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穿沙漠

一一腾格里沙漠重装五湖连穿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531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539

刚过新年,几位驴友便在网上鼓噪着,清明相约去腾格里沙漠穿越。本来两年前成功穿越库布其沙漠后,已领略到了大自然的淫威,那次穿越中经历的冷与虐一直记忆犹新,但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骚动,一个月前,便预订了往返机票,终于成行。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545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550

此次行程,计划五湖重装连穿,整整用时三天。临行前只知铜川有尘埃落定与佩奇我们三人参加,其他人员不祥。四月四日下午我们相约正阳酒店,三点准时同乘去机场的班车。一路较为顺利,四点半乘机,六点刚过便降落到银川河东机场。在青铜峡工作的大学同学老沙热情地安排好让他儿子接机,老沙则与几位好友赶到银川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饭店等侯。下机时才知道,太原的驴友蓝色月光与武汉的橙子中午前己到达我们住宿的酒店,便电话约至一同用餐。作为同学、好友相聚,况且在民族风气浓郁淳朴地区,酒席中的热烈亲切可想而知。在此不再多提。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650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559

晚饭后,各地的驴友陆续到达预订的酒店,此时我才知此行队伍共有九人:组织者西安的八零后帅小伙小七与他爱人多情的湖南妹子程姣、北京的斑竹、武汉的橙子、太原的蓝色梦想、榆林的任六六和我们三人。

四月五日,早餐过后,我们乘上网约的包车,九点准时向腾格里沙漠进发。汽车在贺兰山脉周围穿行两小时后,终于到达阿拉善盟沙漠入口处。清明小长假第一天,偌大的停车场车山人海,简直象全国驴友举行的徒步大会。红红绿绿、男男女女,重装的、轻装的、光头革面的、全身裹严的,浩浩荡荡,几乎全国各地的方言都有,大部分是有强大后勤车作保障地游玩,但真正像我们这些背负吃喝住行行头的背包客,并不是很多。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619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613

作为深入中国大陆内地的腾格里沙漠隶属宁夏阿拉善盟,距离银川市约一百多公里,被称为中国第四大沙漠。沙漠内有五个较著名的内湖分别称之天鹅湖、乌兰湖、苏海湖、太阳湖与月亮湖,成功穿越这五个湖泊也是这次行动的目标。

刚刚进入沙漠,风微气清,登高望远,几乎每处沙丘都有人影晃动,许多越野车辆也不时从身边呼啸过,随着山丘不断变大变高,徒步的人也越来越少。沙漠上没有道路,行步只有依靠轨迹与大致方向,沙地松软,行如海绵,沙丘起伏,要不断翻越绕行,相对坚硬的陆地而言,费力费神,强度较大。我们九个人年龄差异较大,除我年纪较大外,其他都是七、八十年代后出生。年轻人喜欢拍照留影,我由于不会使用轨迹,便只好跟随着前面的队伍,翻丘越坎,在下午四点到达当天的计划宿营地天鹅湖东北角。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215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144

天鹅湖是个咸水内湖,东西相对较窄南北湖面大约有三、四公里距离,面积很大,湖水周围是大片湖面缩小后的盐垢印迹,湖边景色普通,远没有书籍网络上描述的什么绝妙景色,只是湖四周偶尔显露的不知种类的大树,才能显示出他的非凡与不同。这次穿越大致方向是由东北往西南方向,在由北向南湖边边走边看中与斑竹会合,估计其他队内人员还距离较远,由于没有电话信号,也没有对讲设备,我与斑竹便一直走到湖西南,只好将帐篷扎到较靠近湖水的沙丘凹地里。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251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255

当天夜晚,天鹅湖四周简直是帐篷的海洋。由于此地点车辆可以到达,且水源充足,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驴友便同聚一起,狂欢游玩或补充体力,据说当夜绕湖帐篷达到两千多顶。

晚七点左右,我在宿营地遇到西安的户外领队唯一,他与我们许多队员都很熟悉,从他那里得知了其他队员已在湖水西北方向扎营,我与斑竹便返回会合。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430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330

