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室走向农村 ——90后驻村规划师的乡村振兴路

分享到:

4月12日,记者来到杨陵区崔西沟村,崭新的柏油马路,富有陕西特色的文化墙,道路两旁的丛丛绿荫,村子西北角一辆“幸福号火车头”大水罐高高耸立,村口的“崔西沟生态民俗村”匾牌熠熠生辉,这一切让崔西沟村在乡村发展中呈现一片崭新气象。

TIM图片20190414090821

夏梦丹(左2)、王蕾蕾(左3)与团队在施工现场检查工程进度

24岁的夏梦丹是崔西沟村驻村规划师,一大早便在村里检查着工作,村民热情的打着招呼,时不时向她反馈施工中遇到的问题,夏梦丹会耐心的用笔记录下来,回到办公室,与团队协商解决之策。

作为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北斗乡建团队第三批驻村研究生,夏梦丹的工作量虽然没有多么繁重,但依然兢兢业业。自去年6月入村以来,接手师兄师姐任务交接棒,从紧张工作到游刃有余,体现了团队在工作中的尽职尽责与默契配合。

TIM图片20190414090854

图为崔西沟村里西北角的“幸福号火车头”

“我的上一届师兄乔壮壮,是首批入村规划师,那时村里环境相对落后,吃住都在村委会,有的还住在简易的板房里,条件艰苦,但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团队拿出了上百张图纸和设计方案,与政府沟通,召开村委会,将新农村方案牢牢植入了村民心中。”夏梦丹说道。

作为新成员,乔壮壮每天带着她在村里勘察,介绍村里情况,起初在环村道路建设中,设计好的方案,在施工时却遇到了麻烦。“环村路下面的排水管道,由于位置较浅,影响绿化施工,只好临时重新调整。”从设计图纸到现场施工,他们赶着趟奔波在政府与村委会之间,联系协商,耐心劝导,直到问题解决。

TIM图片20190414090932

图为美化后的房屋外观一角

夏梦丹说,她是四川人,在陕西农村待久了,很快学会了一个动作——蹲着吃饭,接地气的姿态让他们与当地人很快拉近了关系。

1月2日,乔壮壮被诊断出急性白血病,他曾驻村的崔西沟村了解到情况后,村委会立即上报区政府,在村里举行捐款仪式,贴出告示的第二天,村民顶着刺骨寒风自发为其捐款。带着温暖的祝福,乔壮壮被送往北京接受治疗。

如今在杨凌的农村中,经常会有两三人组成的大学生队伍,在村子各个角落进行规划设计,村民态度由最初的陌生感转变成了亲切感。

“刚进村那会,因为方言不同,语言障碍成了我工作中遇到的首要问题。”25岁的王蕾蕾是河北人,也是第三批驻毕公村的研究生,性格热情的她作风果敢,刚加入团队期间,村民的方言口音很重,经常因为发音闹出一些笑话。王蕾蕾说,在前辈们的带领下,她努力适应工作环境,发扬着女汉子精神,工作中遇到问题反复进行推敲,干起活来挽着袖子,进村入户跑工地,需要现场更换方案,就和同事用手直接在地上比划,夏天晒伤了皮肤,擦点药酒继续投入工作。如今,毕公村正向着“永久型休闲旅游田园村庄”转型升级。

在驻村规划中,负责人王瑾告诉记者,让年轻人走出校门,是对他们不同于课堂式的教育方式,在此次乡建团队驻村工作中,既增强了学生专业思考能力,增加实践基础,又丰富了社会经验。正是这样一群90后成员,参与完成了杨凌示范区8个示范村、5个提升村的规划、设计与建设,并开展全过程“陪伴式乡建”,为杨凌开拓乡村发展之路,实现我省乡村全面振兴贡献新青年的智慧与力量。

记者 薛保华 孙建恒

[责任编辑: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