,土豆都快“溢”出来了,岳母专门拿绳子缝了口袋,又增加了空间。他使劲把这一袋子土豆抱下来,“很重!”

张女士的老家在陕北榆林,今年正月初一在西安过了年后,老公杨先生开着车载着一家四口回了榆林老家,一大家人吃吃喝喝好不热闹。张女士有两个孩子,大的四岁,小的九个月,有老人帮忙照看,她轻松了不少。

2月11日丈夫要上班,他们一家人于10日返回西安。临走前,父母更忙活了。“虽然在西安买土豆也很方便,但是,爸妈还是硬给我们带上了。以前我总嫌麻烦,不想带,开车七八个小时,这么远的路带这么沉的土豆不方便。这两年有了孩子,也理解了父母的心,外面的东西再好,也比不上家里的,土豆是爸妈种的,是在陕北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吃起来肯定和在西安买的土豆不一样。还有小米,熬稀饭好喝。”张女士说,所以,她任由父母将这些提前一天就准备好的各种土特产塞满自家车的后备厢,每年带回来的土特产,总要吃上一两个月,尤其是小米、土豆等。

后备厢和后排座位上都塞满了

你总说,东西太多,后备厢装不下了,他们嘴上答应着,却偷偷接着往里面塞。今年30岁的王强,老家在甘肃平凉,平常在西安一家公司上班,是一位程序员。

2月10日7点,他和堂哥要一起开车返回西安,两家人都早早起来了,给车子的后备厢塞满了各种特产,放不下的东西都放到了后排座位上。除了家人做的腊肠、熏肉,家里种的冬瓜,还有专门包装好的土鸡蛋(怕路上碰坏),一大块冻起来的猪肉,两箱子牛奶,以及亲戚送来的各种礼品也都被塞到车上。

70多岁的奶奶,非要把他送到村口,再目送他们离开。奶奶逢人就说:“我孙子有女朋友了,快要结婚了。这些东西带给孙子和未来的孙媳妇,让她尝尝我们家乡的特产。”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好好和女朋友相处,让他好好吃饭。王强知道妈妈也很想念他,只是不好意思说,所以总说奶奶想他。

抵达西安后,看到朋友圈里很多人晒后备厢,他很赞同那句话,家人装进后备厢的东西,不一定是最值钱的,但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因为他们装进去的是沉甸甸的爱。塞得满当当,是因为,他们总怕给得还不够。

妈妈把腊肠馒头塞进女儿行李箱

除了后备厢,还有行李箱。

2月11日,远嫁西宁的小柯的姐姐要离开西安回西宁,小柯的妈妈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收拾行李,把早就准备好的一袋大馒头给女儿塞进了行李箱,这是妈妈怕她不习惯那边的饮食,特地提前一天蒸好的馒头,还有家乡的红枣、腊肠、粉丝……塞了满满一行李箱。姐姐看到后笑着说:“妈,我的衣服都快没地方装了!”妈妈这才停下来。

21岁的小柯说,今年是姐姐结婚后“回门”的第一年,看着姐姐嫁得那么远,家里人都很不舍,尤其是妈妈,在姐姐刚出嫁那段日子,天天都担心姐姐在那边过得不好。前阵子姐姐还没有回到西安时,妈妈就提前开始做姐姐爱吃的腊肠了,去菜市场买肉、绞碎、灌肠,最后挂在阳台上风干,这次装了很多腊肠放到行李箱。

早上8点,一家人将姐姐送到了火车站,姐姐进站时,小柯看到妈妈偷偷地抹了抹眼角的泪。

小柯今年读大三,好在她的学校就在西安。“我们学校也快开学了,我还没走,妈妈就已经天天念叨着让我去学校时带啥吃的了,我说离得这么近,每周回家都能吃上,可妈妈还是不依,让我带去给舍友们尝尝。”小柯笑道,妈妈恨不得把家里的好吃的全带上,现在正给她腌咸菜。

总怕女儿吃不好  让带上酸菜和花椒面

“今天宜会亲友、忌恋家!”这是26岁的刘莹2月11日发的朋友圈消息,她是北方人,在深圳当护士,12日离开家乡坐飞机回深圳。

12日早晨起来,客厅堆了大包小包好几个。刘莹看了看,有酸菜,还有萝卜干、腊肉、香肠、土鸡蛋、花椒面……妈妈说,这些都是给她准备的家乡特产,南方没有,让她带上。“妈,我坐飞机,这土鸡蛋怎么拿啊?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根本吃不了。”刘莹边对妈妈说,边选择了其中的几样特产。

她的工作要经常倒班,有时候甚至一连十几个小时都在手术室,而且自己一个人也不常做饭,带这么多东西回去会放坏的。这些话到嘴边又咽下,不能告诉妈妈,妈妈会担心的。

“你太瘦了,是不是南方的食物不合你的口味?”妈妈总是这样说。她哭笑不得,不管吃多少,长多少肉,妈妈总是觉得她瘦。这样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她有些心酸,平时一年见不了父母几次,爸妈的思念她都懂,她也是一样的不舍。

“在家待一段时间,都不想去上班了,只想天天在家陪妈妈聊天,陪爸爸看电视,太幸福了!”她强忍着不舍对爸妈说,这次她托运了行李,有很多酸菜,想家的时候就可以吃妈妈腌制的酸菜。

首席记者 姬娜 实习生 强璐璐

[责任编辑:张欣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