相对关中地区而言,腾格里沙漠的气温稍低几度,不过清明时节昼夜温差不大,温度也适中,只是在下午扎帐前,狂风急起,一个人费了很多精力才把帐篷支起,固定好地钉后,煮食了一包方便面并加入速食蛋花汤与炸鱼干。此刻再回到营地风力已小,感觉时间尚早,便又打开气灶,烧水用茶后才进帐休息。

四月六日是进入沙漠的第二天,按照计划也是此行强度最大的一天,要穿越三湖,GPS轨迹上需直线行走二十八公里。早晨六点,便起身烧水,冲了碗糊辣汤,吃了半块馕,便收帐打包,一切就绪,恰好接近八点整。小七、尘埃落定与其他队员已从他们两公里外的宿营地赶过来,两路人马会合后,便立刻按照轨迹路线方向向沙漠纵深处进发。当天的线路十分难行,流动沙丘居多,且高大蓬松,举步十分艰难,天气也是变化多端,特别是随时会刮起的狂风,瞬间便会让天地浑然一片,好在肆虐的时间不是太久。路途上除过起伏不断、一望无际的沙丘外,也谈不上有其他更好的景致了。沙漠中有生命活力的便是偶尔见到的小壁虎和黑色的小壳虫,好在临近乌兰湖时终于与三个野骆驼相遇,也不知这个高大的动物在荒凉的沙漠中是怎么生存的。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534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639

我们前队斑竹、尘埃落定、佩奇大约接近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乌兰湖畔。乌兰湖也是东西窄南北长水面小而少,从四周湖水蒸发后的盐迹与荒草生长看,湖水流失的速度特别快,可能有点替古人担忧的意境吧,还真担心明年或者后年它还否能够存在。从湖畔西北向东南行到湖中段时,大家短暂休息了大约十余分钟,吃了点东西,便又踏入征程,下午两点左右到达面积更小的苏海湖。

苏海湖是五湖中水面最小的一个,湖中的存水目测己经很少很少,但从生长的水草面积来看,这个沙漠内湖也曾经有过荣耀与风光。路过时,五、六个壮年男女正在栽铁桩、拉铁网,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在保护水源还是在提前圈地。我特意走近一位妇女面前,杞人忧天地问:“湖水会不会干涸?”她也蛮有哲理地回了一句:“下大雨就不会干,长期不下雨就可能干。”只是没有问不下大雨下小雨会是怎么样呢?

我们在这里基本上没有停留,四个人于下午三点四十分,终于到达当日的既定目的地太阳湖。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645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709

虽然我们此次一行共九人,但也可以说来自全国各地。除榆林的任六六外,其余的都有着多次的户外重装经历,此前不论是单线或多线,都不同程度有过户外交集。九零后的任六六这次是他户外重装的首次经历,第一天可以说已走得有点崩溃,强度最大的第二天线路,他便反复斟酌,最终选择了掏钱乘坐其他俱乐部的顺风车辆前往。

太阳湖相对面积很大,从微风吹动泛起的层层波涛中推断,湖水也很深。湖周围有几处蒙古包与简易房屋,有商业开发的迹象。天鹅湖距此GPS直线距离为二十八公里,实际上我的计步器显示当日至此已行走了四万二千多步。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722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728

在太阳湖边休息的片刻,我们五个人包括随后乘车赶至的任六六,对是继续前行还是在此扎营产生了严重分岐。按照计划,当天应在此扎营,次日再从此地经月亮湖于当日十四点前必须要到达穿越终点一一月亮湖景区服务中心,总行程为十二公里左右。但当到达太阳湖后经询问才得知,太阳湖与月亮湖之间距离为五公里,月亮湖到服务中心为十五公里,看来原来掌握的信息并不正确。如若这样,第二天的总行程不是十二公里而是二十公里左右,由于大部分人员都己购买了次日夜晚的返程机票,如果不改变,返回乘机的时间就无法得到保证。假若要确保回程时间,那么次日只能不去月亮湖从此地直接到达终点,这样五湖连穿的计划却不能完全实现。

