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红军:倾肝沥胆护佑生命

分享到:
核心提示: 第一次采访项红军主任,是得知他刚刚救治了一位不慎坠楼的5岁女孩。说起孩子的病情,项主任一脸的凝重,言语中透出的是对小患者的担心和爱护。作为一名普外科医生,他的性情更显得温和谦逊,内敛低调。一个劲地说,没什么好宣传的,做的都是本职工作。这就是西安大兴医院普外/肝胆外科主任项红军,留给笔者的第一印象。也正是他,从原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医院博士后出站后,选择回到培养他的第二故乡---西安,擎起西安大兴医院普外/肝胆外科的大旗,成为该院引进的首位博士后专家。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401

第一次采访项红军主任,是得知他刚刚救治了一位不慎坠楼的5岁女孩。说起孩子的病情,项主任一脸的凝重,言语中透出的是对小患者的担心和爱护。作为一名普外科医生,他的性情更显得温和谦逊,内敛低调。一个劲地说,没什么好宣传的,做的都是本职工作。这就是西安大兴医院普外/肝胆外科主任项红军,留给笔者的第一印象。也正是他,从原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医院博士后出站后,选择回到培养他的第二故乡---西安,擎起西安大兴医院普外/肝胆外科的大旗,成为该院引进的首位博士后专家。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356

项红军,西安大兴医院普外/肝胆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原第四军医大学肝胆外科博士、原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博士后。熟练开展腹部各类疑难肿瘤手术,三甲医院肝胆专科工作20年以上经验,擅长肝癌、肝血管瘤、胆管癌、胆囊结石、胆管结石、胰腺癌、胃癌、结直肠癌、门脉高压、脾切除及急性胰腺炎等的外科和腹腔镜微创治疗及甲乳手术疾病诊治。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335

              学海无涯 勤奋作舟

“当年考军校,主要还是考虑可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项红军告诉记者。1991年,项红军以优异成绩考入原第四军医大学临床医学系。深入学习医学知识后,项红军越发热爱这份工作,也逐渐认识到——医生不仅要会治病,还要懂得尊重生命,能够创新、改革、推动医疗行业的发展,而要完成这一目标,就需要不断地学习。

经过临床工作的锻炼,2000年至2006年他再次攻读原第四军医大学硕博士研究生。“我在研究生期间主要在临床工作,在学习掌握肝胆外科相关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临床实践,从而使得临床思维更加正规化。”项红军回忆说。2015年,为了继续钻研本专业前沿技术,42岁的项红军拖家带口来到上海,在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做博士后工作,从事肝癌规范化诊疗和肝纤维化机制方面的研究。

无论是在大学校园还是在工作单位,项红军都要求自己踏踏实实地向老师和同事们学习,博采众长。读研时,他跟着导师从基础工作做起:跟随查房、管理病人、上台手术,在学习理论知识的同时不忘提高自己的动手能力。用自己的勤奋敬业和善于观察和思考,在肝胆外科疑难手术面前勇于创新,掌握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手术,攻下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难关,在肝胆外科领域,留下了扎扎实实的脚印。遇到复杂病人,哪怕技术复杂、有风险,但只要可行和较安全,可以减少病人的巨大创伤和痛苦,他都想方设法,通过技术创新解决这些疑难问题。项红军提到肝胆脾胰的手术操作虽然相较于心脏、大脑的手术并没有那么复杂,但是却需要十分精细。“其实,肝胆脾胰哪个都‘惹不起’。这几个脏器有相连,每一个脏器上有较多的腔道,又有丰富的血运,所以对手术的精细操作非常十分严格。”项红军说道。到目前为此,项红军完成肝癌等各类手术1000多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病人满意,同行专家认可。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346

不辱使命 “镜”到病除

“在所有的专科里,肝胆外科‘压力山大’。别的科只管一个脏器或一个系统。而我们要负责肝、胆、脾、胰四个非常关键的脏器。”项红军说。据了解,由于肝胆胰脾疾病的特殊性,肝胆胰脾外科手术难度大、风险高。但在过去,受技术限制,很多手术都需要开腹,这对于高龄、危重病患者来说,无疑创伤大风险高。他将腹腔镜技术更多地应用于肝胆胰手术中,开展了经腹腔镜胆囊切除、胆总管切开取石术。“经腹腔镜胆囊切除、胆总管切开取石术相比传统技术,不仅切口小、住院时间短,同时,患者出院后还无需带引流管,这就减小了患者的创伤和术后的痛苦,效果更好。”

项红军主任说,目前肝胆外科针对肝恶性肿瘤已开展腹腔镜(微创)手术肝部分切除术、肝左叶切除术,一般临床病型中单纯型预后最好,硬化型次之,炎症型最差。换言之,临床有明显肝硬化者预后较差,如肝功能有严重损害者预后更差。癌细胞分化程度越好其预后也较好,单结节、小肝癌、包膜完整、无癌栓或癌细胞周围有大量淋巴细胞浸润者,预后较好;行根治性切除、术后AFP降至正常值者,预后也好。当然,最好能对原发性肝癌进行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一定会进一步改善肝癌的预后。                       

“医生我肚子痛的不行了。”50岁的王女士来到了西安大兴医院,王女士在急诊就诊时,病情尚未诊断清楚,王女士竟休克了。经检查,王女士已经出现急性肾损伤出现多脏器衰竭的迹象。项红军来会诊时根据多年的治疗经验怀疑王女士可能是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一边抢救王女士一边为其进一步检查。随后确诊为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将王女士转入ICU。项红军给家属介绍道,急性出血坏死型胰腺炎是急性胰腺炎的一种类型,系由急性水肿型胰腺炎病变继续发展所致。胰腺腺泡、脂肪、血管大片坏死,胰腺组织水肿,体积增大,广泛性出血坏死。腹膜后间隙大量血性渗出液。网膜、系膜组织被渗出的胰酶所消化。此型胰腺炎病情笃重,且发展急剧,并发症多,死亡率很高。家属听后也惊吓到了,怎么也没想到“腹痛”竟然差点要命!

