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室里的“小年轻”:只要案情需要,啥知识都得学

社会 人民日报 2019-02-14 09:13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叮铃铃……”一串铃声从老旧手机上传来,成为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原副镇长曾广山涉嫌受贿案件的突破口。

点击进入下一页

监察体制改革后,内设机构调整,执纪与执法贯通,纪委监委办案方式有何变化?对办案效率有何影响?记者走进广州花都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将镜头对准四位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纪检监察干部。

“叮铃铃……”一串铃声从老旧手机上传来,成为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原副镇长曾广山涉嫌受贿案件的突破口。

“这个电话有问题”,基于多年办案经验,专案组立即核查。

很快,有了结果。手机号码为徐某所有,与曾广山联系频繁。

徐某,女,30岁出头,无业,名下却有两三栋房产,育有一女。孩子出生前不久徐某与范某结婚,出生后不久即离婚,而范某名下的汽车,正是办案人员此前查到的曾广山经常使用的车辆。

这个关系链让办案人员产生了大胆推测……

审讯室里。

“曾广山,你看我面熟吗?”

曾广山不屑一顾,不发一言。

“我在徐某住的小区里见过你。”

一瞬间,曾广山的心理堡垒崩塌……

一部旧手机,让工作组发现镇干部违纪关键线索

故事要从4年前说起,花都区花东镇鸿鹤村,数位村民先后多次向市纪委、区纪委反映该村村干部低价出售留用地指标、造成村集体利益损失的问题。

花东镇纪委经核查,未发现村干部获取利益,只有镇三旧改造办副主任商某检承认收受了8000元的红包,因此镇纪委拟对其给予党纪处分,但认为群众反映的问题并不属实,数次予以办结处理。

针对这一处理结果,村民们并不满意,于是继续上访。线索转到了花都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调取前期所有信访核查材料,分析数十卷材料,工作人员终于梳理出了疑点:鸿鹤村“两委”不顾其他人的更高出价,坚持低价向涉案的润某公司出让本村留用地指标;润某公司通过倒卖留用地指标获利高达1000万元,难道只存在不到1万元的利益输送吗?

初步核查后,线索越来越清晰地指向时任花东镇副镇长——曾广山。作为商某检供述的直接授意人,事后更是应允提拔商某检,如果没有利益关系,曾广山为何如此尽心尽力。专案组顺着这些疑点继续深入调查。

一条曾广山、商某检伙同鸿鹤村“两委”干部,共同收受润某公司利益、违规流转留用地指标的重大职务犯罪案件脉络愈发清晰。

专案组果断决定:对曾广山依法实施留置,并很快得到广州市纪委监委的批准。

然而,案件并不如预想的顺利。由于准备充分,曾广山面对办案人员显得气定神闲,坚决否认存在任何违法犯罪事实。

面对一直不肯供述的曾广山,办案人员一筹莫展,只能再次梳理之前的调查资料、检查相关的物品。

这一次,办案人员有了新的发现:曾广山随身携带的包中有个小夹层,里面装有一部旧手机,但手机里却没有存储任何信息。

“叮铃铃……”一个电话打进来,专案组由此发现了徐某。在随后的谈话中,出其不意地将徐某的有关情况抛向曾广山。专案组一鼓作气,查明曾广山涉嫌单独或伙同他人多次收受财物合计人民币约1500万元,其本人得款共计500余万元,目前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一开始,组内人员在工作理念和方式上会有摩擦

承办该案的第四纪检监察室是监察体制改革后新成立的部门,由大石、老罗、小周、小许四名工作人员组成,老罗年纪最大,但也还不到35岁,小周、小许更是90后,四人的平均年龄不到30岁,是全市乃至全省平均年龄最小的纪检监察室之一。

大石虽然年龄不大,但在原纪委监察局已工作近10年,其他三人均是由检察机关转隶而来。大石熟悉原纪委监察局的工作方法、老罗通审讯、小周懂财务、小许熟程序,四人分工合作,效率提高不少。

“一开始在工作理念和方式上会有摩擦,原来纪律审查的取证标准,相对于刑事诉讼要求还有一定差距;原来检察院的同事,更习惯调查查证重大的案情、触犯刑法的行为,但在纪律审查中,几百块钱的购物卡可能就是一名干部腐化的开始。”大石说。

在留置曾广山的前一天,他还收了一张礼品卡,并且随手放在包里。“那时,曾广山已经知道有办案人员在查他了,却没觉得收受礼品卡有什么问题,脑中完全没有纪律这根弦。”老罗说,如果基层党组织平时纪律教育、监督管理工作更到位,真正警钟长鸣,或许曾广山们不会走到犯罪这一步。

曾广山一案的破获,与监察体制改革分不开。2018年初,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进,各级监察委员会挂牌成立,整合了检察机关反贪、反渎、预防腐败和原行政监察机关的行政监察职能,监察对象范围扩大到包含村干部在内的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于是该信访件最初举报的村干部得以纳入新的监察范围。同时,改革也促使内设机构调整,执纪与执法贯通,提升办案效率。

前期要蹲点、实地调查,在留置点一待就是几个月

在立案审查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的身影在办公楼里很难见到,因为他们不是在蹲点收集线索,就是在留置点与调查对象谈话。蹲点和留置可不分节假日,因此,第四纪检监察室的工作人员只有在两个案件的间隙才能稍微松口气。

“到了休息时间,就想陪陪家人,平时工作忙,照顾不上。现在纪检工作干得久了,也很少跟朋友聚会。”问起工作之余的生活,大石也略有感慨。

“纪检监察干部没朋友。”这是纪检监察工作人员经常调侃自己的一句话,但也并不纯是玩笑。

一是工作时间总对不上,久了朋友也就不邀请了;另一方面,纪检工作人员的敏感度较高,认为某些言行不合适,就会立即制止,这也会让一些人觉得较真、扫兴。

纪检监察干部平时的工作,就是与审查调查对象斗智斗勇。“不仅仅法律、纪检知识要熟悉,财务、国土规划、金融、计算机……只要案情需要,什么知识都得学。此外,讯问技巧、心理变化、说话的抑扬顿挫,这些也都必须不断揣摩、总结。”大石说。

案件前期要蹲点、实地调查,调查过程中,在留置点一待就是几个月。对调查对象的问话结束后,工作人员仍要整理白天的工作,分析案情。三天轮一次岗,下班后也要很晚才能回家,第二天一早又来到留置点。

“留置时间有限,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小许告诉记者,“虽然有时候会有些辛苦,但一点点抽丝剥茧,查清案子,很有成就感。”

“如果能再选一次,我还干纪检。困难多,但方法更多……”小周笑着说。

这个案件已办结,但很快,第四纪检监察室的小伙子们又要开始迎接下一个挑战了!

[责任编辑:尚 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