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开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下班走在公司迎宾大道上,路旁石榴树上挂着的红色“米”粒,看着这即将盛开的石榴花,想起老家院里的石榴树。

下班走在公司迎宾大道上,路旁石榴树上挂着的红色“米”粒,看着这即将盛开的石榴花,想起老家院里的石榴树。

微信图片_20190513164753

小时候听爸爸说,在1978年兴建盘河水库时,全村移民,我们家就安在了现在居住的地方。当时家里人多,爸爸有兄弟四人,爷爷就盖了东西两院房子四排房子,在东院种植了一颗石榴树,西院种植了一颗桃树。

我出生、生长在东院,从我记事起,那棵石榴树已经有碗口那么粗,它枝繁叶茂,每到5月,石榴花开时,丹朱欲滴,深红欲燃。石榴花花萼钟形,如红玉雕成,似红烛琢就。风雨过后,纵使石榴花落地,还是完好如初,拾起来,洗净了,依然美丽动人,并无多少伤感情绪。

后来,我们家盖新房,爸爸在我家院墙下种了一棵石榴树,每年5月赏花,七八月盛夏时节坐在石榴树下的石桌上下象棋、聊天,10月摘果,大大的、红红的石榴咧开嘴,剥一颗放在嘴里,一咬,酸甜的味道充斥整个口腔。上大学时,每年爸爸妈妈都会给我藏几个大大的石榴,等着我放寒假回家时吃。

后来,堂弟和爸爸都离开了我们。叔叔重建老家东院,砍掉了石榴树,妈妈也因经常会睹物思人会伤神而砍掉了我家院里的石榴树。节假日回家看望妈妈,院子里再也看不见彼时那盖过房檐满树的红花。默默凝望着留下的石榴树桩,回忆里是我和堂弟小时候在石榴树下玩耍、捉虫子、摘石榴、制作冰灯挂树梢的童年时光;是爸爸忙碌一天回家时我给他端茶倒水,坐在石榴树下吃饭聊天的欢乐情景。

龙钢公司能源检计量中心高博

[责任编辑:张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