为了不留下遗憾,我和斑竹决定直接去月亮湖扎营,而尘埃落定、佩奇、任六六却要等待后面其他人员,在此扎营。四点二十分,斑竹校验了轨迹路线,我们俩便绕行湖东,翻越大沙山,向月亮湖进发。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818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912

太阳湖到月亮湖虽然直线距离五公里,但这段行程是此次穿越途中最为艰辛的。由于有较为高耸的大沙山相隔,且沙丘高坡度长,行走起来非常浪费力气,我们经过两小时急行,终于在天黑前的晚上六点半左右到达月亮湖畔。

月亮湖是古代大湖因长期干旱分割的众多湖泊之一,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世界上独特的、唯一以沙漠为主体的阿拉善地质公园内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湖东面观看像新月,西面观看似祖国版图,湖泊内芦苇丛丛,多种鸟类嬉戏、栖息,湖周围多样的河丘,曼妙的沙峰曲线,呈现出天人合一、和谐有趣的如诗如画场景。

微信图片_20190412110956

微信图片_20190412111035

月亮湖也被称之为内陆唯一有海岸线的咸水湖,东西窄、南北长,绕湖一周应该有十余公里,近年己经全面开发,接待游客。东岸宾馆、饭店、商店等服务设施齐全,西岸几公里狭长的海岸上全部建设了浴场、黑泥药浴等陆地与水面游乐设施,只是清明时节,此地气候还很寒冷,各种设施也未启用,许多木制的售票亭、商店、旅客中心门洞尽开,却没有人迹。我们从北沿西岸南下,放眼远望,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湖面上野鸟成堆、野鸭成群,几公里漫长的湖岸边空无一人。由于与其他队员己彻底失去联系,且对第二天的路况不很清楚,最初我与斑竹商定抓紧赶路,晚上在沙漠中扎营,可相互询问后才得知,彼此只剩一小瓶即五百毫升矿泉水了,不仅次日没保障,就是当天也不够用。户外可以一天不食,但不能一天缺水,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决定就此扎营,寻找水源。随后,我们进入了一间空置的游客中心房内,经检查发现还好有电源,起码手机能充电了,再反复检查遍周围,各个房间水管里面都没通自来水。我们也知道湖东岸有商店有水源,但是要去一趟得绕行十余公里,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喝湖中的咸水了。打水、烧开,又咸又涩,看来做饭不行,只能抓把茶叶放进去,顿时涩度大减,然后就着胡萝卜,夹食馕饼与火腿肠,终于连喝几杯,然后铺好防潮垫,打开睡袋席地而睡。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735

微信图片_20190412111115

第二天凌晨六点左右,我俩便起床、烧水、打包,由于水质太差,实在没法做饭,只得分别冲泡了包速溶紫菜蛋花汤食用后,七点十分便匆匆上路。

出沙漠这十几公里的路程上,虽然翻越的沙丘不大,但由于一直紧紧围绕电线杆前行,沙面经过人工翻腾较多,几乎各个小沙丘都是稀软蓬松,走一步陷一步,十分折磨腰腿,不时就会大汗淋淋。但好在终于咬紧牙关,于上午十点半到达此次穿越的终点一一月亮湖景区游客服务中心。随后,其他队员也陆续从太阳湖到达,中午一点后全部乘坐包车,返回银川包房冲澡、吃喝庆贺。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744

微信图片_20190412105751

晚七点后,大家分手道别。我与尘埃落定、佩奇、程姣同乘当夜班机十点半回到咸阳机场。零点左右我们三人回到铜川,结束此行。

此次清明节宁夏腾格里沙漠穿越,在仅限的三日时间内,背负五十市斤行囊,总行程GPS记录六十余公里,实际计步十一万二千多步。那大漠浩瀚、沙海茫茫的景致,那气魄宏大、如诗如画的意境,将伴随着坚韧的穿越者会跨越未来人生道路上的任何沙丘。(作者:屈宜生 ,业余徒步爱好者,机关工作人员。

[责任编辑:崔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