项红军主任表示,王女士的胰腺的出血和部分坏死,出现胰液反流,消化了胰腺,造成胰液的外漏,并且胰液开始消化周围的组织器官。肝胆外科为王女士进行了胰液引流等相关治疗,王女士的平常得到了初步的平息。然而这仅仅是序幕。“这个病治疗会经历三个时期。”项红军介绍道,第一个时期(急性发作期);第二个时期(脓肿形成期);第三个时期(残余感染期)。最近王女士再次入院,目前是她的第三个治疗周期,因为残余感染使她一直处于发烧状态,为防止炎症因子进入血液,她还需要接受进一步治疗。而这次的疾病竟然是因为王女士的胆结石造成的,更进一步证实有病的胆囊要及时处理。

许多人认为在当代腔镜手术发展十分成熟的情况下,胆结石手术应该是个“小手术”。项红军主任表示,腔镜下胆囊摘除手术使患者受罪少了,康复更快了,手术时间大大缩减,但是不代表它就是个“小手术”。如果胆囊如果体内分离不当,医生没有很准确的辨清胆囊三角结构与结石所在部位的结构就会使患者术后受很大罪,术后出现胆漏、胆总管损伤都会影响患者术后的康复。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352

 医者仁心 大爱无声

他对每一位病人都是嘘寒问暖,一边安慰和鼓励病人及家属,一边认真询问病史,仔细查体,反复斟酌病情,为病人制订详细的治疗方案。他笑着说:“病人不远几百里来找我看病是对我最大的信任,我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啊!农民挣个钱不容易,钱一定要花在刀刃上。能不做的检查就不要做,能尽早开展的手术就不要拖。”

今年3月,年仅5岁的小阳,不慎从4楼的家中阳台摔落紧急送往医院。肝胆外科主任项红军博士见到孩子时,孩子满身是血,经查体,摔伤造成孩子肝脾胃胰腺严重挫伤、肠系膜根部及腹膜后巨大血肿等。情况十分危急,在没有家人陪护的情况下,项主任果断决定,开通医院的绿色通道,先行检查并紧急准备手术。20多分钟后,孩子就送到手术室。家长赶到医院时,手术已经开始了。经过2个多小时的抢救,小阳的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小阳的妈妈激动地泪流满面。后期的治疗和复查,她坚持找项主任,她说在项主任这儿治疗放心。

“胆结石、梗阻性黄疸也是我们日常接诊较多的患者。”项红军主任说,尤其是梗阻性黄疸是肝胆胰脾里目前发病率较高的一种疾病,患者多为40—50岁偏胖的女性。此外,胰腺癌、胆管癌、肝癌、胆囊癌、胆道结石等常常导致梗阻性黄疸。患者发病后会出现皮肤和眼睛的巩膜颜色变黄、皮肤瘙痒、尿的颜色加深、大便颜色变浅等症状。要及时治疗不然就后患无穷。

此外,很多患者关注胆结石手术的相关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在体检中发现胆囊有结石,“结石没有超过1CM可以先观察不做。”对于大家的这个认知,项红军表示这是错误的。“我们不以结石大小论手术的必要性,其实很小的碎石也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项红军提醒道,患者年龄在50岁以上发现有胆结石就可以进行择期手术以免“石头”滑入胆道、胆管诱发其他更严重的疾病。项红军表示,胆结石不是一种状态,而是胆囊的病态反应。如果胆结石相对固定,大小适中,身体没有其他不适的年轻人可以继续观察,如果身体一旦有明显不适遵医嘱行胆囊切除手术。项主任说,外出做科普讲座时,“去除带病胆囊,切勿轻视胆结石”这个内容他每次都要反复强调。目前科室开展了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胆总管探查、取石、T管引流术、腹腔镜下先天性胆总管囊肿切除术。手术受益患者最大年龄为94岁。

“医生一把刀,病人一条命,手术室里只有直播,没有彩排!”从医20多年来,项红军始终把“名医名家名刀”作为自己的追求,苦练医学技术,勇攀医学高峰。就这样,怀着一颗仁者之心,用他的巧手与仁心,为患者带去希望。他从未忘记善待生命的承诺。他从不在乎病人找他看病的时间是否合适,只要病人找到他,吃饭、休息等其他活动,都要以看完病人为前提。他始终铭记自己的从医誓言:“大医精诚、倾肝沥胆”。

项红军说:“能够为病人解除病痛,让我感到自己职业的崇高和神圣。今天,我依然坚定我初始的信念,做一名医术过硬、患者信任的好医生。”在项红军身上,我们看到了精湛医术的追求和博爱为民的情怀。(文/梁红娟 本报记者 图/阮班慧)

微信图片_20190516141406

[责任编辑:高峰]